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49章 刺前准备

第49章 刺前准备

        第49章    刺前准备

        吕布当下命底下的士兵将彩礼送回他在长安的府上后,独自一人受邀跟着司马防回府,当吕布来到司马防府上后,司马防吩咐下人将他珍藏的美酒和杯子取出,然后带着吕布来到后花园里的凉亭。

        就在吕布坐在凉亭里椅子欣赏后花园的风景时,仆人端着一瓶半透明玻璃瓶,里面装着紫色的液体,而在玻璃瓶旁有一个翠绿色的杯子,仆人把手上端着的物品放到桌上后。

        吕布看着紫色的液体和翠绿色的杯子问司马防

        “司马都尉难道这是酒!”

        司马防回

        “没错!这正是葡萄美酒。”

        “原来这就是葡萄美酒,让我大开眼见,你是如何弄来了!”

        “这是多年前托人从西域带来了,现在我就只剩下这一瓶!”

        “竟然都尉只剩这瓶酒,我吕某哪敢贪杯!”

        “再过几日,我还会收到几瓶葡萄美酒,这一瓶就让吕中郎尝鲜,要是中郎喜欢的话,等我收到葡萄美酒后,托人送到中郎府上!”

        “让我尝尝,是用这杯子喝吧?”

        “没错,这是夜光杯,用他搭配葡萄美酒最适合不过!”

        司马防把桌上的封装的葡萄酒打开,将夜光杯斟满酒水后,递给吕布。

        吕布接获酒水,喝了一口,味蕾和喉咙瞬间感到酣畅淋漓,当他喝完杯中的酒水后,即刻自己在满上一杯酒水,继续享用。

        这时的司马防看到吕布的表情后,就知道吕布已经上钩了,知道吕布无法抗拒眼前葡萄美酒的诱惑,只要算好时间送两瓶加药的葡萄酒到吕布的府上,一切的计划就如周瑜预期的一样,只是意外的是周瑜万万没想到,司马防提供的葡萄美酒当初在买的时候已经价值不斐,现在更是千金难求。

        就在吕布喝完一整瓶葡萄酒后,感到相当满足,他向司马防说

        “这酒真不错,不过这夜光杯更不错,将酒的美味发挥到极致,若是用它来喝其他酒,会不会也变得好喝!”

        “我有用其他酒试过,都没有葡萄美酒好喝?”

        “原来如此,实在是太可惜了,真想再喝一杯!”

        “别着急!吕中郎,再过几天酒就会送来,到时我马上派人送到贵府,若是吕中郎想搭配夜光杯喝,我可以割爱?”

        “真的吗?”

        “真的!”

        “那这支杯子和葡萄美酒要多少钱?”

        “谈钱伤感情。”

        “那司马都尉想要什么?”

        “我只想和吕中郎交个好友而已!”

        “行,你这朋友我吕布交定。”

        “若是这样就太好了!”

        “原本我的心情相当糟糕,喝了这酒后心情好了一些。”

        “是什么事让吕中郎心烦!”

        “还不是我的义父!”

        “原来是董太师,需不需要我帮你涡漩?”

        “不是你想得这样,义父都一把年纪,还一直在纳妾,凡是我喜欢的女人,都被它捷足先登,之前是,现在也是,为何他都选司徒大人的爱女!”

        “这是太师的家务事,我不便多说什么,不过吕中郎也别妄自菲薄,你府上不是还有两名妻子,比起我现在这孤家寡人强的多。”

        “也对,都尉大人都把妻妾和小孩留在家乡,看你在这也是廷殷实,为何不把他们接来这里!”

        “我的确在这有几间大宅和几分产业,不过那又如何,随时都可能一无所有!”

        “你的心思我知道,不过都尉大人在朝野,还是有些分量,只要大人不要有逾越之举,义父应该不会对大人怎么样!”

        “这我当然知道,要是将来我犯傻不小心得罪太师,还望吕中郎能帮我向太师说些好话!”

        “要是有这么一天,我一定会帮你!”

        “那就多谢了!”

        “时候不早,我也该回去了。”

        “要不留下来用晚膳!”

        “不用麻烦了,告辞!”

        吕布起身走出凉亭后,司马防向吕布说

        “吕中郎,这支夜光杯你还没带走!”

        吕布回

        “等大人的葡萄美酒到来时,连同这支夜光杯,一起送到我府上!”

        “好!”

        吕布向司马防行礼后说

        “告辞!”

        司马房回礼后说

        “我送你!”

        司马防送吕布离开司马府后,命仆人去着手麻沸散所需的药材,司马房从刚刚和吕布的对话内容中,认定吕布不太可能会对董卓出手,不过这一切都在预料之内。

        五日后,周瑜驾着马车来到司马府将,马车停靠在大门前,周瑜下车敲了三下大门,没过多久大门就被打开,仆人打量一下周瑜后,完全认不出他是司马房的贵客,因为这时的周瑜已经四夜未眠,长期待在铸造炉作业的他,披头散发面容黝黑憔悴,身上穿了锦衣在高温下被熏了乌漆墨黑,还到处都是破洞。

        仆人向周瑜说

        “哪来的乞丐,去去,别来这里要饭!”

        周瑜回

        “难道你不认识我?”

        “我可没给乞丐施舍过,快走,不然我就要不客气!”

        “你们家老爷在吗?”

        “想让我们家老爷施舍你,门都没有!”

        “平时你们都这么尖酸刻薄吗?”

        “瞧你们一大群人,若是每人都来这里讨一点,我们也要跟着吃土了,快走,不然我就乱棍伺候!”

        “你再仔细看清楚一点,若是让你家老爷知道你对我不敬,恐怕你这里是待不了!”

        “一个乞丐还这么臭屁,我就让你瞧瞧我们司马家的厉害!”

        “那我拭目以待!”

        仆人转身进去后,过了一阵子,出来五个仆人,他们的手上的拿着木制长棍,刚才开门的那一位仆人对周瑜说

        “怕了吗?还不快滚!”

        周瑜回

        “就这样!我还以为甚么大阵仗,原来只是小猫两三只!”

        “兄弟们,动手!”

        这时只有刚开门的那位仆人手持木棍向前,其余的仆人有些犹豫,因为他们感觉得出来,眼前的少年好像就是几天前来府上作客的周瑜。

        就在开门的那位仆人离周瑜只有五步的距离时,在周瑜的身后有人喊

        ”住手!”

        这时周瑜转头一看,一名女子朝他而来,只见那名女子用面纱遮住脸庞,但声音似曾相识,周瑜认出眼前的女子就是王允的义女。

        女子拿了一袋东西递给了周瑜然后向周瑜说

        “长安这里生存不易,拿这些去别处从新生活!”

        话音刚落女子快步坐上马车离开,周瑜打开一看里面有三十多两白银,这让周瑜的心里五味杂陈,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王允的义女,还被她施舍这么多银两。

        这时其中一名仆人来到刚开门的那位仆人旁讲悄悄话后,刚开门的那位仆人当傻眼愣住,即刻丢在手上的木棍,连忙来到周瑜面前,向周瑜说

        “小的有眼无珠,不知周公子大驾光临,还请周公子饶了小的!”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把后门打开我要把马车驾进去!”

        “是!是!小的这就去把后门打开!”

        周瑜回到马车上,驾着马车去到司马府的后门,当马车进入后门后,周瑜选一处空旷地停靠马车,并解除马匹和马车的连结,将两匹马带到马廏。

        之后周瑜从马车上拿新买的衣物,并要求仆人备水让他沐浴,周瑜经过一阵清洗和整理仪容后,又回到原先帅气的模样,只是多天没睡了他,一躺到床是上后马上入睡。

        当司马房回府后,得知周瑜已经回来,原本想去找周瑜,在得知周瑜已经入睡后,就没去打扰他,而是来到周瑜的马车前,打开马车看着里面的物品,喃喃自语

        “这些东西真的能除掉董贼吗?若是真的就表示苍天有眼,可惜大汉的荣光早已不在,改朝换代是迟早的事,希望我们司马家在这乱世中还有生存的一席之地,朗儿、懿儿、孚儿、馗儿、恂儿、进儿、通儿、敏儿,为父好想你们,要是为父不在,你们要好好活下去。”

        说着说着司马防流下眼泪。

        “想不到世叔也是性情中人”这时司马防背后出现一道声音,司马房转头一看是周瑜。

        周瑜过来到司马防面前,继续向司马防说

        “这次的董贼在劫难逃,不知吕布那里处理得怎么样!”

        司马防回

        “我可是不惜将我珍藏的葡萄美酒和夜光杯给他,麻沸散也配置完成,我敢担保这次的计划订是万无一失!”

        “早知道世叔牺牲这么多,我就不计划这一项!”

        “你的计划不是杀死董卓让吕布背锅,没有他的武器和护甲,很难让世人相信!”

        “我可以半夜趁他睡觉的时候,偷袭他,将他五花大绑,这样我也能得到他的武器和护甲,世叔就不用耗费珍藏的葡萄美酒和夜光给他!”

        “若是董卓这次能毙命,便宜吕布又如何,况且长安这里还须交由他守护。”

        “世叔有这样的想法,小侄就不再说什么,只是吕布杀了我大哥和族人,这仇将来我会找他讨!”

        “贤侄若要找吕布报仇,我不反对,只是可能样要先缓缓,不必急于一时。”

        “吕布失德,众叛亲离是此早的事,我会选在他最失魂落魄时,去跟他讨命!”

        “原来是这样,我也不喜欢吕布,要不是他的背叛,或许董卓就不会独揽朝纲导致天下大乱!

        贤侄计划杀董卓和吕布,于公替墨家清除这两颗毒瘤,于私为枉死亲族报仇,合情合理!”

        “可惜杀了他们,这天下已经回不去的!”

        “如今皇帝还小,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过你还料事如神,董卓和他的迎亲队伍会在迎亲的前一晚夜宿宫中,隔天由北掖门出来,刚好可以在那里设伏!只是你一人行吗?还是要知会一下司徒大人,请他协助!”

        “我一个人当然行,更何况不是我要灭他,而是天要灭他!就算天灭不了他,我也会替天行道!”

        这时树丛突然窜出一只小白狐跑到周瑜的脚边,随后树丛走出一名女子身影,向小白狐说

        “妙妙回来,不能跑去那里!”

        周瑜将脚边的小白狐抱起,看着女子的身影,发现那名女子就是周瑜白天见到的女子。

        女子慢条斯理来到周瑜和司马防面前,她向司马防行礼后说

        “小女子杜鹃给司马叔父请安,小女子不是有意要翻墙过来了,还请司马叔父诉罪!”

        司马防向杜鹃说

        “刚才我和周公子的谈话你都听见了,妳要如何?”

        杜鹃回

        “我不是有意要偷听了,只是我的妙妙跑过来这,我才过来了,真的不是要过来偷听了!”

        这时周瑜把小白狐放下向杜鹃说

        “你一个还没出嫁的女子,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来隔壁邻居这里,传出去还得了,名节还要不要啊!还是快点回去!”

        小白狐回到杜鹃身边被杜鹃抱起后,杜鹃向周瑜说

        “你真的要杀董太师吗?”

        周瑜回

        “是的,你若是想告发我,就告发我,反正我还许多方法弄死董贼,大不了壮烈成仁而已!”

        司马防即刻开口

        “贤侄万万不可,为了一个董卓丧命太不值得了!还请杜姑娘不要助纣为虐!”

        杜鹃摸着怀里的小白狐的额头安抚小白狐的躁动,然后向周瑜说

        “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来这里偷听了,我的遭遇你应该清楚,不如你好人做到底救我脱离苦海!”

        杜鹃怀里小白狐当下跳离杜鹃的还里,来到周瑜面前,被周瑜双手抱住,以防止牠掉到地上。

        周瑜看着小白狐向杜鹃说

        “看来这小家伙好像挺喜欢我,不如杜姑娘割爱,看要多少银两!”

        杜鹃回

        “不行,妙妙是我的家人,不能让舍!”

        杜鹃即刻来到周瑜面前抱回小白狐。

        周瑜向杜鹃说

        “若是姑娘不介意,董卓一死可随我回庐江,那里我可以保妳安全无虞,这样姑娘算是脱离苦海!”

        “我一个弱女子,千里迢迢与你回庐江,那里我人生地不熟,而且与家人间隔千里,怎么能脱离苦海!”

        周瑜顿时哑口无言,一旁的司马防看得出杜鹃用意,于是向周瑜说

        “不知贤侄是否娶妻?”

        周瑜回

        “世叔应该知道我爹和我娘的情况,而且我还要除掉董卓和吕布,怎么有心情娶妻!”

        司马防向周瑜说

        “贤侄家中的变故和背着血海深仇,这我都知道,只是这和娶妻是分明两回事,更何况贤侄身为氏族族长,理应为氏族开枝散叶!”

        “这事我当然知道,不过最起码,也要等董卓死,我把爹送回庐江,再做打算!”

        “那你有心上人吗?”

        “没有!”

        “那杜姑娘你觉得如何?”

        杜鹃当下脸红,头低下来转过身去!

        周瑜看杜鹃后也跟着脸上也微红,不过他还是叹了一口气,向司马防说

        “杜姑娘是个好人家,谁娶她是谁三生有幸,只是在下背负太多东西,将来的都是在刀光剑影、刀口舔血的日子下渡过,定是不善而终,在下不想耽误杜姑娘!”

        杜鹃转头向周瑜说

        “不会,不会,要是公子肯要我,即便是要我过着刀光剑影、刀口舔血的日子我也愿意,我相信我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

        周瑜回

        “可是···”

        就当周瑜要开口婉拒司马防开口打断

        “贤侄,就别可是,杜姑娘已经同意了,你就别拒绝了!”

        周瑜来到杜鹃面前向杜鹃说

        “若杜姑娘若不介意与我回庐江后,我周瑜一定会好好照料杜姑娘,不会让姑娘你受到委屈,还有…”

        周瑜将杜鹃给他的银两还给杜鹃,接着说

        “承蒙姑娘厚爱,但我不是乞丐!”

        杜鹃当下有些傻眼,她向周瑜说“难道白天的乞丐真的是你?”

        “我只是处理一些事,使得自己脏了点,但不是乞丐!”

        这时的杜鹃笑了,周瑜当下一脸茫然,他问杜鹃

        “杜姑娘是何事在开心?”

        “看来我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