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小李飞刀之鬼见愁在线阅读 - 167.救人机会

167.救人机会

        肖正带着三十名伪警,在附近设卡拦路,允许人们前来围观,但必须接受盘查和搜身,不得带着枪械参与围观。

        谢耀星带着一百名伪警,潜藏于附近的民居,负责接应肖正。

        在一处茶馆里,谢耀星召集几名亲信,低声吩咐:“如果李翰真的出来营救那个林琳,大伙要朝天开枪,绝不能把枪口真的对准自己的英雄。小鬼子来自小岛国,人口才两千万人,没有我们一个省的人口多,不出几年,这帮牲口会被我们撵走的。所以,我们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如果有机会,咱们还要请飞刀小李子吃顿饭,谈谈我们是假汉奸之事,切莫将来产生什么误会。更重要的是,今天林琳、何潇潇两个小姑娘都敢跟小鬼子干起来,我们都是男人啊,我们怕什么?再说,小鬼子离开我们,他们连路都找不到。是吧?就算我们躺平,小鬼子又能咋滴?最多扇我们几大嘴巴了,还能咋滴?他们总不会砸我们的饭碗吧?不然,他们还得重新招人,招那么多新人,有用吗?刚训练好,又给小李子用小飞刀咔嚓了。不是吗?”

        他的几名亲信,频频点头,也很认可谢耀星的话。

        ……

        那么,李翰到底知不知道这些险情的发生呢?

        知道!当然知道!

        他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

        但是,像他这样睿智的人,是不会贸然冒险行动的。

        为抗战,他可以去死,但是,他要死得其所。

        他得谋定而后动,绝不能救不了人而把自己弄死了。

        那样不值!

        他在纸庄巷106室与庞丝露欢度新婚,但是,他每天早上也会乔装出去买菜,打探消息,到报亭买些报纸来看。

        他原本就是玩谍战的,深知消息和信息、情报的重要性。

        不过,庞丝露每天看完这些报纸,心情都不好。无论如何,林琳、何潇潇、郭瑶瑶曾是她的同事,如果不是因为相亲这件事,她们四人玩得很好,情同姐妹。虽然因为相亲之事,多了一层隔阂。但是,她们终究是有感情的。

        现在,林琳、何潇潇、郭瑶瑶全成汉奸了,让庞丝露情何以堪。而且,她原本也是要参与营救那些战俘的,但是,那么多战俘却因为小鬼子的严刑拷打而叛变投敌了,一连几天,没有叛变投敌的战俘还接二连三的被押送到市政广场枪毙,让庞丝露心里真是难受。

        三天后,她就有些抑郁了。

        她终究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刚刚参加工作不久,还不完全了解社会,了解人性。

        到了第六天,她心情极度不好,整天发呆,苦着脸。

        但是,她没说什么。

        第七天早上,李翰又买菜和买报回来,低声说:“露露,明天中午,我和小鬼子交换人质,你去废钢厂,接你家里人出城,到上海法租界。我今天晚上或者明天一早,会将相关地址和证件拿给你。你们直接驾车去上海吧,虽然小鬼子也在通缉你,但是,你可以乔装,还有我找人给你伪造的证件,小鬼子查不出什么来的。你完全放心,我在领事馆潜伏那么久,小鬼子都没查到什么。”

        庞丝露顿时心花怒放,俏脸上的雾霾一扫而清,惊喜地说:“真的?太好了!那我啥时候可以回来?我们总不能一辈子分开吧?那样,你对我也太残忍了。万一,我怀上你的孩子,将来孩子找不到父亲,怎么办?”

        李翰劝慰地说:“三个月左右吧。这次事件之后,我们得静默一段时间,不能再闹出什么动静了。再闹,小鬼子可能会屠城了,酒井久香现在快气疯了。”

        庞丝露可舍不得离开李翰这么长时间,撒娇地说:“哎哟,你可以到上海来静默嘛,咱俩还是天天新婚嘛。”

        李翰摇了摇头说:“我不能离开金陵,我的队伍在金陵。我一旦长时间离开金陵,我的队伍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仅不能让我的队伍发生什么事情,而且,还要壮大我的队伍。这可是打鬼子的精英队伍。”

        庞丝露失望地点了点头,侧身不再理会李翰。

        李翰既爱美人,也爱江山。

        但是,打鬼子占据他心里的第一位置。

        他无心再劝导庞丝露,接下来,救人要紧。

        也是时候救人了。

        日军连续七八劳累守候,这个时候会渐渐的松懈。

        李翰熟悉历史,懂得一些军事谋略。

        他赶紧乔装成小鬼子的佐官,握着倭刀,出来钻进轿车里,驾车而出,直奔楼子街36号商铺玲珑旗袍店。一路上,他都戴着墨镜,遇有伪警盘查,便推门下车,狠扇盘查伪警几记耳光;遇有日军士兵拦路,就拔刀架在日军士兵的脖子上,再踹日军士兵一脚。

        他如此吓唬那些日军士兵和伪警,就连闯数关。

        很快,他就驾车来到了楼子街玲珑旗袍店,恰遇高世光、韩国茂怒气冲天的从旗袍里出来,李翰迎面而来,横刀拦住了高世光和韩国茂,严肃地低声说:“发什么怒?能不能理智点?凭你们两个能救人吗?马上乔装去栖霞山,找到隋凯欣,看看佣仁、二玉、牛振光探宝情况,今天晚上或明天凌晨,一定要抓到佣仁、二玉、牛振光他们三人,用他们三人的命来换我们三千战俘的命,交换人质,就在栖霞山密林交换。”高世光和韩国茂均是心头一阵狂喜,异口同声说:“姥姥的,你咋不早说?吓死俺们了。好,俺们马上出发。”

        李翰握刀松开他们,又低声说:“玲玲和莉文会接应你们,小心点,注意安全。”高世光和韩国茂点了点头,他们随即拉着人力车去乔装,想法在人力车里藏好武器,便拉着人力车出城去了。李翰左看右看,侧身看看,确认无人盯梢,便以“三长两短”的信号,敲开了旗袍店的大门。

        谭玲玲握枪开门,微微拉开丁点房门,看到李翰来了,惊喜地拉开房门,李翰闪身而入。谭玲玲又探头往外看看,确认无人盯梢,便关上房门。朱莉文从房门背后出来,收起手枪,纵身一跃,跳到李翰背部上去,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六七天没见面了,她真是想他。

        李翰单手反手托着她,背着她走进小办公室,又放下她,含笑问:“想我不?”

        朱莉文含笑含痴含嗔地说:“我想死你了。”

        哈哈哈哈!三人大笑起来。

        谭玲玲嗔骂说:“你呀,没个正经,事态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我真怕高世光和韩国茂两人闹出人命来。”

        李翰摆摆手说:“没事,我刚才见到他们俩了,莉文,你马上给红党的人送信,联络他们,明天在市政广场交换人质。玲玲,你马上外出联络谢秋琪、凡凡、依依、黄迪、张铁。谢秋琪住在教会医院的阁楼里。让她们把行李都带到山里掩藏起来,我们在山里和敌人交换人质之后,可能会打散,可能一时半会回不了城。只能各找地方隐藏,或到其他城市隐藏。告诉他们,无论到哪隐藏,切莫背叛组织,切莫叛国,以后,我们总会相遇的,总会还在一起的。我现在去市政广场看看情况。哦,对了,莉文,你给站座发报,让他待会到乾坤大烟馆和我见面,就是那间最好最大的烟房。”

        谭玲玲和朱莉文两人点了点头,随即回房乔装,立即行动。李翰也握刀出门,驾车前往市政广场附近停车,然后步行混入人群,看到了市政广场上卢爱权和郭瑶瑶的丑态,也看到了林琳和何潇潇的英姿飒爽和英勇抗战。

        他心里既激动,也很难过。

        他心情沉重地驾车前往乾坤大烟馆。

        这个时间点,在乾坤大烟馆抽大烟的人并不多。

        最好的厢房便是三楼的阁楼。

        李翰先行到达,让经理给他叫两个漂亮女人过来,拿最好的大烟过来。他给了那经理两千元法币,便关上房门,让那两个漂亮姑娘给他捏腿按腰。他连续七个晚上和庞丝露欢度新婚,确实腰肌劳损,腰酸背疼。

        一个小时后,尚望和狄杏、张盈乔装来到。

        李翰给那两个漂亮姑娘一人一百元,打发她们出去,便和尚望低声谈事,谈营救战俘计划,狄杏和张盈则出去把风。

        事情闹成这个态势,尚望原本对李翰甚是恼火的,但是,他细听李翰的计划之后,又点头赞许,并叮嘱说:“小李子,你是我们的超级人才,一定要注意安全。恰好,钱站长就在山里面,我马上进山找他接应这三千战俘。”

        李翰低声说:“谢谢站座关心。如果这次有部分战俘跑到红党那边去,也就算了。反正现在是联合抗战,麻烦您劝说钱站长,胸怀宽些,不要太多计较。”

        尚望点了点头,随即离开这间烟房,和狄杏、张盈进山,寻找复兴社特务处金陵站的站长钱怀。尚望是副站长,这是自金陵血战之后,金陵站第一次迎战这样的大阵仗,三千战俘呀!要接应三千战俘,得费多大力气呀!所以,他得找站长钱怀当面商量如何请调江南的大部队前来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