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鹿记2020在线阅读 - 第21章 等待三天后的判决

第21章 等待三天后的判决

        第21章    等待三天后的判决

        第021章等待三天后的判决

        智瑶和芳芳上了马车,智瑶又恢复了常态,与贾可拱手抱拳。

        随后和芳芳一起回到了鹿楼村里面,在余让的家里面,只见周大卫正坐在屋里面,暗自叹气伤心。

        智瑶问了问情况,果然有赵王的官员过来,对他讲了许多利害关系,如果周大卫不承认这个失误,余让就会凌迟处死,祭奠上天。如果承认了,余让就不会立刻处死,三天后在宣将台对外宣布处罚结果。

        周大卫救子心切,只好违心地承认,签字画押,说是自己在运输途中,不小心损坏祭祀陶器。丰素拿到了签字的供状,心满意足地走了。

        智瑶知道是老人家爱子心切,也理解了,芳芳只好安慰了一些话,就先回去了。

        大家一块,只好等待三日后的宣判。

        芳芳回到了家,给父母说了说大概的情况,大家一起吃了晚饭,芳芳就回到屋里面收拾东西,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芳芳一边整理着采摘的草药,一边又在整理着衣物,心里也在想着心事。

        其实从这几天的和智瑶的接触,还有余让的事情来看,她倒是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

        对于余让,她的感觉还是哥哥,而对于智瑶,她的内心却充满着向往,她大概知道智瑶是智家公子,以后有可能成为主公,自己却是平民百姓,自己的身份是难成为王后的,只能成为智瑶的姬妾。

        虽然她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才有可能会进入到贵族的生活中去。如果她不抓住这个机会,也许她永远都不可能离开鹿楼这个小村落了,而对于智瑶本人,形象本事,仪表堂堂,气宇轩昂,任谁家姑娘都会喜欢。

        只是作为一个平常女子,她会有什么本领和特点,这样一个君侯王子,不会全部属于她自己的,她对这一点也是清楚的,但她自己,同时也是果敢和有野心的。

        一个女性,只能有自己的才能和特点才可以让男人喜欢。

        这是她与生俱来的观点和想法,她也不清楚为什么她有这种想法,内心常常有特立独行的想法。这也是她自己纳闷的地方。

        对于余让,她其实也知道,余让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的,虽然余让看起来不那么聪明和机灵,但内心善良,对待朋友一心一意。

        对于三天后的结果,她隐约有不祥之兆,知道这应该是余让的一劫,也是她的一劫,只不过人生就是这样,不度过这一关,就无法开启新生活,她的人生,余让的生活才会迎来转机。

        不知道余让做好了准备吗?她不由看了看天上,天上的月亮却是半圆,今天是六月初九,三天后是六月十二,天气干燥,余让哥在牢房里面会是一番什么景象呢?

        此时的余让呢,在做什么呢,余让此刻还是在数星星。

        这位所谓的斜杠小蜗牛青年,面对着半轮月亮,他睡意全无。星星在外面一闪一闪,外面的蛐蛐也叫个不停,正是一年中最热时候,如果在鹿楼自己的家,在村子里,这应该是去淇河畅快游泳的时刻,那无拘无束的感觉是多么地快乐,河里的自己是自由自在的。

        他姓余,此时的余让更希望自己是一条真正的鱼,这样就不会困在这里了,失去自由的生活,都不是开心快乐的,都不会有愉悦的感觉。

        余让,仿佛感觉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和现在,他隐约感觉自己要迎来一些事情,一些磨难,同时自己脑海里的记忆也在月夜渐渐清晰起来,仿佛像黎明前的黑暗,自己的来龙去脉马上就清楚似的,只不过就好象隔着一层纱,也隔着一层窗户纸,捅破这张窗户纸,也就在不远的未来。

        仿佛就在这几天,他无比地成熟和冷静,他也想到了逃跑,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可以跑到哪里。

        世界是广大的,但是对于个体,他往往是最局限的空间。而现在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在这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如何才能选择和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这是一个哲学命题,只有在这深夜,小蜗牛余让才能想到,天上的星星,地上的万物生灵,谁都是大自然的造化使然,熙熙攘攘,形形色色的世界才是最值得依恋的人间。

        想起周大卫,想起了自己遥远的亲人,余让并不害怕,只是更多了一些勇气。

        余让依稀记得,自己现代的父亲在三年前去世,生前余让对父亲不远不近,父亲生病去世以后,反而父亲的影子会时常浮现,而穿越到周朝,第一次见周大卫,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他不能因为这个事,让父亲受牵连,这也是他不想逃跑的原因。

        余让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的算命先生卜算子,忽然就出现在牢门外面。一缕八角山羊胡,自己搂了搂,对余让说:“周壮士,我要走了,临行之前,我有一句诗要赠你,希望你可以体会,日后若是平安,就一定可以逢凶化吉。这句诗就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余让差点吐出来:“卜先生,这是宋代陆游的诗啊,一千多年以后,你怎么会读出来,这你也抄袭,你也是穿越而来吧?”

        卜算子:“我叫陆游,卜算子啊,哈哈,南宋的陆放翁可是我多少辈玄孙,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用抄吗,我留给他的一点点东西,就够他扬名立万了。不多说了,告辞了。”

        余让:“陆先生,你怎么出去的,我何时可以出去啊。”

        卜算子:“哈哈,智公子的令牌可是各国都可以通行了,至于你吗,后会有期,但愿还可以相见,哈哈哈……”

        这没心没肺的笑,听了让人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一阵清烟显现,卜算子扬长而去。

        余让也撇了撇嘴,这故弄玄虚,周朝虽然看似平静无常,但却有无形的力量在推动着前进,也许这就是历史进程吧,余让可是是有点无神论吧,还是有神论吗,哈哈,不过他现在是摇摆不定,不管他了,睡觉去,管他了,赵王不过是一诸侯,还能把我怎么样,我还怕他。

        我可是无所不能的新青年,周朝,我还不能呆下去吗?哼,我就不相信了,我余让在周朝就不能活得痛快,我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来,再回去,就有胡侃的资本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