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之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 008、悄悄的努力?不存在

008、悄悄的努力?不存在

        说好的大家一起当学渣,而你却背着努力成了一名学霸,这叫大家怎么想?

        族长大人检查背论语,唯有萧钦之背了十篇,其他人全军覆没,可不得有点这意味了,这让一众学渣们仿若感到了背叛。

        一个大家族,背地里难免有着各自的小算盘,但尚且能表面维持和和气气,而这帮十几岁的孩子,才只是处于心智开始发展的阶段,一遇到事儿,喜怒哀乐就全放在脸上了。

        因此,下学后,在学堂门前等着的,只有胖老八,萧遥和周烈三人,其余人或多或少心里有点疙瘩,提前走了。

        这要是放在往日,大家必定要等着四哥一起走的。

        萧钦之光顾着逃离族长大人魔爪的快感,还未发现这细枝末节的差异,一出学堂,赶紧催促着三人往回走。

        二月的阳光正明媚,到了正午,增添了不少的暖意,但族长大人上午搞得这一出,让萧钦之没来由的感到心悸,回首一看,学堂被远远抛在了耳后,这才放缓了步子。

        或许是因为萧钦之赠送的那句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或许是萧钦之是唯一能流畅的背诵十篇论语的人。

        或许是萧钦之的帮衬和维护。

        总之,经历了一上午,在萧遥的心中,四哥的形象被无限的拔高,莫名觉得四哥很牛逼,深藏不漏。

        崔老头讲课晦涩难懂,喜欢掉书袋,以此为高深,凸显学问,这就苦了听课的学生,不够聪明的萧遥深受其害,听的晕晕乎乎,趁着这个机会,便虚心请教一些问题。

        说实话,萧钦之也有许多没懂的地方,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模模糊糊的,比如: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这里面就涉及到了“中庸思想”,若是要详细解释起来,鸿篇巨著不为过,岂能一言以蔽之的?

        而崔老头寥寥几句就带过,全然字面意思过一遍,就这,指望着一帮十几岁的少年能自己理解,那真就出鬼了。

        虽是如此,萧钦之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还是回答了萧遥的几个简单的小问题,解释了一下字面上的意思。

        即使如此,这样的萧钦之,也已经不再是小胖子所熟悉的四哥了,与之想比,大相径庭。

        胖老八看着教导萧遥的萧钦之,眼神幽怨且彷徨,与他人一样,心里不禁泛起了一股酸楚,产生了一种四哥在背后偷偷努力的错觉。

        然而,也就此让胖老八生出了紧迫感,激起了学习的欲望,生怕自己跟不上四哥努力的步伐,落到了后面。

        “四哥,你晚上读书的时候,能带我一起么?我也想悄悄的努力,像四哥你一样,惊艳所有人。”

        白天的时候,大家大多厮混在一起,唯有晚上的时候才有时间读书,故胖老八如此想到,却是让萧钦之愣住了,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发出了灵魂三问:

        “我何时晚上读书了?”

        “我何时悄悄的努力了?”

        “我何时惊艳了所有人?”

        胖老八心伤了,觉得四哥根本没把他当做自己人,挎着一张肥呼呼的脸,甭提多哀怨了,撇嘴道:“四哥,我知道了。”

        凤栖湖岸边的柳条刚抽出新绿,随着湖风摆动,小胖子独立抽身离去,身影虽胖却稍显萧瑟,身处春天却孤寂落寞,落在了萧钦之眼里,只余两种颜色,一则灰,二则绿。

        萧遥劝道:“四哥,你就带八弟一起读书吧。”

        萧钦之还没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不明就以,反问道:

        “我从没读书啊?你们不是知道的么?”

        萧遥道:“四哥,你都会背论语十篇呢,今天崔先生刚上的课,你都已经会了,怎么可能没事先读过呢?”

        “嚯!”萧钦之秒懂,原来出了大乌龙,连忙朝着小胖子喊道:

        “八弟,八弟,你等等。”

        听着四哥急切的呼喊,小胖闻言子骤然止步,喜从心来,心想:“四哥还是在乎我的。”随即转身,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赶上来的萧钦之赶紧说道:“八弟,你听我说,我真没读书啊。”

        只此一言,就让小胖子的心跌入了谷底,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原本的哀怨未散,更添一层,这回是真的被伤透了心,眼看斗大的泪珠子就要往下滑落。

        萧钦之不知该笑还是哭,自己的无意行为竟然伤害了人,这上哪儿说理去,只得一边尴尬,一边无奈道:

        “八弟,你先听我说完,我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咱们从小长到大,我是个什么人,你心里最清楚不过了。整天和你们混在一起,读书什么的,我是最烦的了,要不然前些日子,也不能差点被淹死。”

        小胖子吧唧吧唧嘴道:“你都会背论语,还能给五哥讲解.......”

        萧钦之弱声道:“我是真没背,不知怎的,听着听着就会背了,我能怎么办?为兄也很苦恼啊!”

        小胖子瘪了瘪嘴,显然不信的,心想四哥真会装,继续道:“族长那么看重你,还坐你边上,特意让崔老头给你讲新课呢。”

        萧钦之双手一摊,蛋疼不已,苦恼道:“要不你试试,让族长坐你边上。”

        那与犯人有什么区别,小胖子猛地摇了摇头。

        “那你就晚上来瞧瞧,我有没有读书。”实在没辙了,又不忍伤害淳朴的胖老八,萧钦之只能如此说道。

        萧遥道:“八弟,我们晚上一起找四哥读书去。”

        小胖子这才心满意足。

        但周烈心里却是清楚的知道,小郎每天晚上连灯都不掌一盏,又岂会去读书?

        事实胜于雄辩。

        摆平了胖老八,其他人爱咋想就咋想,萧钦之没那个功夫一一解释,等弄走了崔老头,真相自然水落石出。

        至于读书,不存在的,混子的字典里没有读书两个字。

        萧钦之原以为下午就可以施展大计,赶走崔老头,岂料人算不如天算,族长大人犹如跗骨之蛆,阴魂不散,照例把萧钦之踹到一旁,径直落座。

        一连三天,皆是如此,搞得萧钦之午夜醒来,迷蒙中,总觉得身边睡着一只族长大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扯着呼的胖老八。

        这小子偏不信,非要亲自看着四哥有没有悄悄的读书,等着天色迟了,困意袭来,便塌上凑合着一起睡。

        这三天的煎熬,个中滋味无从道出,不但要忍着催老头的催眠攻击,还得族长大人的虎视眈眈,更得忍受族兄族弟们的指指点点,非要说萧钦之在背后悄悄的努力。

        就连死党萧书也不时的投来幽怨的目光,下学一回家,就被拿来与“别人家的孩子”作对比,而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自然就是萧钦之了,任谁心里也会产生怀疑和不舒服。

        族长大人使得这一招,成功的在萧钦之与其他族兄族弟之间制造了隔阂,以此来达到分化和孤立萧钦之的目的,这才刚过去了三天,效果初显。

        与此同时,萧钦之也决定了,要主动出击,不能再被族长牵着鼻子走。在场面被动,又被族兄族弟猜忌的情况下,萧钦之唯一的能帮助的就只有胖老八一个。

        至于萧遥,老好人一个,不能给带沟里去呀。

        第四天,等不及的萧钦之开始行动了,按照实现商量好的计划,俩人上午隐忍不发,课上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直到下课的那一刹那,萧钦之暗地里朝着胖老八打了个手势,才正式开始行动。既然族长大人赖着不走,那就主动制造机会,让他走。

        书堂里的人渐渐散去,趁着这个空隙,两个臭棋篓子又要摆开阵势,手谈几局,萧钦之留下了,凑到了跟前,美名其曰见识见识。

        而胖老八则是朝着预定地点进发,中间的周烈和满谷两个跟班,早就在预定几点集合好了,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