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之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 009、萧钦之摆平崔老头,胖老八大火烧祖祠

009、萧钦之摆平崔老头,胖老八大火烧祖祠

        东晋时期,门阀制度达到了顶峰,士族阶级基本垄断了知识传播渠道,又有九品官人法在前,底层民众上升途径被掐的死死的,能吃上一碗饱饭都难,读书识字便成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除此之外,这年头,还流行讲究名号,于族则是族望,于个人则是声望,声望高则代表号召力强,好处多多。

        三国时期,刘备碰瓷汉室宗亲,自称中山靖王之后,鬼知道中山靖王有多少后人,这就是强行扯大旗,增加个人声望,好便宜行事。

        到了东晋时期,聚敛声望更是成了名士们的日常追求,这一手玩的最溜的就是谢安,至今还隐逸在会稽东山,整日醉卧山水,朝廷征召,屡次不出,致使天下百姓感叹:“安石不出,奈苍生何!”

        因而饭可以不吃,声望不可损。声望若是没了便等于坏了口碑,这是行业大忌,有损个人声望的事基本没人干。

        兰陵萧氏以武起家,不以文见长,而萧氏子弟皆顽劣不堪,不学无术,这在武进县是出了名的,单是在去年,就一连有两位先生不堪声望下跌,主动撂挑子不干了。

        崔老头原是北人,祖上也曾风光过,粗略一些经学,但远远算不上精通,高不成,低不就的,后流落至江东,辗转漂泊半生,始终没能混上一口安稳饭。

        说来也巧,去年崔老头流落至晋陵武进县时,恰遇萧氏招收讲课先生,工资待遇开的再高,奈何有前车之鉴,大家纷纷望而却步,机缘巧合之下,倒是便宜了崔老头。

        在萧氏教书的几个月,大概是崔老头这半辈子过得最安逸的岁月,且不说有好吃好喝高工资拿,关键工作还很轻松,整日照本宣科读几句就算完事,反正大家一起混日子,互不打扰,相安无事。

        这样的幸福日子若是一直可以持续下去,崔老头大概能在萧氏干到身子埋进黄土里,不巧的是,崔老头的“晚年危机”出现了。

        二月初四,戊子日,立春,煞北、宜:纳采、出行、破土。忌:谢土、祈福、出火。

        今日阳光明媚,微风正适。

        中午下学,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崔老头先是手谈几局,然后吃个午饭,在午休一小会,下午混两个时辰,一天的工作就算完结。

        但第一局手谈还未结束,就有人匆匆来报,貌似出了事情,萧氏族长中途离开,在一旁观望的萧钦之顺理成章的坐到了崔老头的对面。

        “扮猪吃老虎”的萧钦之面露和煦微笑,少有的态度谦逊,打着请教棋艺的幌子,先是与崔老头手谈了两局,不出意料,全都快速惨败。

        崔老头心情大好,捋着胡须准备收了棋盘去吃饭,但架不住萧钦之苦苦央求,少年人嘛,难免性子高,输的急了,未免有此。

        便是这样,不设防的崔老头,一步一步掉入了萧钦之精心布置的圈套,三局之后,萧钦之正式开启了影帝时刻。

        看着惨败的局势,萧钦之一口气堵在嗓子眼,脸上阴晴不定,紧紧攥着棋子的手指泛白,将少年人不服输的天性表现得了淋漓尽致。忽而起身,面色激动,执礼拜道:“先生,可否最后手谈一局,若是依旧不敌,以后悉听尊便,谨记师命。”

        话锋一转,又道:“若是学生侥幸获胜,先生也得答应一件事情。”

        崔来头笑道:“哦!你说说,是何事?”

        萧钦之激道:“莫非先生,担心此局会败不成?”

        败!不可能的,崔老头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再者而言,萧钦之话说到这个份上,俨然绝了崔老头的退路,他若是怯战,怕是在萧氏也就没了立足之地。

        十步棋之后,崔老头顿觉得情况不对劲,失去了淡定,自己竟然落后了,中盘没占到便宜不说,四角也丢了,大劣势开局。

        又是十步棋之后,崔老头皱眉紧锁,心里隐隐明白了什么。

        再十步棋之后,崔老头彻底明白了,这小子藏拙,故意为之,换言之,自己被坑了。

        随着“哗啦啦”的弃子声响起,崔老头投降认输,萧钦之起身,礼道:“先生,不得已而为之,得罪了。”

        又言:“愿先生一路平安。”

        崔老头呆若木鸡,至此已恍然大悟,然已经迟了,诺言以许,岂有不遵守之理,恍惚半晌,方才醒来,颓然叹气一声道:“你且放心,老夫已知晓。”

        萧钦之抱歉一笑。

        ...

        ...

        且说萧钦之与胖老八兵分两路行动,一路调虎离山,一路重拳出击,萧钦之这边刚得手,便迫不及待的往回走。

        一出门,远远的瞧见凤栖湖南岸,山的的那边火光冲天,乌烟直冲云霄,巨大的烟柱似若龙卷,黑色灰烬漫天飘零。

        萧钦之傻眼了,猛然爆出一个大粗口:

        “卧槽!”

        “这个猪队友!”

        远处有个身影在疯狂跑来,待走进一看,原来是周烈,浑身上下黑漆漆的,只剩两个眼珠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隔着老远,操着大嗓门大喊:

        “小郎,赶紧跑,赶紧跑。”

        事情出都出了,还跑个球啊,跑的了一时跑不了一世啊,萧钦之随之苦笑,摆平了崔老头的喜悦一扫而空,待简略问了周烈一遍后,不觉捂住了脸。

        要说胖老八,真是个猪队友,让他去祖祠随便制造点动静,好吸引族长大人的注意,调虎离山。可他竟想着用火,还不慎将祖祠给点了,木质材料为主体的建筑,遇火就燃,想灭都难。

        可要说胖老八是个猪队友吧,他又十分讲义气,到现在都没供出萧钦之来,一力硬抗着。

        祖祠乃是一族最重要的场所,就这么给点了,怕是很难收场了,便是重新建造,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承担不起啊。

        这可不是花点钱,和挨一顿揍就能解决的事,萧钦之蹲在湖边,看着泛着波涛的湖水,唉声叹气,心乱如麻。

        周烈道:“小郎,你也别怨八爷了,真不关八爷的事,本来都好好的,捡些柴,点个火,冒点烟,制造点动静。谁知突然起了一阵风,火突然就大了,点着了帷幔,火就攀到了顶上,我们就是想灭也够不着。”

        密备的祖祠里竟然起风了,早不起,晚不起,偏偏火点着了就起,还把挂着的帷幔给点着了,这tm上哪里说理去?

        冥冥中,萧钦之感觉受到了针对,不禁仰头看向了浓烟弥漫的天空。

        还有萧书这个大冤种,哪哪都有他,自以为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路尾随鬼鬼祟祟的胖老八,进了祖祠,这下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事情已经出了,无法逃避,况且主谋不是胖老八,萧书更是个打酱油的,断然没有让胖老八一人抗的道理,萧钦之深吸一口气,起身道:

        “走,去祖祠。”

        ...

        往日庄严肃穆的祖祠已经被烈火吞噬了个七七八八,余火还在继续燃烧,卷着浓烟往天上冲,在不断蚕食萧氏族人的心灵。

        祖祠前站着许多萧氏族人和前来救火的佃户,大家一致沉默着,悲从心来,有口难言,无从道出。族长大人挺直腰,目眦欲裂,眼中满是痛苦,身上多了不少脚印的胖老八和萧书,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萧钦之怯怯,走到从浓烟走出来,自知无可狡辩,准备伏法认罪,没想到与族长大人一碰面,就结结实实挨了一脚,“咣当”一屁股摔地上。

        “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去哪里了?”族长大人历声发问。

        萧钦之自知理亏,埋着头,也不作反驳,便又听到族长大人说道:

        “四弟妹,将钦之带回去,稍后我亲自去检查他的功课,没我的允许,不准让他出门一步。”

        萧母在花姑的搀扶下,走上前道:“二哥说的是。”

        萧钦之彻底懵了,坐在地上发着呆,这是演的哪一出?

        族长大人真是又气又怒,又赏了一脚,指着西房的方向,咆哮道:

        “好不快滚!”

        事发突然,情节曲折离奇,族长大人不知为何,一反常态,拦住了萧钦之主动认罪,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胖老八死咬着是自己干的,愣是没供出萧钦之,萧书自然不会卖队友,且祖祠起火,萧钦之根本就不在现场,落在旁人的眼里,很难联想到萧钦之是背后的主谋。

        那么族长大人为何要包庇呢?

        这里面藏着什么事儿么?

        萧钦之一时想不通,爬起来的一瞬间,眼角余光看到胖老八,在偷偷的用眼神示意,萧钦之立刻会意,这是“赶紧溜”的意思。

        看着萧钦之离去,族长大人缓缓吐出一口气,随即撸起袖子,一脚踹在了萧书身上,怒吼道:

        “逆子!今日就打死你,给祖宗谢罪。”

        六叔、七叔、八叔、九叔等赶紧上来,拉开了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