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之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 011、族长保未来

011、族长保未来

        夜更深了。

        原本的月色不显,这会似乎变了模样,一弯月牙儿在漫天的繁星间,显得异常的瞩目,约莫是藏不住的,再过些日子,就到了十五了。

        渐起的微寒夜,晚来的微寒风,拂过金牛山,搅动了丛木一阵,再落到了凤栖湖里,吹皱了湖面一层,便像是这个世间的真实写照,哪里能一直波澜不惊呢!

        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不外乎三字:戒、定、慧。以戒为师、身口意三业清净,定心、定心便可得明净,显大智慧。

        佛家只此一说,便让世人觉得容易,可细细想来,古来今往,有几人能到此境界,可见非世人不懂佛,而是佛不懂世人。

        因世人终归是在世俗里讨生活,饿着肚子的想饭吃,有一口饭吃就想吃山珍海味,渐渐就有了地位的追求,层次的划分。

        避世的人得了清净,丢了繁华;世俗里的人得了繁华,丢了清净,既想得清净又想得繁华,焉能有两全法,此可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也。

        换言之,萧钦之想混一辈子的想法注定要落空了,常言道:享受与肩负的义务并存,一个家族的兴盛,需代代薪火相传。

        兰陵萧氏本以武起家,南渡后家族转文,然收获不显,无高官者出,以至跌落士族,成一寒门,族长萧清既以发现萧钦之的从文天赋,又怎会任其堕落,混迹一生呢?

        且随着这微寒的夜风,悄悄潜入了西房,落在了一间点着灯火的大轩窗外,灯火黯淡下的是一个少年郎,正老实的跪在一张青掾蒲团上,虚心聆听着一位老者的教诲。

        族长大人撤去了白日里的儒袍行头,束发后戴一顶黑纱漆冠,宽衫,大袖,圆领,褒衣,博带,这是标准士大夫的行头。晕黄的灯光在其清瘦的脸上写下了庄严两个字,负手而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盯着跪在地上的萧钦之。

        “溯萧氏之源归于姬姓,帝喾之后。商帝乙庶子微子,周封为宋公,弟仲衍八世孙戴公生子衎,字乐父,裔孙大心平南宫长万有功,封于萧,以为附庸,子孙因以为氏。其后楚灭萧,裔孙不疑为楚相春申君上客,世居丰沛。”

        “汉有丞相酂文终侯何,有二子:遗、则。则生彪,字伯文,谏议大夫、侍中,以事始徙兰陵丞县。”

        “晋永嘉六年,淮阴令萧整率族南渡,落足于江左晋陵武进,自汉文终候始,传世至今共二十三代整。”

        “这便是我兰陵萧氏之源来。”

        兰陵萧氏之过往,族长陈清悉数道出,看着跪在地上萧钦之,大声询问道:“兰陵萧氏二十三世子钦之,可在?”

        又言:“我族之源可铭记于心?”

        萧钦之铿锵道:“在!已铭记于心。”

        “好!”族长眯眼,捋须,肃言道:“今日不以子侄礼待,我为一族之长,你为萧氏族人,我且问你,兴族之任,可愿承责?”

        萧钦之“嘶嘶”直喘气,低着头,一时不敢言,让一个混子担起一族兴旺的重责,萧钦之实则内心惶恐且不安。

        再有,族长一进门,余事皆不谈,忽然就扣下了这顶大帽子,哪里像是可商议的样子?

        被凌厉的目光盯着,萧钦之感到浑身不适。

        “可愿承责?”族长萧清提高了音量,厉声问道,眉梢一紧,紧捏着藏在袖中的木棍。

        在这种情形下,萧钦之大概无法说出“不愿”两字,且不说萧氏一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单就犯了大错,烧了祖祠,本就是一个大把柄。

        更别说,族长一进来,那袖子里明显藏了棍子,肩膀都尖出一个包了,萧钦之相信,但凡自己说出“不愿”两字,依着族长的脾气,怕是少不了一顿揍。

        形势比人强,说话就不硬气。

        萧钦之无可奈何,半晌功夫,才从嘴里抠出一个“愿”来。

        族长萧清眉梢舒展,抽出袖中的木棍,置于案上,缓声道:“可知为何独独将你撇开?”

        应当是烧了祖祠这件事,说实话,萧钦之还真没想到缘由,摇了摇头,便听到族长道:

        “你今年十四,马上就十六,与往年不同,我族已没有士族身份庇护,定品再无优势可言。中正定品可分三,一为‘世’既簿阀,此不足为虑;二为‘才’既才学,余下的两年你需主攻经学;三为‘状’既品行,此尤为关键,祖祠被烧乃是对祖宗大不敬,万不可被人知乃你所为。”

        “你倒是打的好算计,让崔先生主动来请辞,殊不知,聪明不往正处使,若是让旁人知是你使得的计谋,传出去,你之名声毁矣。我留下了崔先生,以后切莫在惹事端。”

        族长大人瞅了一眼,再三叮嘱道:

        “切记,此两事万不可与你沾上关系,若是有人问,便说是......是萧书和萧链失手所为。”

        萧钦之此时方才明白族长的用意。

        萧链便是胖老八的名字,族长为了保住萧钦之名声,让胖老八和萧书背了黑锅,连亲儿子都坑,萧钦之心里既感动又羞愧,抿嘴道:

        “这件事主谋是我,无端损毁萧书和萧链的名声,我心不安,可有别的法子?”

        蓦的,萧钦之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绝佳的法子应运而生,不过是换个小马甲的事,便说道:“可否换个名字?”

        哪知族长怒视,随即训斥道:“放肆,人之姓名,入谱牒,便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可轻易更替,此事休在提。你若有心,待青龙进驾,飞黄伏皁时,莫辜负了这份恩情便是。”

        萧钦之不由得撇撇嘴,不以为然,心想:“万里长征第一步都没跨,就想着将来的事,实在是不切实际。”

        此“读书”与“日常读书”意义乃大不一样,“日常读书”只需摆正态度,按时进学便可,还是可以混。

        而“读书”的目标是定品,放到后世就是“中考”,州定品便相当于“高考”,跨越了一千多年,竟还是逃不掉要“高考”的苦逼命,萧钦之简直想死的心都有。

        这枯燥无味的经学典籍,绕脑的先人思想,非得下大苦功夫方可吃透,萧钦之哪里会愿意,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又糊弄不得,怎一个心烦了得。

        今晚的萧钦之就像是一条被网住的鱼儿,被族长大人拿捏的死死的,细细想来,萧钦之原来也不过二十不到的年岁,还未大学毕业,没有经历社会的摩擦,要与一个古代封建大家族的族长智斗,无异于以卵击石。

        萧钦之内心如何煎熬,族长大人不知,但今日崔先生请辞时,说萧钦之精通棋艺,存着考量的心思,便说道:

        “手谈一局,也好让你见识见识,莫以为赢了崔先生,便小觑了人。”

        那要这么说,萧钦之可就来劲了,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晚,早就按捺不住了,脸上的沮丧一扫而空,龇着白花花的牙花子,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一张两寸方长的左伯纸上,横竖十九路,均匀的布满了三百六一个方格,叉为白,圆为黑,以前没棋盘的时候,都是这么行事的。

        族长大人看着萧钦之忙活了一阵,捣腾出了这么一盘棋,心中诧异不止。

        长者为上,执白棋先行,这是基本的围棋礼仪。

        行座子制,既四个星角双方各占两,计算胜负时要还棋头。

        两人各执一支笔,便开始了第一局,白子落了几手之后,萧钦之猛然意识到,族长大人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

        族长的水平远高崔老头,走的是正经古棋的路子,讲究打散,重视边空战斗,轻角地,而现代围棋讲究连片,两者一体两面。

        因此,族长的第一手必然是九三投,先占据边角在扩张,不激进也不保守,而萧钦之则是直接打入挂角,不允许出现连片及大模样。

        试探了十几步后,萧钦之放下心来了,族长大人虽然路子正经,但显然没深得古棋的精髓,约莫等于三个崔老头加一块,但不碍事,一切尽在掌握中。

        于是,信心爆棚的族长大人傻眼了,连落三盘,简直惊掉了下巴,被萧钦之按在地上一阵疯狂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