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之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 014、胥吏萧扬

014、胥吏萧扬

        凡族中大事都是在祖祠里商讨的,然祖祠被旬日前的一把火给烧了,便移到了族长家的大厅里。

        此刻的大厅里聚集着不少人,族长陈清主持,余下的分两列相对而立,不过现场的气氛很压抑,各色的脸上各色“妆容”,显然没有商议出什么结果来。

        “砰!砰!砰!”

        大厅外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转瞬间就闯进来一个白色的身影,来人正是闻讯而来的萧钦之,连木屐都忘了脱,一进门,就虎视眈眈的盯着某个人看。

        来的路上,萧书已经简略的作了介绍,要搞事情的是西房的庶子老十三,名叫萧扬,前几年花钱买了一个县衙胥吏,一般都是住在县里,很少回来。

        说的好听点叫胥吏,说的不好听就是个跑腿传话的临时工,显然不入流,连族谱上都没好意思记录官职,便只是这么个不入流的货色,竟然还妄想搞一波大事情,萧钦之岂能给他好脸色。

        按理说,萧钦之见面应该喊一声“十三叔”,但此刻的萧钦之面若寒霜,怒目而瞪,横眉冷对,一言不发,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萧扬站在大厅右侧最前排,穿着一身蓝色公服,三十不到的年纪,眉毛短,眉骨凸出,一脸的奸佞相,刚刚才耍了一出威风,扬眉吐气了一回,正是洋洋得意时。

        不巧,一转头,迎面就瞧见了侄子辈的萧钦之径直冲过来,对他发狠,想及如今萧氏落魄,成一寒门。

        而名不见转的他转正在即,前途光明,俨然成了族里的一号人物,哪里能受得了堂侄的奚落,不及脸上面子挂不住,便是以他如今的身份,也不允许族里有人对他大声说话。

        萧扬看向了族长萧清,指着萧钦之的鼻子,怒斥道:“二兄,你看看他,连基本礼仪都丢了,目无尊长,没大没小,哪还有一点读书人的样子。先前你还说他当为萧氏年青一代翘楚,我看,也不尽然。”

        萧母眼角温润,关爱的看向了儿子,道:“钦之,你怎么来了?快回去读书,这里的事不用你管。”

        萧钦之这时才注意到母亲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泪痕,花姑再一旁替萧母用提绢布拭泪,心中的火更上一层,顾不得母亲的关切,迎着萧扬的目光,啐道:

        “未有县官之实,先有县官的之威,十三叔当真耍的好大的威风,以至我母惴惴不安而垂泪,莫非是想趁我父亡,欺我母一妇道人家?”

        不及萧扬说话,萧钦之又呛声道:“莫忘了,我父萧烈虽已亡故,但我西房还有人,我大伯,三伯都还健在。”

        这是一名愤怒的儿子出于母亲受到了委屈,而作出的必要回应。

        很明显,这话戳到萧遥的痛处,被气的须发抖动,嘴唇微颤,却同时又被噎的说不出话来,颤抖的指尖指着萧钦之道:

        “你——”

        而萧钦之的话也不单单是说给萧扬听的,更是说给在座的所有人听的,西房虽然人丁稀少,但个个都是精英,萧氏仅余当官的都出在西房。

        目前萧氏还在仕的只余大伯萧俊任职江州寻阳令,三伯萧辖在延陵县任职文书吏,莫说萧扬还是个临时工,即便转正了,也是远远不及的。

        因而,萧钦之有这个底气说这个话,给在座的上上眼药,帮助大家认清现实。

        场面一度很尴尬,这软刀子般的话杀伤力范围广,族长萧清却是似若未闻,不言一语,而耿直的七叔,九叔被说的有些羞愧,六叔瞥了一眼萧扬,淡淡的说道:

        “钦之,胡说些什么,我们不都在么,还能让你娘被欺负了不成?”

        萧母朝着六叔微微点头,刚刚六叔明里暗里帮衬了不少,言道:“诸位叔叔伯伯,孩子小,说话没轻没重,不要见怪。”

        又言:“钦之,还不赶紧给叔叔伯伯道个歉。”

        萧钦之听母亲的话,顺杆子往下爬,一一道歉,独独漏了萧扬,气的他干瞪眼,嘴角直抽抽,怒而吼道:

        “二兄,你且看看萧烈的好儿子,竟当面顶撞我,羞辱长辈,需以族法严惩。”

        族长陈清淡定的挥挥手,示意大家都平复一下,捋须笑道:“钦之这孩子我是看在眼里的,一向温良恭谦,知礼守礼,偶有冒失而已,十三弟作为长辈,不必介意,何以与小辈计较呢?”

        激烈的言语冲突,被族长几句轻飘飘的话给化解了,毕竟族长的面子还是要顾忌的,萧扬点头,忍着心里的怒气,瞪了萧钦之一眼,衣袖一甩,撇过头去,不再言语。

        “哼!”

        萧钦之轻哼一声,走到了萧母身旁,跪坐下,同时心里也在细细思量,就目前的局面来看,至少族长的立场没有问题,这是个好消息。

        争执停止,一时大厅里又安静了。

        “嘿嘿!!”

        突然,门口处有两道细微的笑声响起,在安静的大厅里异常扎眼,大家纷纷投以不解的目光看去。

        萧书不知何时进了大厅,猫在了最后面不显眼的地方,听到他老头子夸萧钦之温良恭谦,知礼守礼,一个没忍住,下意识捂着嘴窃笑。

        一声爆呵响起,族长大人瞬间换脸,面色铁青,骂道:“逆子,鬼鬼祟祟的,成什么样子,进来也不行礼,没大没小,目无尊长。钦之连休沐日都在用功读书,你呢,就知道睡觉,不思进取,妄为我萧氏子!”

        萧书瞪大了眼,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见他老子要动手,吓得赶紧开溜。

        “嘶!”萧钦之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在心里替萧书默默祈祷,争取明天是个健全人。

        这算个小插曲,引得一阵嬉笑,过了这茬,议事再度进行,萧扬冷冷看了萧钦之一眼,提议道:

        “二兄,今日之事,干系重大,事关我萧氏未来之兴盛,我建议各家话事人留下即可,无关人员予以清场,否则吵吵闹闹,没个正行,何时才能议出个结果来。”

        这明显又是针对萧钦之的,因其还未成年,一般族内议事不予出场,萧钦之正欲辩驳,岂料一句劈头盖脸的骂声响起。

        “昏蜑!”

        一名打扮的雍容华贵的大妇,云鬓斜插金步摇,眉棱骨高眉如尖刀,嘲讽道:“我道不知,老十三原是好大的本事,我等萧氏之妇凭你一言,竟成了无关之人,依我看,不若族谱也尽去萧氏妇之名。”

        这名大妇在萧氏可谓大名鼎鼎,乃是胖老八的亲娘,出自谯国戴氏,是永嘉南渡到晋陵的北地五姓之一。

        晋陵郡原本的士族依次为顾、刁、张、华、颜、程、戴、萧、杨,前三姓为一等士族,再四姓为二等士族,后两姓为末等士族。

        北地五姓依次是刁、颜、戴、萧、杨,近几年,萧与杨已经被剔除士族之名,有豪横的娘家作靠山,胖老八的亲娘在家地位颇高,八叔被拿捏的死死的。

        胖老八亲娘一点面子也不给,继续讥讽道:“老十三,莫忘了,你能有今天,是靠的谁?”

        当然是靠胖老八亲娘的哥哥,名戴肃,现任武进令,就连十三叔买官花的钱都是借胖老八家的。

        萧扬一个不慎,鬼使神差的惹到了这位头上,瞬间变脸,讨好道:

        “八嫂,您的恩情,我老十三没齿难忘,岂会忘了。”

        “刚你听岔了,误会!都是误会!”

        “八嫂你消消气,消消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