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之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 015、又多了一个读书的理由

015、又多了一个读书的理由

        萧钦之刚怒气冲冲的进来,单顾着瞪萧扬,一时不察大厅里的人,直至胖老八的亲娘一出声,这会儿才注意到,大厅里除了几位婶婶外,还多了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陌生妇人,艳装浓抹,三角颊瓜子脸,头额广大,近下巴尖削,跪坐在萧扬身后处。

        这是萧扬的妻子秦氏,县里张屠户家的,烂泥地里长出一朵花儿来,人赠艳号“肉西施”,不知怎么,被萧扬给接手了。

        秦氏出自小门小户,外加名声不好,就连婚事都是在县里办的,估摸着族谱都没录入,所以这次随萧扬趾高气昂的回萧氏,大有“富贵还乡”之意。

        岂料萧扬先是被萧钦之一阵怼,再被胖老八亲娘一阵怼,见丈夫无用,落了面子,心里愈发不满,但见胖老八亲娘惹不起,随即矛头对准了萧钦之。

        “四嫂该好好教育四侄儿才是,在家里,他十三叔是长辈,或可容纳,若是出了门,外人可就不好说了。”

        萧钦之眉头一皱,欲开口迎击,哪知又被人抢了先,只见花姑对着秦氏就是一顿疯狂输出。

        “少攀亲戚,谁是你四嫂?”

        “你个连族谱都没入的下流货色,能让你进门,就是你家祖上开了光的,就凭你个人人都能看的阿物,也敢对我家夫人指手画脚?”

        “我家夫人祖上清河崔氏,不长眼的去打听打听,再敢胡乱攀咬,撕了你的嘴。”

        秦氏没入萧氏族谱,就表明萧氏不承认,按理说没资格出现在这里,若是传出去,艳妇进了萧氏门,会严重降低萧氏声望,所以,花姑输出的有理有据。

        但这爆棚的战斗力,着实让萧钦之目瞪口呆,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

        这等场合,可不比家里,撒泼打诨来一出,秦氏被骂的哑口无言,三角颊瓜子脸一片阴郁,彻底歇了火。

        萧扬历声道:“放肆,什么时候,轮到你个溷跡女奴说话了。”

        “管天管地也管不到我家的事,十三叔有这个闲工夫,不若管管自家的事。”萧钦之当即还以颜色道,花姑可以骂秦氏,但不可以对萧扬还嘴,否则就是以下犯上,大不敬。

        萧扬爆呵道:“牙尖嘴利,大人说话,有你小孩子什么事?”

        萧钦之没有理会,直接无视,转头问向族长道:“二伯,我今年十四了,再过两年就成年,我父已去,家中就我一男儿,理应为母分忧,今日可否站在这里?”

        族长萧清点头道:“可!”

        萧钦之斜眼看向了脸色阴沉的萧扬,笑道:“十三叔可听清楚了?”

        “好!好!”萧扬怒极而笑,一连道出两个“好”字,冷言道:

        “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那就让你知晓。”

        萧钦之淡淡道:“侄儿洗耳恭听。”

        “暨阳程氏有一块地与你家接壤,程家主托我传话,欲用市价购买那十顷地......”

        萧扬话未说完,萧钦之想也不想,脱口道:

        “不卖,贵贱不卖。”

        土地产值收益每年都有复收,何况又不缺钱,程氏倒是打的好主意,现价购买,这是把别人都当傻子了。

        萧扬冷笑道:“我萧氏已不是士族,今年底土断,县里要清查流民与土地存量,多的上缴,流民更换白籍,耕种官府课田,我萧氏若是被查,去留一半,你道该如何避过?”

        世家大族收纳流民,藏匿人口,这是不争的事实,一来庞大的土地需要人赖耕种。二来流民耕种的土地,虽需要上缴所有收成,但有一碗饱饭吃。

        而常籍佃户耕种官府课田,辛苦劳累一整年,去除上缴繁苛赋税,所剩无几,若是遇到年景不好,指不定要饿肚子,因而有相当一部分人愿意当流民,混一碗饱饭。

        萧钦之道:“往年怎么过,今年就怎么过?”

        “黄口小儿,天真。”萧扬蔑笑道:“往年我族为士族,自不必担心,今年不是了,这是其一。我萧氏县里无人,晋陵郡郡丞是程方,武进县黄主簿受程氏提携,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这是其二。”

        这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程氏无外乎仗着有外有大官,士族身份,欺萧氏无人,行土地兼并,硬吞那十顷地。

        若是萧钦之家不从,年底土断的时候,必然逃不过,同时还要连累族人受祸,这倒是一个大问题,萧钦之一时难住了。

        这已经切实威胁到了各家的实际利益,纵使生出怜悯心,也不得不好生思量,此时没出落井下石,已经就算好的了。

        大厅里,第三次安静下了,实力不够,就只能受欺负,萧钦之穷尽脑汁,想不出好办法,。

        晋朝官员荫田,一品五十顷,每降一品,少五顷,萧烈官至六品,按律可得荫田二十五顷。

        萧母方才思虑了许久,不忍连累族人,道:“钦之,那十顷地就卖了吧,还有十五顷地,足够我们一家生活了。素日里,叔伯对你照顾有加,怎可为了一己私利,而连累全族。”

        “娘!”萧钦之道,握着母亲的手,心中顿生一种无力感,和浓浓的挫败感。

        萧母欣慰的看着儿子,继续道:“十顷地而已,算不得屈辱,昔年有汉高祖织席贩履,我朝有陶司马起家于微末,只希望你能铭记于心,勤奋进学,光耀门楣。”

        萧钦之铿锵点头,眼眶泛红,读书又多了一份动力。

        ......

        胖老八的娘提议道:

        “四嫂孤儿寡母,殊为不易,那十顷地,怎可让四嫂一家出,我们各家凑一些,另给四嫂购置十顷地罢。”

        六叔道:“就按你说的办。”

        七叔,九叔也没意见,余着无人符合,毕竟不是谁人都如八叔家富庶,见此,财大气粗的胖老八娘大手一挥,又道:

        “我家出三顷,剩下的各家平摊,总之,不能让四嫂吃亏了。”

        如此一来,余下的各家平摊,出不了多少,皆一一点头同意,萧钦之非常感动,起身向叔伯行礼致谢。

        萧扬很满意这个结果,心中暗自窃喜,见牙尖嘴利的堂侄再无脾气,心中出了一口恶气,朝着萧钦之,蔑笑道:

        “哼哼!你应该感谢我才是,若不是我与黄主簿关系好,见了程家主,说了几句好话,那就不是十顷地的事了。”

        突然,萧钦之明白了,全明白了,原来萧扬攀上了程氏,拿的这十顷地献殷勤,打的是这个主意,借程氏的权势,压迫萧氏,逼的萧氏弃车保帅,这是一个阳谋。

        想及此,萧钦之心中怒火直冲头顶,强忍着,含笑问道:“十三叔,快要升官了吧?”

        萧扬不可否认的一笑。

        萧钦之继续道:“十三叔大恩大得,堂侄此生没齿难忘,来日必当重重酬谢。”

        萧扬虽听出了不对劲,但也没放心上,因其马上转正升官,又背靠程氏,岂会惧一少年人,道:

        “莫说有的没的,好生当你的田家翁,别无端招惹了祸端,届时别怪十三叔没提醒你。”

        此刻,萧钦之想起了最近读的《庄子》里面的一句话,回道:

        “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何我不可克传弓冶,绳其祖武,况秩六百石乎?”

        郡丞,食秩六百担。

        说完,萧钦之扶起母亲,头也不回的朝着厅外走去。

        族长萧清捋着胡须,看着萧钦之离开的背影,满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