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之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 019、钦之献计,萧书追妻(一)

019、钦之献计,萧书追妻(一)

        弘农杨氏于西汉时期,扬名于杨敞,弘农华阴人也,其妻乃司马迁之女,杨敞深受权臣霍光信奈,累计迁至大司农,后拜御史大夫,封安平候。

        杨敞有两子“忠”与“恽”,均以才识闻名,显贵于朝廷,来往皆是名士大儒,一门两候,何其荣耀。

        因杨恽气量狭小,争强好胜,同位有忤己者,必欲除之,其被封安平候,乃是告发霍氏所得,此行为为人所不齿,后被政敌除之,其侄杨谭承袭安平候,亦受其牵连,被贬为庶民,弘农杨氏第一次没落。

        光武中兴,东汉立,经学世家—谯国桓氏,三代帝王师,少年杨震拜师于著名儒学大家桓郁,研习《欧阳尚书》,博览群书,学识渊博,被时人誉为“关西孔子”,五十岁方才入仕,历任太仆、司徒、太尉,弘农杨氏再次闻名。

        杨震后,有杨秉、杨赐、杨彪共四世,两帝师,四太尉,被誉为“四世三公”,成为当世第一流士族。

        曹魏时期,曹丕与曹植各树党羽,争夺子位,杨彪之子杨修卷入其中,被曹操猜忌,又因杨彪秉承汉祚,耻为魏臣,杨修持其父志,与颍川荀氏支持未有篡汉之心的曹植,后曹丕被立,杨修遭杀,弘农杨氏第二次没落。

        河内司马氏取代曹魏,西晋建立,外戚世家弘农杨氏又一次兴起,一族两后,三杨专政,晋武帝殁,贾后联合宗师灭三杨,弘农杨氏再次没落,此也为八王之乱肇端。

        永嘉南渡,弘农杨氏并未南迁,而是投靠胡族姚襄,至东晋吴地立国三十余载,方才在杨亮带领下,南渡过江,然为时晚矣。

        且杨氏代表人物杨佺期沈勇果劲,而兄杨广及弟杨思平等皆强犷粗暴,为世家大族所不齿,仗着弘农杨氏与谯国桓氏为世交,在桓温的帮助下,才立足晋陵郡。

        杨拴期为人十分粗犷,与江左文人名士风气格格不入,迟迟不得融入,而杨佺期又自认为是“四世三公”之后,江左的诸多士族门阀都无法与之相比。

        有人曾将弘农杨氏,与顶级门阀琅琊王氏作类比,杨佺期闻之,心中愤懑不平,足见其心高气傲,此前萧氏跌落寒门,求颜氏女不成,转求杨氏女,被杨氏悍然拒绝。

        这个时代的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子女的意愿基本不被考虑,世家大族的子女就更无自由婚姻,都是高门政治联姻,亦如才女谢道韫嫁给王凝之,婚后一句“不意天壤中乃有王郎。”道尽苦楚。

        若是萧书一开始就求杨玉,便是下娶,这门婚事还是很简单的,可惜,族长秉持士庶不通婚,非要求颜氏女。

        这事吧,不说杨拴期,换作任何一家,心里估计都不平衡,此前的萧氏明摆着就是看不起杨氏,故才有这一出。

        如此一想,萧钦之颇为头疼,靠在窗檐上,苦思冥想,心想:“古人是非常好面子,对家族声誉尤为重视,萧氏此举,这无异于赤裸裸的打杨氏的脸。所以,须得弥补杨氏心灵的创伤,给足了面子,这桩婚事才能有的谈,关键得怎么给?”

        不过,萧钦之又想了一件事:“北地五姓,只有萧与杨为寒门,士庶不通婚,连此前的萧氏都谨遵,何况另外三家呢,他杨氏就算想攀高门,也不见得就被待见,如此一来,杨氏还有比与萧氏联姻更好的选择么?”

        “嘿嘿......”想及此,萧钦之诡笑,顿觉得这件事有戏。

        就萧钦之思索的这么一会儿,萧书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见萧钦之诡笑,忙问道:“四弟,可是想到好法子了?”

        萧钦之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轻声道:“等等,我再细细斟酌一番。”

        踱步在学堂内的萧钦之,心中细细思量许久,未有所得,不觉窗外春雨窈冥而过半,皦日笼光於绮寮,目光忽朝窗外一瞟,顿时移开不眼睛了。

        只见雨后初歇,天地明亮,金牛山下,凤栖湖上,青山黛水,湖光山景皆一色。

        春风一吹,氤氲流动,烟雨朦胧层层去,青山与湖水一道携手前行。

        萧钦之吸着泥土的清冷与芳草的鲜香,顿觉心旷神怡,心胸开阔,面对着如此雨后美景,一句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这句诗足足给扬州打了上千年的广告,而此时的晋陵郡隶属于扬州,用在此处,也是恰当。

        忽然,萧钦之目中生光,灵感就来,如果能有名篇来吹捧弘农杨氏,再邀其余三家中的任何一家做媒,双管齐下,杨氏面子里子都有了,问题必然迎刃而解。

        至于名篇,萧钦之自付背过不少的诗,写不出,就找应景的,找不到应景的,就裁剪缝合,总之,问题不大。

        “哈哈!”萧钦之大笑。

        萧书催促道:“四弟,你别笑了,快说说,是何法子?”

        胖老八也一脸的好奇。

        萧钦之眦了一眼萧书,嫌弃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善其器。甭管什么好法子,你自己也要争气。”

        萧书一本正经的请教道:“怎么争气?”

        “扑哧!!”

        胖老八不觉捂住了脸,快要笑岔气了。

        萧钦之也被脑回路惊奇的萧书给逗笑了。

        萧书还不自觉,一脸的急迫,真就恋爱无脑了,催促道:“你们俩别笑,快说啊。”

        萧钦之道:“先从自身形象改变,你这头发多少天没洗了?”

        萧书不明所以,道:“五日洗沐一次。”

        《史记》中有明确记载,西汉官员每五日洗沐,魏晋依旧沿袭这一规定,士族阶级基本遵循。

        不过,五天不洗头发,近处一瞧,油光亮,显然是不行的,萧钦之道:“以后要每天洗。”

        长头发洗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古人自然也怕麻烦,一个月洗一次都常见,萧书不解道:“为何?”

        萧钦之委婉的说道:“长相不是你的优势,但可以提升气质。”

        萧书自认为在这帮族弟族兄中,长相虽然比不上萧钦之,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啊,再一看胖老八,顿时信心就来了,道:“四弟,莫取笑我,我知我比不上你,但为兄也没到见不得人的地步。被人唾弃的左思都能娶到翟美娘,左思远我矣。”

        不知哪里来的蜜汁自信,倒是让萧钦之一愣,只得耐心的解释道:“二哥,你想啊,左思虽说长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他努力读书,靠才华娶得美骄娘,可读书是你该考虑的事么?”

        如此一来,萧书就明白了,点头道:“四弟所言不差,那我该怎么办?”

        “先洗头洗澡,每日都要洗,要爱干净,不能留下一个邋遢的形象。”

        “如此就能提高气质了?”

        “接下来要学会高冷。”

        “何谓高冷?”

        “简而言之,高高在上的冷漠。”

        “还请四弟教我?”

        “尽量不说话,不外露情绪,故作深沉,言多必失。”

        “再然后呢?”

        “要让杨氏小娘子对你产生好奇!”

        “这又是何解?”

        “二兄莫急,且听我细细道来,女子也,实则......”

        胖老八也有同萧书一样的困扰,所以听的格外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