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夫人被迫觅王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吓跑了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吓跑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赵景云勉强从惊喜中回过神来。

        他望着眼前一张张脸孔,十六户就留下赵家人和宋老太爷陪着他们说话,门口还有怀光和丁荣守着,不怕被人听去什么。

        这样想着,赵景云开口道:“这里也没有旁人,我就将岷县的事跟大家说说。”

        宋太爷捋着胡须,赵学礼、杨老太等人都静静地听着。

        赵景云这一举动,就是将十六户当成了自己人。

        “那个隋已,也就是‘福记’的王真,之前服毒虽然没死,但时间一久,毒药还是起了效用,眼下病的厉害,已经不能说话了,恐怕支撑不了几日。”

        “不过也没关系,”赵景云道,“‘福记’的管事招认出王真,王真死了,也改变不了这桩案子,相反的,对你们也有好处。”

        赵洛泱假扮王真,王真死了之后,知晓这桩事的人会更少,赵洛泱也就更加安全。

        宋太爷道:“秦家那边……”

        赵景云道:“秦通判不敢说,否则这次朝廷也饶不了他。这几年孙集在洮州和岷县作为,秦通判早就知晓,他没有及时禀告给朝廷,本就有失职之责,若非主动抓捕孙集,可以定为孙集同党。他若说这次是被人逼迫才出兵捉拿孙集,那就是自寻死路。”

        赵学礼点了点头,他们之前知晓赵大人会瞒着洛姐儿的事,现在也算有了定论。

        宋太爷这时候开口道:“我们搬来洮州之后,听说兵乱烧了不少粮仓,眼下米价贵得很。”

        赵景云叹口气:“孙集的人趁乱想要烧毁证据,几个粮仓都付之一炬。此事我一早就禀告给朝廷,请朝廷拨些粮食下来,至少能让迁民度过这个冬日。”

        那些粮食本就是朝廷为迁民准备的,迁民落籍之后,就该按人头发放下去,孙集开始就准备将大半贪下。现在拿了孙集,可粮食还是没能保住。

        其实赵景云对朝廷再度赈济洮州,是没有太大把握的,朝廷一定会赈济,但赈济多少,什么时候米粮能运到?

        这其中差别太大,很多百姓会因此丧命。

        想到这里,赵景云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萧煜,好在王爷已经着手处置此事,朝中会有人督促这桩案子。让洮州百姓尽早拿到保命的粮食。

        “我也听说洮州米价腾贵,我这次回到洮州,就是要整饬此事,还有那些囤积米粮,想要骗迁民银钱之人,但凡发现一律严惩,绝不不姑息。”

        杨老太听赵大人这样说,想到城中那贵的要飞上天的粮食,如果能让米价下来,还能拿到赈济粮,那还有啥说的?眼下对他们来说,这就是最好的消息。

        宋太爷点点头又道:“会不会还有人救孙集?”

        “孙集自然是想,”赵景云道,“进了大牢之后,无论怎么审,孙集都不开口,就是想要等到转机,不过那是痴心妄想。”

        赵景云能确定,孙集会设法让人给冯家送信,想要请太后和冯家出手保他性命。

        他回洮州之前去见了孙集,孙集与他说了一番话。

        这话他没法在这里说。

        孙集的意思是,他也想要做个好官,可是朝廷每年拨下来的军资有限,给谁不给谁,不是他能说了算的。

        他不要银钱,上面也会要银钱,不孝敬上去,洮州什么都得不到。

        想要打胜仗,不能没有这些东西。

        孙集意味深长地盯着他看:“我以前也是跟你一样,否则也不会去豫王府,可惜……到了洮州之后,我才明白,有些事光有一腔热血没用,等到朝廷不给你粮食,不给你军资,还让你打仗的时候,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若不然,武卫军为何会打败仗?豫王爷为何会战死?”

        赵景云知晓孙集的话有些是对的,但他也不会像孙集那么做,洮州将来会怎么样,孙集是看不到了。

        赵洛泱站在不远处,赵景云几次看身边的王家公子,都是在提及朝廷的时候,看来这个王公子的身份,应该不止是王将军的侄儿。

        没有事先准备,赵家能端上来的饭食,最好就是放了牛肉干的粥,还有杨老太拿手的野菜饼。

        菜也很简单,赵学礼之前去城中集市买了些菜干,杨老太一改往日的抠搜,放了不少油来炖。

        放了油的菜自然比往常要香,馋的赵元宝扒在灶膛旁不肯挪步。

        还好,赵学礼去城中时,多买了几个吃饭的碗,否则今日都不够用。

        吃食陆续上桌。

        桌子还是赵学义用木头自己做的,看起来丑得很,但是结实耐用。

        杨老太笑着道:“等过些日子你们再来,饭菜定然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赵景云看着热腾腾的饭菜心里一阵感慨:“劳烦您了,这已然是最好的了。我什么都没做,倒是让你们来招待。”

        赵学礼道:“赵大人这样说,就是太客气了。”

        赵洛泱将杨老太烙好的饼摆上桌,这是他们搬迁一来,第一次待客,虽然有些简陋,但赵大人和那位王公子显然没在意。

        野菜饼端上去,王公子就伸手取了一张。

        赵洛泱有些好奇,这位王公子还真的喜欢吃野菜饼?

        萧煜将一块饼送入嘴中,感觉到赵洛泱的视线,他迎上她的目光。

        家中有客,而且没有多余的地方坐下,赵洛泱自然不会上桌,她只是来回帮忙端端饭菜。

        萧煜刻意坐在靠外侧,眼下正好离赵洛泱不远。

        “我还要感谢你一早让人送来的野菜饼,我吃了,很好吃,”萧煜道,“不过,没有刚做出来的香。”

        萧煜扬了扬手中的野菜饼。

        赵洛泱刚要说话,发现盛野菜饼的盘子被人拿起来递到她面前。

        正是那王公子。

        “你也尝尝,凉了就不好吃了。”

        赵洛泱有些怔愣,眼前的情形,似曾相识。

        小哑巴也会递给她吃食,一整个盘子递到她面前,让她自己挑。

        她就挑挑拣拣,找烙的微焦的那张吃。

        萧煜道:“这张就烙的有些焦。”

        这话……

        赵洛泱有些发愣,她瞧着王公子,他怎么知晓她爱吃微焦的饼?

        萧煜目光清亮,静静地与她对视,他自然扬起的嘴角,此时像含着一丝笑意:“不喜欢吃这种?”

        赵洛泱道:“喜欢。”

        她刚刚回答,那盘子就又向她这边递了递。

        赵洛泱伸手拿起上面的野菜饼,萧煜这才将盘子放回去,然后又将一杯水摆在赵洛泱面前。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就好像这样的事,他做了许多遍一样。

        赵洛泱越来越觉得奇怪了。

        “多谢王公子,”赵洛泱道,“灶房里还有事,我过去帮忙。”

        赵洛泱说着往屋外走去。

        萧煜看着赵洛泱的背影。

        她胆子不是挺大的吗?怎么他才说了几句,就将人吓跑了?

        /102/102479/31344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