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的话我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怨毒

第一百九十六章 怨毒

        法力继续蔓延,包裹住了大部分湖水,眼看着就要合拢,李听却顿了顿。

        法力完全闭合后,就相当于短暂隔绝了白色藤蔓和黑丹,寒子期很有可能会察觉。

        一定要快。

        此时,李听拿着红烛的手贴在小笼子上,随时可以杀死飞蛾,而小笼子则和自己造的法力球只有一线之隔。

        在法力闭合的一瞬间,他就可以把法力包裹住的东西传送到小草笼里。

        下一刻,法力还有一丝就能形成完全的包裹,李听的神色凝重却没有半点慌忙迟疑。

        他立刻捏死了飞蛾,也就在同时,草笼碰上了闭合的法力球,将法力球里的红色湖水,白色藤蔓,黑丹,全部传了进去。

        另一边,寒子期的黑色瞳仁猛地收缩,脖颈弹起,嘴角流出了一道黑血。

        可就在这时,一把大刀也稳稳的***了它的丹田。

        寒子期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有些愣住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武树。

        愤怒和怨毒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它的眼中,它一边尝试着召回自己的黑丹,一边快速出手,白色藤蔓奔着武树的刀甩去。

        不会错!就是这白色的藤蔓,缠住了胡当,将人如死鱼一般,生生的绞成几段。

        也是这白色藤蔓,勒断了师兄的头。

        武树的眼中也闪过仇恨,大刀上的法力立刻爆开。

        寒子期又是身形一晃,白色藤蔓刚要缠上大刀,却又觉得自己后心一麻,他低头,看到一截剑尖从自己胸口处扎出。

        后面还有人!?

        黑丹骤然被夺召不回来,又被武树捅了一刀,它心神一乱,竟是没察觉后面还有人!

        发生了什么?

        自己的黑丹为什么像是和自己失去了联系一样?

        黑丹里面有它的六成力量,骤然失去,极大的影响了它的攻击速度和强度,若是之前,它的白色藤蔓不可能顿住,只要碰到武树的大刀,就能立刻将它绞断。

        武树和宋平可没打算给寒子期反应时间,下一刻,剑上的法力也爆开,两人同时横切,寒子期只来得及放出白色藤蔓,却是还没有碰到后面的宋平,就被斩成了两截。

        愤怒刺耳的鬼音充斥在整个空间,让武树和宋平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寒子期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人类修士的金丹期可比的,他的那颗黑丹,就是它多余的怨气和鬼气所凝聚,几乎可以相当于人类的道丹期。

        而且,它并不是斩断身子就会死。

        幽暗的空间中,鬼音凄厉,鬼气弥漫,武树和宋平的动作也有些迟缓。

        黑雾中,寒子期被砍断的上半身长出了白色的「芽」,像极了植物的根系,这白芽越长越长,终于缠住了它的下半身,接着快速将下半身拉了过来,白芽***腐败的鬼身里。

        它的身体就这么被缝补到了一起,但它依旧受了不轻的伤。….

        武树提刀就要继续砍,却突然发现刀动不了了,仔细一看,才发现刀上面有着明显的裂痕。

        他脸色立刻就变了,大刀是法器,虽只是黄阶,但用料极好,坚固胜过锋锐,此刻竟然出现了裂痕。

        寒子期冷哼一声,拼着又吐出点浓稠黑雾,狠狠的拽住宋平的剑和武树的大刀,用力一绞。

        它现在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茫然了,它已经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即使是失去了黑丹,一对二,它也不至于被这两个区区人族修士给灭了!

        但失去黑丹的它已经无法直接绞断他们的武器了,那可是它六成的力量啊!

        寒子期要气疯了!

        它虽不会被灭掉,可实力折损大半,又受到了伤

        害,它也没有办法立刻杀掉武树和宋平二人。

        当务之急,是找到黑丹。

        李听,一定是李听,寒子期看着之前还相信自己的两个人突然反水,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直觉。

        本来一切都安排的很好了,它会等来言安,会杀了这两个愚蠢的人类,只有李听是变数!

        它怨毒的看了武树和宋平一眼,接着快速飘出洞,朝着湖的方向飘去。

        再不追就来不及了!

        武树和宋平对视了一眼,相顾无言。

        他们肯定不会再点燃白烛,招来寒子期了,可谁知道寒子期有没有别的办法找到他们?总之,现在两人是被记恨上了。

        如果李听杀不了寒子期,只怕倒霉的就要是自己了。

        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属于修士的坚决,朝着寒子期飘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寒子期是怨鬼,鬼身轻盈,本就比人类速度要快,可它飘到湖边时,只能远远的看见一个快速跑走的背影。

        几乎要化成一个点,下一刻就消失不见。

        李听!果然是李听!被欺骗的愤怒充斥在灵魂里,这是一个怨鬼第一次感到如此愤怒,以前素来是它骗别人,哪轮的到别人骗它!

        寒子期一张精致的脸极度扭曲,黑瞳扩散到整个眼球,看起来十分诡异,声音也阴沉到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我本想你要是听话,就留你一命做我附属,可你竟然是骗我的!人类真该死,该死。」它竟然想过让一个人类活命,竟然被对方眼中的包容所欺骗。

        现在想来,应该都是为了杀它。

        寒子期的怨毒上,还有一种更深的愤怒,那就是被愚弄,这种愤怒的火几乎要把它烧着,让它疯了一样的向李听追去。

        虽然对方不再燃烧白烛,但只要没离开它的视线,它就能找到他。

        武树和宋平出来时,寒子期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白点,他们正要跑过去,却发现已经有四个红色的鬼围在了自己周围。

        差点忘了,不能攻击。

        一旦攻击,这些鬼就会堵住自己,虽然李听说了它们与寒子期敌对,也没想杀人,可他们谁也不想冒着全身不能动的风险去撞一只红鬼试试。

        这样堵着的话,肯定不能奔跑了。

        两人拿着红烛,有些无言的看着几个鬼。

        之前胡当就是攻击才被寒子期杀,现在寒子期去杀李听,当然没有办法借着规则的便利瞬移藤蔓过来杀人。

        它的藤蔓全在它的周身,疯狂地朝着李听的方向蔓延。

        李听快速的跑着,却发现寒子期离自己越来越近,李听看着手中点燃的红烛,心中有些纠结。

        是熄灭它,把一切交给血鬼……

        还是再搏一搏,以蕴灵巅峰的实力,去强行使出前世金丹初期才能用的一招,为自己再争取点时间?

        晃来晃去的大汉

        /129/129784/31328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