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镇守边关三十年在线阅读 - 第334章 挖眼

第334章 挖眼

        两人这一走,便又是十天。

        终于,在日落的时候,两人来到了漳州。

        漳州城,城门口,那些守卫,在检查着入城人的信息,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要临时检查入城口。

        马车停了下来,詹台琉璃冷冷的扫了一眼那几个要向前检查马车的士兵,「滚开。「

        那士兵,见到如此美艳的女人,一时邪念便起,想要刁难一下对方,便拦住马车,持着长枪过来,耀虎扬威的说道:「下马车,让我们搜身。「

        詹台琉璃闻言,随手一抬,又轻轻落下,瞬间将刚才那不知死活的士兵一掌拍成了肉泥,「敢调戏本座,谁借你的胆子。「

        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被对方随手一拍,便拍成了肉泥,吓得那些守兵,一个个瑟瑟发抖,两条腿不停的打颤,此时哪里还敢有邪念,只能跪地求饶了。

        那些守兵,一个个跪下来,「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詹台琉璃哼了一声,便继续驱赶着马车走进了城中。

        那些士兵吓得浑身都湿透了,一个个脸色惨白,咽了咽口水,说道:「赶紧通知城主大人,有修士胡乱杀人,赶紧让城主将那女人给抓住。「

        这些守兵,还以为詹台琉璃只是一般的嚣张跋扈的修士而已,只要将这里的情况添油加醋的告知城主,他们的城主便能为他们撑腰一样。

        他们的想法太天真了,殊不知,詹台琉璃可是血滴楼的楼主,更是三品境的高手,就算借漳州城主一百个胆,他也不敢拿詹台琉璃怎样。

        这被拍成肉泥的士兵,死了也是白死,不会有人追究詹台琉璃的罪责的。

        很快,士兵跑进了城主府,将城门口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是个胖子,他眯起一双小眼睛,心思却全在了那女人是个极品上,这也是士兵们玩的心机,知道城主好色成性,如果告诉城主对方是个美人,估计城主便会不顾一切的替他们出头了。

        果然,精虫上脑的城主聂海,一听到士兵所描述的女人,顿时不淡定了。

        但他却狠狠地瞪了眼前这个士兵,大手一挥,「来呀,将今天守东城的守卫都打入大牢,一个个严刑伺候。「

        那些士兵一听,顿时吓得双腿一软,连忙跪下来,向城主聂海求饶,「城主大人饶命啊,小的们没错呀,为什么要惩罚我们。「

        这些士兵怎么都无法理解。

        只听得聂海冷哼一声,「你们把我当枪使,以为我看不出来。明明是你们招惹对方在先,觉得对方美艳,便想利用职务之便,刁难对方,因此才造成了这样的事情,以为本城主是傻瓜可以随意被你们使唤。来呀,都打入大牢,明日菜市口斩首示众。「

        那些士兵一个个目瞪口呆,吓得屁股尿流,一个个拼命地磕头认错,「城主大人,我们错了,还请饶我们一命。「

        聂海嘿嘿一笑,挥了挥手,「拉下去,拉下去。不过你们这些混蛋,可以放心,虽然你们是故意刁难那女人,但也在规则之内,倒也无错。而那修士,竟然无视王法,竟然打杀我城内士兵,这罪名算是坐实了,我会替你们讨回公道的。安心的去吧。「

        那些士兵,被拖了出去,关进了大牢之中,明日便问斩,一颗颗脑袋被斩落下来,挂在菜市口的木桩上,引得众多百姓一个个拍手称快。

        城中的百姓,可算是恨透了这些鱼肉百姓的士兵了,恨不得这些混蛋一个个都被砍了脑袋。

        因此,见到有守城的士兵被斩首,一个个都觉得格外的畅快,心情大好,甚至都要放鞭炮庆祝了。

        在一间客栈内,詹台琉璃和王也在房间内。

        听闻了守城士兵被斩首,王也

        不禁一笑,「这漳州城的城主倒也是个狠人,竟然对手下如此严苛。倒是令人刮目相看。「

        然而这番话,却引来了詹台琉璃的不屑,哼了一声,「你觉得这聂海是个赏罚分明的人,而且治理手下十分的严苛?「

        王也一愣,「莫非不是?「

        詹台琉璃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你想太多了。这聂海,喜怒无常,异常残暴,仗着是城主的身份,鱼肉百姓,官商勾结,四处罗织罪名,打击异己,弄得整个漳州乌烟瘴气。「

        闻言,王也不禁诧异道:「那他为什么杀了那些守城的士兵,莫非他已经知道楼主的身份,所以以此示好?「

        詹台琉璃摇了摇头,嗤笑一声,「如果是这样,恐怕就好了。等着吧,这聂海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不过这也正合我意,我好不容易来漳州一趟,不好好教训一下这聂海,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王也不禁苦笑,内心为聂海默哀了起来,这家伙名声太差,惹得詹台琉璃要借个由头对付他了。

        就在两人闲聊之际,忽然听的,客栈外的街道上,一阵地面震动的声音,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正是聂海率领诸多城主府内的修士杀过来了。

        聂海骑着一匹白色骏马,身穿一件防御法器衣服,全副武装的模样,其实是怕死的行径,为的避免遇到意外,凡是跟修士过招,这家伙都要将自己全部武装起来,不想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此刻,他正意气风发的过来,身后跟着一大群的修士,皆是他豢养的鹰犬,咬起人来可是相当凶狠。

        聂海将***住,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客栈,不由得嘴角微微勾起,然后朗声说道:「城主府捉拿要犯,闲杂人等速速退开。「

        其实不用他说这番话,整条街道,早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那些百姓,自然是知道这城主大人的做派,心中害怕,连忙躲藏了起来。

        百姓,隔着三条街,远远的观望,心想,到底又是哪个倒霉蛋,竟然被城主给盯上了。这也太倒霉了。

        站在窗户前,詹台琉璃嘴角微微勾起,看了一眼王也,「怎样,我说的没错吧。这死胖子,是个色中饿鬼,恐怕已经盯上我了。也好,我正要去找一找他的晦气呢。「

        说着詹台琉璃破窗而出,从客栈的二楼一跃而下,来到了地面上。

        当一袭红衣,从窗户上飘然落下的时候,身为城主的聂海,眼睛都看直了,身体内一阵躁动,似乎就要压制不住体内的邪火了。

        这女人他要了。

        他微微虚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詹台琉璃,从上至下,将詹台琉璃的身材瞧了又瞧。

        果然是极品女人,光是想想,将这样的女人弄到床上,身为城主的聂海就感到口干舌燥。

        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聂海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对着詹台琉璃说道:「女人,你无辜残杀我城中士兵,这是死罪,来呀,给我将此人抓起来。「

        身后的那些鹰犬,连忙齐声说道:「是,城主大人。「

        聂海笑吟吟的说道:「不过,要小心一些,可不要伤了人家,这如花似玉的姑娘,可不能糟践了。「

        那些鹰犬,一个个发出猥琐的笑容,「还是城主大人懂怜香惜玉。这样的极品女人,如果杀了,未免可惜,我看,不如送给城主大人,让这女人将功赎罪。「

        聂海笑眯眯的说道:「极好,极好,你们的主意不错。本城主,向来是个心慈手软的人,尤其是见到漂亮女人,就更下不得手了。女人,虽然你犯了死罪,但本城主念在你修行不易,姿色马马虎虎的份上,给你一个机会,主动侍奉本座,也算是将功赎罪了,怎样

        ?「

        说着有些急不可耐,等着这女人服软。

        毕竟在他的身上,可是有着十几个修士,这些修士,八品,七品,甚至六品都有,这样的实力,足以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在这种绝对实力的面前,很多人都撑不下去了,一定会跪地求饶的。

        这样的手段,聂海不知道用过多少次了,每次都能奏效。

        就算一些刚烈的女人,一开始还对他喊打喊杀,但最后被擒住后,比那些水性杨花的女人,还更要放荡。

        这些操作,聂海早已经轻车熟路了。

        这些年来,凭借着城主大人的身份,他已经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个女人,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所以,他自然是觉得,眼前这个美丽的不像话的女人,自然是不会例外的。

        一想到,今晚就能和这女人来个鱼水之欢,他就感到一阵阵躁动,体内的邪火,不停的往上窜,让他好一阵饥渴难耐。

        然而,詹台琉璃可不是那些女人,她可是血滴楼楼主,而且实力可是三品境。

        詹台琉璃缓缓走出,每一步,都走在聂海的心尖上,让他一阵心神摇曳。

        詹台琉璃冷冷的看向他,「你的眼神,让我很不爽,所以,你的眼睛,可以瞎了。「

        说着,詹台琉璃抬起手掌,伸出两只,屈指一弯,便将聂海的眼珠子给挖了出来,然后扔在地上,被路边的野狗给吃掉了。

        聂海发出一身惨叫声,只是一个照面,他的双眼便被对方给挖了。

        wap.

        /112/112046/31326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