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红尘深渊里在线阅读 - 050 烫伤了全世界

050 烫伤了全世界

        “猴头顽劣,学妹因该不会建议吧。”黑袍人拍抚猴子,眼神冰冷。

        他长得与人类一模一样,只是脸色煞白,加上如此眼神,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

        杨倩烟蹬退几步,丝毫不给面子,一手执棍一手一手指着猴子,道,

        “我当然介意,你管不了它我来帮你管。”

        猴子撅起腚,整个炸毛。它听的懂人话。

        黑袍人一张死人脸,脸上抹两团胭脂就是现成的僵尸本尸。

        “你当真过意不去?”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那好。它按照大陆同行的评判标准,实力等级是准白银。”他笑了,瘆人地笑了,接着道,

        “我一直看不透师妹的实力,堕落街的耗子说你是紫麒麟强者,我想真相如何,应在战斗中看见。”

        他最后说了声“请赐教”,猴子身手迅疾地重来,张嘴尖叫十分愤怒。

        杨倩烟不敢大意,但心里也是一肚子火气,猴子算她为数不多讨厌的生物之一。

        猴子四爪并用,速度没有飞行快,但钟楼简直是为它量身打造的战场,攀爬飞跃,连上六楼生龙活虎。

        黑猫与黑袍人对持在阵中,根本无法来帮忙。

        一棍子击飞扑来的猴子,结实狠而准,但猴子很快又从黑暗里现身,张口是血神情更加疯狂,抓起石头、钢钉就往这边丢。

        它不在乎是什么,随着高度的增加,被砸来的还有风化的骨头之类的东西。

        一打一堆灰。

        眼睛被糊住,猴子就一脸狰狞嗜血地扑来!

        那样子,反倒是抱怨害被责怪!

        可恶的主子养出可恶的宠物。

        棍法没那么花里胡哨的,它的扑杀很多是被接实地打飞,极少落空。

        兽类的皮糙肉厚占尽了优势,手臂发抖,手心生汗,几乎就握不住棍子。

        咆哮之后,阴影中闪出寒光,杨倩烟全力一闪躲,兽类的体臭从身前不远飞走!

        跌跌撞撞来到楼顶,以是拂晓时分。

        猴子坐在楼顶石像的头上,寒风披在身上,脸色通红,呲牙显尽未消除的厌恶和愤怒。

        它尖利地嘶叫一声,扑杀而来!

        杨倩烟也杀的眼睛通红,直盯着猴子锋利的牙越来越近。

        长棍贯穿猴子的口,一人一猴子急速下坠!

        嚣张的耗子、可恶的抢劫犯、顽劣的猴子,终于,算是了解了在这世界的憎恶。

        猴子呜呜直叫,浑身冒出灰色的烟雾,身体分解掉,仅余几块破布随风飘飞,落到了黑袍人手里。

        “师妹的本事不怎么样呢,就这也能打败雍巧风么?”

        黑猫飞身将杨倩烟接住,勉强无恙落地。

        天一下大亮,雾气被驱使进入钟楼,带来猎猎灼热。

        深渊里燃烧着火焰,冒出滚滚浓烟,天地一片混沌里,能见度不足一米。

        黑袍人消失在烟雾里,他道,“虽然我不介意你报仇,但它毕竟是我的宠物,你如能活下来,我们还会见面的。”

        冤冤相报,倒是趁现在呀,什么臭毛病。

        杨倩烟疲惫不堪,沉沉睡去。

        再度醒来时,身处熟悉的客房,眼前面板已然恢复原样。

        窗帘没拉上,深渊里的大火像是火山喷发一样,空气里的淡淡的铁屑味。

        【宿主状态:

        等级:七级

        体魄:300/1000

        灵魂:233/1000

        生命状态:较差

        魔金卡:折叠

        与世界适配度:0

        契约兽:无】

        【请宿主及时补充灵魂】

        【容器以消失,请宿主寻找新的容器以便获得生命之源奖励,如未有容器,生命之源将加在宿主身上】

        这不是浪费吗,又没有伤到那种程度!

        对了,凌晨的船,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着急忙慌地穿好衣服,洗了把脸跑出客房,过道里三三两两的人,神色慵懒聊着闲天。

        大厅里人来人往,一派往昔和谐。

        “杨倩烟,你休息好了吗?”安琪儿从外面赶回来,一身尘埃。

        “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杨倩烟点点头,安琪儿说了要一起离开,她没走无论怎样都还算安心。

        两人一起往餐厅而去,安琪儿半途去整理了一下仪容,回来才道,

        “他们没听你的话,将白小白送到远渡一号上,原本打算回国,可船还没开出多远就爆炸坠落了,还在营救,一个都没捞着。”

        安琪儿饿坏了,点的菜都比以往的多,边吃边道,

        “我过会儿还得去一趟,听说检测到大量魔气。你昨天是被猫拖回来的,它能长那么大,改天我也去捡一只。”

        “喵~”黑猫闷闷地走来,还没醒就被掀到床下,脑袋还磕了一个包,没心没肺的主子压根没看到它。

        安琪儿特别欢迎它,“快来吃东西。你还有没有认识的小猫咪呀?”

        黑猫鄙视了一眼,只顾干饭。

        餐后,杨倩烟一起来到了屏障前。

        魔气被阻拦在外面。人们再度相信阵法屏障的力量,喝酒吹牛照过日常。

        巡视也只是例行,搜救船回航仍旧一无所获。

        “船今天到不了了,这火能烧个把月,我去信学院,你就当提前放假。”华乐少司有些放松,但是不多,

        “这段时间我另外给你安排个人。”

        “我来照顾她就行。”安琪儿坚持,华乐少司不愿与她起冲突,勉强答应后离开。

        杨倩烟搂着猫,已经知道雍巧风干了些什么,放火烧山牢底坐穿,白小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真正做到牺牲自己烫伤世界。

        他的逻辑以无从得知,该收拾的残局却一个不少。

        “安琪儿,跟华乐少司恋爱你后悔了吗?”算是半个朋友,问一下因该没事。

        “那倒没有。只是觉得有些累。”

        “私以为,恋爱的为了两个人一起快乐,就算磨合的事情不可避免,本质还是为了两个人在一起的快乐。我如果不高兴了,倒是宁愿自己呆着。”

        来呀,一起成为单身狗。

        安琪儿低头沉思,她还是舍不得,“你等我一下。”说完跑向不远处的华乐少司。

        两人说什么不清楚,只看见安琪儿亲了华乐少司一口。

        “呦,饭没吃饱想来点狗粮啊。”黑猫阴阳怪气道,耳朵尖抖了一下。

        /131/131361/31308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