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历史小说 - 考研在秦时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小别胜新婚

第四百九十二章 小别胜新婚

        赵衾只是一个不通武功的女子,因为自小超出常人的聪明被培养成一个工具,被灌输着傍上王权振兴家族这样的思想。

        可惜她的对象赵迁实在不堪大任、寡廉鲜耻,转眼就可以把这个帮助自己的女人给扔了。

        当初秦赵边境那一场劫杀,如果不是田猛鬼使神差地把重伤的她带回来,赵衾只怕早就葬身荒野。

        她一介普通人身受重伤恢复得极为缓慢,没想到半年之后,田猛也身受重伤躺了回来。

        咳咳,这两人的重逢不做过多笔墨,对于陆言来说,弄玉和李牧那边才是他需要关注的重点。

        “跑得还真是偏僻啊。”他在地图上循着赵衽的位置找过去,她们躬耕居然跑到了韩魏人落户于秦的区域。

        从秦王政十六年十月一日,陆言提出考试制度,让秦国各家族接受用了几个月,出兵赵国时已经在冬季。战争持续了小半年,这中间导致赵国还错过了春耕。

        李牧将手上锄头暂且停下,抹掉额头的汗水,杵着锄头凝望这片农田,其中还有韩人、魏人也在劳作。

        “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时,故五谷不绝而百姓有馀食也。秦灭赵,绝我百姓一岁之收,不知道此时的赵国,秦军待百姓若何……”

        来这里耕种已经有了几个月,李牧可以清晰地看到秦国的农业跟赵国之间巨大的发展鸿沟。

        他甚至可以在脑海中设想,自己重掌赵国兵权,率领边军铁骑跟王翦大战的场景。

        李牧:你过来呀!

        王翦:好!全军缓慢推进,不得贸然出击。我占据巨大优势,就是耗,都能把李牧耗死。

        赵国青壮几乎都投入战争,农业只能荒废;秦国却有积攒的屯粮支撑,国内农业还有机关术。除非爆发奇迹之战灭掉秦国四十万大军,否则拖下去赵国无论如何都是必败。

        奇迹之战?我王翦克制一切奇迹!

        国家的基础相差太大,就算是李牧执掌赵国兵权,也无法扶大厦于将倾。

        “放心吧,若是让赵国土地上出现饿死人的现象,那言这么些年的努力岂不是成了白费。”

        陆言一跃而出,正好落在李牧的面前,看着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无奈一笑打了个招呼,“老将军别来无恙啊。”

        “是你!”李牧冷哼一声,重新握上锄柄背对着陆言开始劳作,冷嘲道,“怎么,你霍乱楚国的任务也结束了?”

        “是啊,赵国灭国大战,楚国内乱大战,都结束了。”陆言就在田边随意地坐下,看着李牧娴熟的动作,把现在天下的消息告诉他,“赵王迁投降,李弘和司马尚也率领边军归附,赵国已亡。楚公子负刍杀了熊悍进位楚王,昔日的腾龙军团、雷豹军团、影虎军团,现在只剩下腾龙一支。”

        李牧听到边军投降,动作为之一顿,闭上眼睛轻吐一声后开口:“剩下燕、魏、齐,你秦国一统天下之日,不远了。”

        “七百年了,这场战争终于快要结束了。如果天下人都能够过上秦民现在的日子,老将军还觉得我陆言是个龌龊卑鄙的伪君子吗?”

        “……”李牧不说话了。

        “夫君?夫君!是你!你怎么来了?”

        陆言听到后面传来一连串惊疑、惊喜的话语,爬起身来就接住了弄玉一个飞燕还巢。

        弄玉双手将他的腰扣住,脸蛋贴在陆言胸口感受着丈夫的心跳,猛地想起一事,她又把手勾到陆言脖子上,抬起头激动地说:“姐姐回来了,国师府依旧交给姐姐打理,你见着姐姐了吗?”

        陆言低头笑道:“傻,没见过她我怎知你跑出来躬耕了?怎么样,出来几个月了,有什么收获吗?”

        “连一季的粮食都没收上来呢,哪有什么收获。”弄玉从他手里挣脱开去,蹲下身子抚摸着田里的作物,眼神有些涣散,“这种感觉,很不一样。以前在紫兰轩,说是凄苦,实则都不曾挨过饿。倡女优伶也好,黔首百工也罢,人生天地间,彼此的苦楚并不相通,大抵又汇聚成生存二字。”

        她一屁股坐到田边,双手向后支撑,一身娇好的曲线即便是宽松的粗布衣也遮挡不住,仰望天空,一双星眸闪闪发亮,“当年我在紫兰轩一首沧海珠泪赢得多少声名,实则空虚孱弱,脱离了人的根基,不过是一群贪花好色之徒瞎吹捧。

        时至今日我才懂得,师父那一曲《高山流水》几乎涤荡尘世风霜的伟大,来自于他前半生几乎阅尽了华夏大地的山河与历史。我距离那样的境界,还很远。”

        陆言几乎瞬间就挪到了妻子身边坐下,侧着头在她耳边轻哼,“弄玉~”

        “嗯?”弄玉下意识偏转了一点脖子,脸蛋跟陆言零距离。

        “我何德何能拐到了你这样一个妻子!”

        “夫君你说什么呢~呜嗯~”

        这半年聚少离多,先前还经历了国师府一堆破事,如今再相见,陆言此刻情难自制就吻上妻子的红唇。

        “嗯?”李牧扛着锄头走过,轻咦了一声,仿佛没想到陆言和弄玉会这么没把自己当人。

        他一对白眉皱得跟蔫了的菜叶似的,冷不丁咳嗽一下,“咳~弄玉,现在不是吃饭的时辰吗?”

        弄玉恍然惊觉,一把推开陆言慌乱地叫道:“啊~是的,本来是来叫前辈回去吃饭的……”

        悄悄用眼眸对陆言抱怨了一下:都怪你,怎么能在前辈面前这么失礼。

        陆言不爽地瞥了一眼李牧,握着弄玉的手站起来,“那就一起回去吧。对了,这饭一般是谁做的?”

        弄玉被问得脸蛋一红,“额~起初是前辈,后来才是我和赵衽妹妹轮着来。”

        “老将军,还会做饭?不会是行军时的土法子吧?”陆言有点狐疑,大将军李牧还会做饭?

        李牧没鸟他,自顾自迈开步伐,给了他一个后脑勺,“哼,你也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那等令人作呕的毛病。”

        怎么说呢,陆言到底还是来自后世,在这里没有网络问题还不是太大,要是没有美食那就是真的要命。普通平民吃的东西对于他这个后世来的人简直寡淡得要吐。只能把“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搬出来,才可以吃上相对“正常”的食物。

        这一点,珍惜粮食的人看来,确实是令人憎恶的。陆言也没有反驳,对着弄玉使了个眼色,一起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