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小说 - 闪婚夫妻宠娃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可以允许我追求你吗?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可以允许我追求你吗?

        上官牧野:“……”

        他看了贺兰宁片刻才说:“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对,我们是分手了,”贺兰宁说:“就因为我们分手了,我才问你,如果我可以说服我爸妈,不要求你入赘了,我们就正常的婚嫁,我们可不可以和好……”

        她走到上官牧野面前,距离上官牧野很近很近,说话的气息几乎可以扑在上官牧野的脸上,“我……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是我的初恋,当初……我赌气说要和你分手,其实,只是拿分手威胁你而已。

        其实,当时我想的是,想让你哄哄我……如果我们分手那天你哄我了,我肯定就会回心转意了,可是你……”

        这根死木头,说分就和她分了,分的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气死她了!

        上官牧野看着她,一时说不出话。

        和贺兰宁和好?

        他没想过。

        他觉得,恋爱是件很麻烦的事,不但要照顾贺兰宁的情绪,还要应付贺兰宁的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

        很烦的!

        还是单身比较好。

        他弟弟已经长大了,聪明又争气,根本不用他操什么心。

        他一个人自由自在,别提多惬意,干嘛非要找个女人,要求那么多,不是这里不高兴了,就是那里不满意了。

        忒麻烦!

        想到和贺兰宁在一起时,那些头疼的事,他摇头,拒绝说:“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贺兰宁心一沉,咬了咬唇,问:“你是不是嫌弃我和任远行在一起过,还领了结婚证?

        可是……可是虽然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但我……我和他还没、还没做真正的夫妻……”

        虽然她性格洒脱,但这种难为情的话说出口,她还是羞红了脸颊,歪头避开上官牧野的眼睛,不敢看他,“我和任远行只是家族联姻,我对任远行顶多算是有好感,不讨厌他,打算为了家族和他搭伙过日子,我对你,才是真的喜欢……”

        她低下头,声音低了许多:“你是我唯一喜欢过的男人,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上官牧野看着她,目光复杂,无法理解,“贺兰宁,我觉得,我们两个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是我,肯定不会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你的所作所为,我无法理解。”

        “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贺兰宁猛的抬头看他,“我爸妈没有儿子,只有我和贺兰夏两个女儿,贺兰夏资质平庸,不堪大任,贺家的将来只能靠我。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既然享受了家族的荣光,就要为家族的发展做贡献。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答我父母的养育之恩,为了让家族以后有更好的发展!

        我承认,我们两个之间,是我提了过分的要求,导致了我们之间的分手,可是,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愿意为我做任何事不是吗?

        有些人,为了爱情,死都可以,你为了我,招赘就不可以吗?

        而且,我刚刚说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或许可以说服我爸妈,不让你招赘了。

        顶多,以后我们多生几个孩子,有一个姓贺,帮我们贺家延续香火就可以了,这样也不行吗?”

        上官牧野想了想,摇头,“不行。”

        “为什么?”贺兰宁急了:“你说你不同意招赘,现在,我已经让步了,满足了你的要求,为什么你还不愿意和我和好?上官牧野,你真的喜欢过我吗?”

        她伤心的看着上官牧野,眼中泛起泪光。

        “当初,我们交往时,我的确对你有好感,”上官牧野说:“可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让我觉得,娶你为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需要处理很多以前我不需要处理的事。

        我自由惯了,受不了束缚,我发现,我们并不适合彼此,分开才是正确的。”

        “你说什么胡话呢?”贺兰宁被他给气笑了,“身为一个男人,难道你想白得一个老婆睡,只管爽,不负其他责任?你是想当嫖客,还是想娶老婆?”

        上官牧野:“……”

        呃……

        贺兰宁的话虽然粗俗,但是似乎……很有道理。

        娶老婆就理应承担一半的责任,就像他们老板,嫁给顾时暮之后,别说是一半的责任,顾时暮恨不得把他们老板所有的事都一手包办了,让他们老板什么都不用操心,只管享福就行。

        而他,他只想开心,不想操心。

        他挠挠脑袋,“我好像是挺糟糕的,可是……”

        他摊手,无奈的说:“我就是这种性格,闲云野鹤,自由散漫惯了,娶了你,责任太重大,束缚太多,不适合我。”

        贺兰宁定定的看了他半响,摇头:“不,不是这样的,你把你弟弟照顾的那么好,该你操心的、不该你操心的,你都操心到了。

        只要是你弟弟的事,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你都能提前想到,为他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她自嘲的笑笑,“你不是不想操心,你只是不想替我操心罢了,说白了,你就是还不够喜欢我。”

        而她,身为贺家的大小姐,被父母千娇百宠的长大,家里的佣人、司机、园丁都围着她转,公司里的员工也拿她当公主一样敬让。

        久而久之,她就被养出了公主脾气,自傲的以为,以她的才貌、出身,上官牧野就该让着她、捧着她,只要她一句话,上官牧野就愿意为她赴汤蹈火,心甘情愿的做任何事。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在上官牧野眼中,她就是个寻常的女孩子。

        当他觉得他们两个不合适,他会潇洒的放手,丝毫不眷恋他们贺家的荣华富贵。

        此时此刻,她终于想明白了,从始至终,都是她的错。

        是她在内心深处觉得,上官牧野家世不如她、身价也没她高,理应在她面前矮一头,顺从她的心意,对她唯命是从。

        换个不中听的说法,当初,当她对上官牧野提出让上官牧野入赘的时,没把上官牧野放在同等的位置上,而是轻视了上官牧野。

        理所应当的觉得,上官牧野没她家世好、没她有钱,他们两个在一起,是她下嫁,便宜了上官牧野,上官牧野就应该感恩戴德,答应她的一切要求。

        此刻,她想明白了这些,脸迅速的涨红起来,有些无地自容得感觉。

        她竟然以有钱还是没钱、家世比她好还是比她差,来衡量一个人是不是与她般配,难怪她会落得今天的结果——任远行倒是家世比她好,可他是个人渣啊!

        她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向上官牧野道歉:“对不起,牧野,以前都是我错了,现在我知道我错在哪里了,以后,我一定认真改正,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追求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