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富二代的我只想打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我没意见

第七十七章我没意见

        但左传军没想到,徐建这时态度却是软了下来。

        看向了在左传军认为不太重要的郭美嘉。

        难道是看好了郭美嘉的姿色?的确是长得出众啊!

        不过这时王书记没表态,又意味着什么?连徐建,连院长的面子都不给?左传军想不通了。

        “那你们的意见是?”徐建态度非常好。

        郭美嘉还是那句话:“公事公办。”

        左传军急了,也不管系书记在,有些不满地说:“郭老师,能不能别这么揪住不放?咱们还是同事。”

        郭美嘉更是不乐意了。

        “那你怎么不想想,这还是女生?这还是我学生?”

        “你!”左传军被堵得无话可说。

        到这时还在想着自己,完全没有觉得自己错了。

        杜飞认为这老师完全活该。

        大学要都是这样的老师,谁特酿还敢上?

        而王传喜把目光给了杜飞,这件事导火索其实是他,最后解决的也是他。

        但要是到了上面,自己就无法做主了。

        郭美嘉倒是有这能力。但杜飞还是会被动。

        “公事公办。”杜飞说。

        “但因为是班级女生,事情我也不想闹大。名声最重要。”

        杜飞为同学考虑,王传喜并没有觉得不妥,反而是最合理的考量。王传喜不由高看杜飞一眼。

        而徐建以为杜飞是想明白了,要是真斗下去,他不是对手。只是仗着有人做后盾而已。可别人不可能一直保着你。

        “左老师做了什么,学校调查处理。但不管怎么处理,这样的人我们系是不能再呆了。也不适合行政岗位,教学岗位也应该不符。”

        我靠。

        这不行,那不行。要是按照杜飞这样,左传军在这个学校就待不下去了。

        这还不想闹大?

        郭美嘉认为坏人还得坏人磨啊。自己可想不了这么多。

        “至于外校的几位,赔钱吧。”

        外校那四人心中一喜。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都小事。

        “鉴于你们的家境,还有赵曼的家境,少了是不行了。哦,就那辆红色桑塔纳的价钱吧。车咱可不要,就要钱。”

        噗!

        那四人差点吐血。

        你还是真的送咱公事公办吧。

        “哦,他们还是在学校公开场合大范围宣传,这……更严重吧?我是不是再加一辆车?”

        赵曼都被杜飞给逗笑了。

        不是钱的问题,是赵曼很清楚,自己名声没有受损,而他们在杜飞这绝对赚不到好处。

        并且赵曼也认出了徐建。

        这就是传说中的学长,风云人物。

        不也栽在杜飞手上了?只是她没想,自己也是徐建和杜飞想斗的受害者。

        只是沉迷在杜飞值得信任之中了。

        杜飞说这些的时候,看向的是徐建带来的中年人。

        恰巧徐建也看向了他。

        本来带来律师是想吓唬人的,没想到,人家比你门清。

        左传军觉得自己是忍不下去了,你徐建必须要管了。

        但徐建脸上突然露出笑容。

        “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

        连系书记都没想到,徐建就这么认了。

        左传军扭头就走,爱特酿谁是谁了!

        刘处长一时一脸的冷汗啊。

        这杜飞自己算是认识了,不是一般人啊。以后这人绝对不能得罪。

        可这次?

        左传军走了,系书记都没说话,徐建脸上带着笑,更没说话了。

        “至于其它的事情,我们不提了。”

        那意思就是杜飞不追究刘处长还有郑迪他们了。

        刘处长松了口气啊。

        悬啊。

        徐建有背景有实力,但出这么多钱,显然是载了。而且左传军这事,后续他也得给安排。也是需要花钱的。

        用人不是用完就扔了的,那样以后谁还跟着你混?

        徐建显然还想找突破口。

        “但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再谈谈?”徐建看向了赵曼。

        只要赵曼认了,谁都好说。

        女人嘛,无外乎威逼利诱。

        关键还是在“诱”。

        徐建很有自信,赵曼这样的女人肯定知道自己是谁。

        杜飞见徐建看向了赵曼,心想这孙子还真不是一般人,硬的不行来软的。而且一下子找到最软的位置了。

        赵曼本来心情已经变好了,但见徐建看来的眼神,忽然变得不自在了。

        而郭美嘉也看出了赵曼的异常,看向了徐建。

        徐建轻笑一下,看向了系书记。

        王书记不会发话,这还要他们自己做主。

        但心理明显看不上这位以前被宣传得光彩照人的年轻新秀了。他和杜飞比,差远了。

        赵曼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觉得要是再要了钱,会影响名声。

        “钱,就算了。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

        赵曼说完扑闪着眼睛看向杜飞,又看向辅导员,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

        郭美嘉其实觉得赵曼说的有道理,要是要钱了,反而说不清楚了。

        那就看杜飞怎么决定了。可这口气咽不下啊。

        “听赵曼的。”杜飞笑着说。

        外校那四人松了很大一口气。

        那就是大事化小了?

        也对,女人对这种事情,本来就会回避的远远的。

        杜飞这时扯开自己的衣领。

        “那我这要算算了。”

        王书记这才发现,杜飞的脖子上有一道血痕,明显是被人掐过。

        为首的那位脸真的是绿了。

        可自己这一脸血痕,一身的脚印找谁?

        “我这事,走官吧。警察处理吧。我也不缺钱。”

        郭美嘉望着杜飞没什么事情的血痕,心想嘿,这渣男,挺好啊。

        要是不让他们长点记性,下次可能还来。

        刘处长也不好说话了。

        徐建脸色也是变得铁青。

        杜飞这孙子还真的是……难缠啊!

        徐建虽然气不过,但还是必须认。因为一旦走官,花钱就不是这点了。而且事情就大了。自己还是没那能量的。况且要是让王馨苑知道,更没好果子吃了。

        “赔钱吧。一辆桑塔纳的钱,我出。”

        徐建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如此窝囊过。

        “那就行。”

        杜飞笑出声。

        这样一来,赵曼是被摘出去,徐建又是损失惨重,很圆满。

        但这里一个人起到关键的作用,那就是郭美嘉。

        要不是她能顶住去找院长的威胁,一切都是空话。

        靠自己是达不到这条件的。

        可能最了解郭美嘉底细的系书记看向了郭美嘉,显然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我没意见。”

        (大家有意见没?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