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夜有访客

第四章 夜有访客

        这个世界的文风非常昌盛,而且处于百家争鸣的盛况,学风十分昌盛。为了壮大自家学说,百家学者纷纷在各国建立学院,教人学问,因而教育十分普遍。

        所以哪怕是普通人,也是能识文断字的。只是更进一步的知识,则需要觉醒文气之后才能掌握。

        也就是说,觉醒文气,对文人来说,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想掌握更多的知识和力量,就得找到提升的途径。

        每一个学派都有着独特的提升方法,而且正常的途径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只是一般人根本记不住,更做不到这一点,而对各家学学者来说,掌握自己学派的提升途径,达到更高层次的力量都十分艰难,自然不会觊觎其他学派的学说,至于那些真正博闻强记的学者,达到更高序列的存在,自然掌握不同学派的奥秘,但也必然有自己根系的学说力量作为支撑。

        “真是一个别扭的世界……”

        苏文揉了眉心,点了只有一根灯芯的油灯,趁着昏暗的灯光,从没有几本书的书架上拿下一本卷边的簿册,看了一眼,上面工整的字写着“大学正义”,字迹看着熟悉,唔,是自己的笔迹,这是他在青山书院旁听时记下的笔记。

        “大学之道在明□□□在□□……”

        苏文随便一翻,却发现,自己身体的原主,根本没有记下《大学》明文,通篇都是注明缺失字句的框框,看着这些框框,他还以为自己拿到了一份数独题表格。

        “就这水平?真是个渣渣啊!”

        在苏文的认知里,《大学》这篇古散文,不过是两百字左右,而且朗朗上口,逻辑简洁,读上两遍就能倒背如流的文章,可在这手抄本里,只有三十多个残缺的单字,成句几乎没有。

        让苏文觉得奇迹的是,尽管原文缺失,可在文章周围,却还有着密密麻麻的注释,都是记录了书院先生的心得注解,都是虚大空的清谈之语,跟原文扯不上任何关系。

        他耐着心看了几段,才发现这些注释是启发读者如何与文章共鸣,将记不住的内容从脑海深处如何具现出来的。

        还用感悟具现……这根本没有难度好吧!苏文很庆幸,穿越来到这个世界,他上辈子的记忆和知识都没有受到限制。这是他最大的财富。

        唔……应该穿越者的金手指了!他心里一阵欣慰。

        看到手抄本《大学》里的讲义比原文多,苏文便觉得有些难受。

        一向有强迫症的他,穿越过来之后,这毛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反正睡不着,把这书上缺失的内容给填上……”

        从笔筒里拿出一根秃笔,翻出一小块劣墨,在粗糙的石砚上倒了点水,研磨了起来,没有注意到,他在灯光下的影子,扭成了一团,仿佛活过来一般。

        “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苏文用蝇头小楷将空框上的缺字一一补上。

        他并没有看到,从他开始落笔,有色彩斑斓的云霞在室内生成,朝他涌来。

        只是云霞还没接近他,便被身后正不断扭曲的黑色影子给吸纳。

        苏文还是发现,他提笔书写的时候,落笔竟然有几分凝滞,脑海也有一片昏沉空白之感,只是随着文字笔画落下,这种感觉渐渐消失,整个人也处于空灵状态。

        “……格物而后知至,知至而后诚意……”

        不断有文气在苏文周身凝聚成彩霞,一开始只是三色云彩,逐渐变成了五彩,最后变成了一道道虹光,熠熠生辉。虹光缓缓旋动,似乎有钻入苏文体内的意图。

        只是地上的影子也扭动得更快,无数虹光才凝聚成形,就被黑影吸走,黑影也变得越来越凝实,变得更大。

        “……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写完最后一个字,苏文稍稍活动了手腕,满意地点了点头,只是他不知道,地上的黑影已经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疯狂蠕动之后,变成了一个生物形态,对着他张开大口,正要离开墙壁,朝他扑过来!

        “笃笃笃!”

        就在黑影离开墙壁瞬间,敲门声响起。

        黑影瞬时回到了墙壁上,滑落地面,扭曲了一阵,变成了一只灰猫,趴在了苏文的炕头上,盯着苏文背影,目光森然。

        “贤婿,贤婿在家吗……贤婿?!”

        许半城的声音在门前响起。

        “嘎吱……”

        随着木门发出一声嘶哑的声响,苏文探出半颗脑袋。

        许半城险些一手敲在了苏文的脑壳上。

        “呀……”

        看着额头顶着个大包的苏文,许半城嘴里发出一声怪叫,及时收住了手。

        苏文也看清了许半城的容貌。肥头大耳,一身丝绸绿袍,腆着个大肚子,手里把玩着两颗核桃,慈眉善眼的模样。

        身后还站着一脸落魄的许管事和两名护院。

        苏文佯装不知对方身份,戒备地说道:“你是谁?”

        “咳咳……在你面前这位是……”

        看到苏文那许半城还没开口,许管事便挺起了腰杆,凑到了跟前,用吟唱般的腔调说道:“在你面前的这位是:三世公侯之后,武宁城第一大善人,青山书院主要捐助者;儒家、道家、计然家,纵横家、农家和杂家的名誉贤人,君子……”

        “……我家太过简陋,容不下这么多人。”

        苏文缩回脑袋,啪的一声,门扇重重合上。

        “呃……”

        许半城跟许管事面面相觑,半响没回过神来。

        “滚一边去!”

        许半城挥了挥手:“狗一样的东西,谁让你对姑爷动粗的!头上伤那么重,还不赶紧回府里打包几车的补品过来给姑爷补一补身子,这么蠢,要你何用!”

        许管事抱头鼠窜。

        屋子里的苏文本也是一脸纠结。

        他以为,许半城吃了个闭门羹,肯定会勃然大怒,挥袖而去。薄薄的门板并没能挡住外面的声音,只听到许半城由怒转喜,自言自语般说道:“不错,我这贤婿着实不错,不贪财,不好色,傲视权贵王侯,还文质彬彬,嗯……我的眼光真是不错,小女……真是有福啊!”

        苏文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在心里默默说道:不,你误会了,你说的都我喜欢!除了你那个腰围八尺的女儿!

        之前冷静下来,苏文觉得许半城的女儿或许没传说的那般不堪,如果不是入赘,可以考虑的,毕竟娶妻娶贤嘛。只是看到了许半城这身形,他便觉得坊间传闻,不大可能只是空穴来风。

        他当即杜绝了侥幸,将少奋斗三十年的想法抛诸脑后。

        “笃,笃,笃——贤婿~”

        “笃,笃笃——贤婿~~”

        “笃笃笃——贤婿~~~~”

        伴随着魔性的敲门声,许半城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贤婿啊……你开门呀,我就说两句话,听完你要是觉得不行,老夫转头就走,再也不来打扰你,若你觉得还行……那咱们再细说呀……凡事好商量嘛……”

        ”笃笃笃……”

        许半城还真有点锲而不舍的精神,苏文被他那魔性的敲门声给弄得心烦意燥,仿佛来的不是许半城,而是谢耳朵。

        “嘎吱……”

        门板打开,露出门缝。苏文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给你三句话的时间,说完赶紧走,不然我告你扰民啊!”

        许半城眉笑颜开:“贤婿啊……”

        “一句!还有,别乱攀亲!”苏文脸都青了。

        许半城连连点头,赶紧说道:“不入赘也行!”

        苏文想了想,把门缝打开了一些:“两句!”

        许半城拍了拍胸口,脸上的肥肉在乱颤:“小女可以嫁过来的!”

        “滚!”

        苏文神色平静,可内心终究挣扎了那么一瞬,以莫大的决心拒绝了许半城那亿万家财,怒目说道:“你当我是什么人!”

        “……苏文!”

        这时候,院子外面响起了声音。苏文从门缝里看到,一高一矮,一瘦一胖的两青年,手里提着个纸袋,并肩快走过来。高瘦的是孙野侯,矮胖的是张?。

        两人是他仅有的朋友,年岁稍小他数月,是青山书院的正式学生,其中孙野侯还觉醒了文气,拜在了书院名师名下,前程一片光明。张?倒是没有觉醒文气,但他在这方面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天赋,至少苏文记不住的圣贤文章,他基本能倒背如流,觉醒文气只是时间问题。

        苏文之前便是躲在张?家,可终究还是被许管事给找到,敲晕了带走。

        也正是张?和孙野侯跑到书院找了先生,惊动了董知章,才有后来苏文赋诗拜师这回事。

        董知章动作太快,两人跟不上,等他们到了醉仙楼,苏文已经折回家中,两人却被刺史和山长派人请走,询问起关于苏文的事迹,耽误了时辰,直到此时才脱身,匆忙赶来。

        得知苏文今日的机遇,两人既为之高兴,又有几分忧愁。

        喜的是苏文竟觉醒了文气,还被董知章这样的名士收为学生,愁的是苏文竟也被内厂看上,好端端的读书人,沾上了内厂这个名头,风评怕是好不了了。

        “孙野侯,张?!”

        苏文打开了门,没有理会在一旁堆笑脸的许半城,迎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