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柳三刀的人生巅峰

第六章 柳三刀的人生巅峰

        柳三刀粗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在在在,别敲了!”

        苏文赶紧大叫应了起来。柳三刀哪里是在敲门,分明是在拆他家的房子啊,墙壁都簌簌落起了灰。门板更是不堪重负,随时都有散架的可能。

        苏文赶紧看门,看到肩扛大刀,刀柄上还挂着一壶酒,手里提着纸袋的柳三刀。

        “柳……档头?”

        苏文迟疑了一下,有些别扭的地喊出这个称呼。

        柳三刀点了点头:“唔……不是在衙门,不用这么正式,叫我柳叔就好了。”

        看到苏文身后探出了两颗脑袋,柳三刀眉头一挑,便说道:“原来家里来了客人,我这不速之客来得不是时候……我走啦?”嘴里说要走,可两脚纹丝不动,目光如刀盯着张?孙野侯。

        “不不不,我们正要走,你们慢慢聊。”

        张?一看柳三刀这吃人的眼神,便准备脚底抹油。

        孙野侯也连连点头。他可是知道,柳三刀是内厂的人,内厂……可是他们这些正经读书人避之不及的地方,凡是立志在朝堂有一番作为的人,都会主动与他们拉开距离。

        想到这里,孙野侯忽然想到,他和张?急急忙忙来寻苏文,本是为了苏文的内厂身份之事,想帮忙想个办法,让苏文能够摆脱内厂的身份。

        可不知咋的,他们根本就没有聊到过这个话题,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是从一开始的时候,话题就歪了。

        “告辞!”

        两人给了苏文一个自己保重的眼神,便仓惶而走,仿佛与柳三刀多呆几秒都会节操不保似的。

        “呵!咄!还青山书院学生呢,一个个脚步轻浮,腰力掏空的模样,怕是功夫都花在了娘们的肚皮上了。”

        柳三刀看着两人远遁的身影,评头论足。

        听着柳三刀的话,苏文这也才注意到,他这两位朋友的精神,似乎都不怎么好。

        “……就不请我进去坐坐?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头顶上司啊!”

        见苏文还杵在门口,呆若木鸡的样子,柳三刀很是不满。

        “哦哦……”苏文的目光从好友背后收回,赶紧将柳三刀迎了进去。

        “来找你并没有什么大事……”

        柳三刀一屁股坐在正堂饭桌旁的长凳上,将酒壶、纸袋放了下来:“如今你是内厂的人,凡事得有个体统起来,规章制度,自然是有书册教你,我就不多说了……”

        苏文连连点头,表示已经看过了柳三刀给的书册。

        苏文也觉得,自己从书册说明中明白了内厂的职能……但实际上,也可以说什么都不知道。

        从册子里的内容介绍,在这大梁朝,内厂似乎什么都可以管,可什么都不管,最主要的职能,是辅助钦天监协调阴阳,镇邪捉妖。

        如果不是有文气觉醒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苏文是不可能相信这种怪力乱神之说的。

        但如今吧,是不信不行。

        “我要说的是别的。”

        柳三刀拿起酒壶,就要往嘴里倒,快凑到嘴边才停了下来:“拿两副酒杯筷子过来,再来个碟子……这里有茴香豆。”

        “……我不喝酒。”

        苏文看到酒壶早已开封,听着里面的晃动声,他便可断定,柳三刀在半路的时候,肯定已经偷偷喝过。

        他可没有跟男人一起间接接吻的习惯。

        “嗐!”柳三刀一拍桌子:“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不喝酒?要不是老子囊中羞涩,就不是带半壶酒过来,而是带你去翠云楼,好生快活去了!唔,等这个月发了俸禄……你可记得请我去一趟,那里的姑娘……那滋味……啧啧!”

        柳三刀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

        苏文一阵无语,可想到俸禄,他心里却一阵活泛。

        他算是内厂特招进来的“特殊人才”,起步不低,每月有俸禄十二两,此外还有若干福利,柴米油盐之类的津贴,零零散散加起来,一个月的进项能超过十五两银子。

        对苏文来说,这可是一笔巨资,毕竟之前他翻箱倒柜,掘地三尺,也就是从家里翻找出了一两五钱银子,外加三十文铜钱。

        可十几两银子,在翠云楼,或许能吃得上一桌席面,但想叫两个姑娘吹弹拉唱,甚至想进一步做点什么,那是想都别想。

        “这个……日后再说吧。”

        苏文最终还是心疼银子,含糊一句,没有马上应承下来,心里暗想,就算去,也不带你啊。

        苏文找来碗碟,又从书房里拿出吃剩的板栗,灰猫从床底钻了出来,跳到苏文旁边的长凳上,冷冷盯了柳三刀一眼。

        看到灰猫的目光,柳三刀咦了一声,脑海里某个念头便忽然起来,可瞬息之间,这个念头仿佛被什么力量给强行抹去了一般,下意识便问出了一句:“这猫……可有名字?”

        “呃……叫板栗。”

        苏文可没想到柳三刀竟对一只猫的名字感兴趣,他隐隐觉得,自己养的这只猫是有名字的……可叫什么,他一时间却记不起来了,看着案桌上的糖炒栗子,便脱口而出。

        “唔……是个好名字。”

        “嗷!”

        灰猫冲着苏文发出一声低吼,气鼓鼓趴在板凳上不理他。

        柳三刀目光从迷离中恢复正常,剥了一颗栗子,给灰猫递了过去:“你吃不吃啊……很好吃的喔……”

        灰猫似乎犹豫了一下,探出了爪子。

        “哈……”

        就在灰猫探出爪子瞬间,柳三刀飞快地将栗子塞回了自己嘴里。

        “不给你吃!”

        柳三刀嘿嘿笑了起来。

        “嗷~”

        然而灰猫眼中此时精光四射,似乎怒火冲天,瞬息之间,探出的爪子便来到了柳三刀的脸上。

        “刷!”

        一道爪痕,从柳三刀的右眉落下,划过眼睛鼻梁,一直落到脸颊,与他原本就有的刀疤,交汇成了一个“乂”字,血珠一下便迸了出来。鲜血淋漓之中,还带着几分的滑稽。

        “哎哟!”

        苏文发出一声惊呼,而受伤的柳三刀却呆若木鸡,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只感觉到荒谬。

        他竟然被一只猫偷袭了。

        被偷袭不要紧,可他却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这就说不过去了!身为内厂的大档头之一,他的身手也是属于拔尖的行列,反应速度也自然不必多说,要不脸上不应该有这么一道伤疤,而是整个脑袋当年就被敌人劈掉了。

        “核桃!”

        苏文情急之下喊出了自己给灰猫最初取的名字。

        惹了祸的灰猫一甩尾巴,跑得无影无踪。

        “啊这……柳大档头,你没事吧……”

        苏文忐忑问道。

        “咳咳……没事!”

        柳三刀一抹脸上的血痕,挺直了腰杆,沉声说道:“当年子午关一战,我在敌人军阵中七进七出,砍了一天一夜,身中数十刀,血流几大碗,眼睛都不眨一下,被猫抓了一下算什么!”说话间,他运力蠕动脸上肌肉,将伤口合拢。

        “嘶……真疼啊!”

        脸上肌肉蠕动,带来的痛楚让柳三刀龇牙咧嘴。

        看到柳三刀这个样子,苏文对他之前的英勇事迹将信将疑。不过他也没有缺心眼地问柳三刀,一天一夜不眨眼,是怎么做到的,眼睛干不干。

        “说回正事……”

        柳三刀用酒水涂抹了一下伤口,便不再管,故作豪迈地说道:“你如今刚刚觉醒文气,那么意味着人生的道路多了一些选择,当然,身为董知章的学生,那个不要脸的家伙,肯定是希望你走儒家的路子,步入仕途。”

        苏文点了点头,并没有马上说话。他很清楚,柳三刀以上所说的话,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但是”之后的部分。

        “但是……”

        不出苏文所料,柳三刀喝了一口酒,眼睛半闭说道:“我大梁朝以武立国,如今把持朝野的是兵家、杂家、纵横家之流,他们对儒学并不友好,将来前程……其实高不到哪里去。”

        这个世界,诸子百家共同争鸣,不同国家都有主流学派所把持着,儒家并没有独尊的地位,甚至不如柳三刀所秉行的墨家学派受欢迎。苏文微微点头。听柳三刀这话的意思,是担心他反悔加入内厂?

        他可没有这个想法,别的不说,什么事不用干,每个月从内厂拿十几两银子,难道不香吗?

        见苏文把话听了进去,柳三刀又说道:“当然不是让你转投他门,你既然拜了那董知章为师,儒家的烙印便难以洗刷,唔……内厂对这个也不讲究。但同样的,内厂也不需要一个只觉醒文气的文员,我们要的,是超凡者。”

        “超凡者?!”

        苏文想到了白天时候,柳三刀与董知章大大动干戈时所造成的破坏,双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所看过的武侠小说的极限。但这也纯属正常,这世界有妖怪……玄幻,不,至少是个仙侠世界。

        “不错,不成超凡者,终究只是尘埃。”

        柳三刀声音沉稳:“你身上有成为超凡者的潜质,这是我吸纳你进内厂的原因。”

        柳三刀眼神闪烁,仅仅是潜力的话,对他的吸引力可大不到哪里去。

        “……怎么才能成为超凡者?”

        苏文怦然心动。

        “那要看你想选择成为怎样的超凡了。”

        柳三刀淡淡笑道:“诸子百家,只要觉醒了文气,以此为基础,都有各自晋升超凡的方法。”

        “是秘籍?!像《九阳神功》、《葵花宝典》一类修炼真气的绝世秘籍吗?”

        苏文眼睛一亮。

        “……什么秘籍,还有这种东西?”

        柳三刀觉得自己的知识里似乎出现了盲区。

        “不是?”

        轮到苏文迷茫了。

        “瞎说什么呢……小说家胡编滥造的话本看多了吧?”

        柳三刀嫌弃地看了苏文一眼:“是积攒文气,贯通圣人奥义,服用秘药,完成相关仪式,获得晋升的力量和知识。”

        “……啥?”

        苏文忽然发现,柳三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明白,可这些话连在一块,就完全听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