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倩女幽魂?

第九章 倩女幽魂?

        “嘎吱……”

        破旧的木门发出垂死挣扎般的声响,苏文打开了条门缝,借着屋里昏暗的灯光,看到了一双桃花眼,与那双妖艳的眼睛对视了一眼,心神微微荡漾。他将门缝稍稍拉开一些,皱眉问道:“你是谁?”

        见门户打开,女子眉宇间有喜色,却是故作矜持地抬起衣袖,遮在胸口上,糯声说道:“奴家,奴家……戚胡氏,白天回娘家省亲误了时辰,回城迷了路……如今夜深宵禁,不敢夜行,还望公子收留一宿。”

        戚胡氏声音越说越低,脸上却泛起一抹殷红,眼神在苏文身上小心打量着,带着几分娇羞和矜持。

        “啊这……这不可能吧。”

        苏文一听,心头便警惕了起来。

        这个自称戚胡氏的女子,从装束到神态,看得出家中富贵,又长相魅惑,夫家、娘家怎么可能会放心她一人出城省亲,又让她夤夜回城?

        这样拙劣的谎言,别说他,哪怕是说给柳三刀这样的大老粗,都不会相信这少妇说的一个字。

        “……其实是这样的!”

        见苏文就要把门给关上,少妇两眼含泪,更咽说道:“其实……是奴家不堪夫家虐待,逃亡出来的,求公子救奴家一命……”

        少妇还啜泣起来,断断续续诉说着自己悲惨的遭遇。

        原来是因为选秀一事,家中怕她被选入宫中,便匆忙挑了一户殷实人家,一个中年丧妻的读书人,嫁了过去。

        却不料她夫君是个只会读死书的书呆子,整天抱着经书不放,却是连文气都未能觉醒。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好了,可家里还有一个暴虐成性的婆婆,前任夫人就是被这个恶婆婆给折磨死的。入门没几天,她便受到了虐待,动辄打骂,她不堪受辱,于是趁着天黑,逃出了去。可一个弱质女子,大晚上的能跑哪里去,慌不择路,稀里糊涂地便跑到了苏文这里,想着离主城区已远,便想借宿一晚,明早起来再逃往他处。

        “若公子好心收留……奴家胡小倩,虽蒲柳之姿,今晚,今晚……愿自荐枕席。”

        说到最后,这少妇声若蚊蚋,不胜娇羞。

        “嘶……”

        苏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之前张?与孙野侯便提过,城中有许新嫁不满夫婿的女子,有那红杏出墙之举,从张?的讲述中,他似乎便有如此艳遇,颇有食髓知味的感觉。

        可没想到,他人在家中坐,美从天上来。穿越第一天,就遇到各种好事……自己,果真是天命所选之人吧?!

        苏文不禁有飘然。

        只是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激荡的心情想顿时无影无踪。沉吟片刻问道:

        “你叫什么来着?”

        “奴家……胡小倩。”

        “啪”的一声,木板重重关上。

        “啊……这……大半夜的,你在我家留宿,有瓜田李下的嫌疑……不如多走几步,前方一里左右有一个驿站,可以落脚。”

        苏文将门闩落下的同时,飞快说道。

        他心跳砰砰响着,心里暗道好险!这个世界有超凡者有妖怪,那么有女鬼也就不出奇了!

        这大晚上的,一个素未谋面的,一身白衣的美艳少妇找了一堆破理由接近他,甚至连他脸长啥样都没看清楚就自荐枕席,还有着一听就是聊斋故事的名字,你敢放她进屋?

        苏文又不是宁采臣,连鬼都敢啪。

        被女鬼找上门来,苏文也没有天真地以为把门关住就可以安然无事。

        可他一个才刚刚觉醒文气的读书人,有什么办法对付鬼怪?

        苏文慌得一批。

        “有了!”

        先生所赠送的礼物中,那把刻刀和那一卷《春秋》明显就不是凡物,至少可以用来辟邪。想到这里,苏文转身便冲回房中,跌跌撞撞地翻出了长盒,一手握住刻刀,一手抓着竹简。

        被留在门外的胡小倩一脸错愕。

        苏文是有病是吧?她都说出自荐枕席这样的话语了,你特喵的还跟老娘说什么瓜田李下?看来他的确心中有鬼,莫非是识破了她的真面目?或者说,他已经知道那两份灵性的存在?因此推测出她的目的了!

        “给脸不要脸了是吧?!”

        胡小倩一双桃花眼中都要喷出怒火来。

        她本想着用温和一点的手段,将那两份灵性从苏文身上收回来,免得惊动内厂和董知章,可苏文竟如此油盐不进,连门都不让她进,那可就不能怪她来硬的了。

        “彭!”

        伴随着一声巨响,这个晚上被敲了好几次的破旧门板终究没能支撑到天亮,被一脚踹得崩碎。

        “好家伙!”

        苏文瞠目结舌。他可没想到,这女鬼竟然如此嚣张,自己明明拒绝与她共度一夜春宵的提议了,可她为何还要侵门踏户,莫非想强了自己?

        这世界的女鬼……竟恐怖如斯?!

        胡小倩飘然来到了苏文前方,长发无风自动,眼神阴森,冷笑凝视着他。

        “你还想跑……我同意了吗?”

        胡小倩恶狠狠地说道。只是这一次,她的声音从温柔娇弱变得沙哑尖锐,活脱脱的小倩变姥姥,苏文又是一阵恶寒。

        胡小倩的目光在苏文身上打转,苏文感觉身上像是被一根根钢针攒刺,痛不可言。

        “灵性呢!我的死生灵性呢?!”

        可胡小倩此时却比苏文更震惊。她的目光扫过苏文全身,并没有发现她所想拿回去的东西。

        “什么……死生灵性?”

        苏文一样莫名其妙。

        天地良心,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死生灵性这个词,与胡小倩更是第一次见,怎么可能会拥有她的东西?

        “你还装傻!”

        胡小倩脸上的表情狰狞,她踏前一步,厉声说道:“你本会死在今天早上。可你不但没有死,还觉醒了文气,分明融合了我这两份灵性,你给我吐出来!”

        胡小倩气急败坏,她也不近身,只是一抬手,苏文便感觉脖子被狠狠捏住往上提!

        在翻着白眼的同时,苏文心中惊骇莫名,这女鬼好厉害,先生送的法器宝物都镇不住她!

        挣扎之中,苏文手中的竹简跌落地上,只牢牢抓住刻刀,一边挣扎,一边用刻刀穿刺扼住自己喉咙的无形之手,可让他失望的是,刻刀对女鬼并没有什么效果。

        “儒家的法器……也太弱了吧?”

        一时间,苏文都感觉自己是不是拜错了师门,应该找阴阳家或者道家这样听名字就辟邪的学派?

        可这时候想改换门庭也迟了!

        “说!那两份灵性在哪里?!”

        胡小倩怒火中烧,似乎没看到苏文已经被她掐得两眼翻白,舌头都快伸出来了。

        “呜……”

        苏文两腿直蹬,喉咙发出哀鸣声,心里更是怒骂不已,且不说他根本不知所谓的“死生灵性”是什么,就算他知道,他想说出来,女鬼总得给他一个机会啊。

        “哐当……”

        胡小倩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随手一甩,苏文便摔在了墙壁上,跌落床边。

        “啊呜……”

        正窝在床上的核桃,从胡小倩破门而入到现在,都平静淡定地旁观着,仿佛这一切与它无关。

        直到苏文险些砸在它身上,才抗议地叫了一声。哪怕如此,它也没有要挪窝的想法,依旧懒洋洋地甩了甩尾巴,甚至还舔了舔爪子。

        看着核桃淡定的模样,苏文心一疼,心里飘过一句,我要这猫何用?虽然指望不上一只猫去对抗女鬼,可你叫两声表表态度也好啊!

        “苏公子……奴家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确定苏文没有反抗的余地之后,胡小倩似乎放心下来,戏谑地盯着苏文打量:“若你乖乖地将我那两份灵性吐出来,奴家不但饶你一命,还赠你一场露水姻缘,岂不美哉?”

        听着胡小倩用着尖锐沙哑的声音说着风情万种的话,苏文只觉得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一番话在他耳中听来,无异于先奸后杀,惨不可言。

        “跟你拼了!”

        苏文抓住刻刀,往前一扑!

        “不知死活!”

        胡小倩一甩手,便将苏文拍在了墙上。

        “嘻嘻……公子……原来你喜欢主动啊……”

        胡小倩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指甲在苏文脸上轻轻地剐蹭,苏文感觉一阵刺痛。

        “奴家也喜欢主动一些呢……”

        胡小倩一扯苏文的衣襟,顿时将他衣服扯成稀碎,一手摸在苏文的胸口,嗤嗤地笑起来:“看样子,你把那两份灵性吸收得很好,我都感觉不到了呢……不过没关系……我一会就把你榨干,再把你的心挖出来,灵性还是能提炼出来,嘻嘻,经过文气之躯的滋润,灵性只会变得更纯净呢……”说着,她还朝苏文抛了个媚眼,舔了舔嘴唇。

        苏文一阵毛骨悚然!

        这女鬼……口味不是一般的重啊!强上他也就算了,还要把他的心脏给挖出来!

        这他妈的内心有多变态,才干得出这样的事情!

        情急之下,苏文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吼,原本僵硬的身躯竟然都能重新活动起来,握住刻刀的手,往胡小倩身上一刺!

        可随即便被胡小倩一手抓住了手腕,顺手一带,将他拖到了床上,瞬势往他身上一坐,局势顿时成了女上男下!

        “喵呜……”

        核桃在一旁发出了怒叫。

        若不是它反应快,苏文就压在它身上了。

        “呃……”

        胡小倩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

        到了此时,她才意识到,房间里竟然有一只猫。

        若不是核桃发出声音,哪怕与核桃近在咫尺,她都没有感觉得到灰猫的气息。

        而看到核桃瞳孔里闪过的精光,她脑海里更是响起了一声炸雷!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可能?”

        “咦……门怎么烂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苏文熟悉的声音。随后柳三刀探头进了房间,看到胡小倩骑在苏文身上的情景。

        “啊哈……”

        柳三刀可没想到进门竟然会看到这么一幕,一手捂住眼睛,把脑袋缩了回去,嘴里嘟囔着:“我打扰到你们了吗,不好意思啊,我眼神不好,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啊……”

        胡小倩:“……”

        “救我……是女鬼啊!”

        苏文叫得那个撕心裂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