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凶案

第十一章 凶案

        城北棚区,一间破烂的小院子里,气氛凝重。

        柳三刀、顾清臣、颜朵和几位内厂厂卫神色凝重,苏文则一手扶住墙根,低头干呕,许管事也一样,但他比苏文更惨,连裤子都是湿的,瑟瑟发抖,像是受到惊吓的鹌鹑,可怜又无助。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四周,而院子、屋中七零八落着被肢解的人体。

        死者正是白天敲了苏文闷棍的帮闲,以及他的家人。

        根据许管事的讲述,死者姓周名财,与许府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敲得一手好花鼓,又识字,嘴巴也能说会道,武宁城里的一些红白喜事,尤其是富贵人家的红白喜事,都会请他去帮忙。

        许府抢亲归抢亲,可摆出的架势却跟嫁女差不多,请了武宁城最有名的乐器班,周财这样的帮闲自然也不会落下。

        在抓苏文的时候,周财出力不小,许管事可是记得清楚,事后他还多给了对方三两银子,所以印象甚是深刻。

        然而此时,周财在自己家中,被大卸八块,尸体扔了一地。

        不止周财,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也被同样的手法所杀死。

        “柳叔……”

        顾清臣走到柳三刀身边,呼出一口气,低声说道:“经过确认,死者的确是周财和他的家人,一共四具尸体,而且……每一具尸体的残骸都被带走了部分……”

        顾清臣给柳三刀递过仵作记录下来的验尸单。

        “四名死者都是在一个半时辰之前死去,而且死之前并没有挣扎,或者来不及挣扎……都是在屋子里被杀死,然后被肢解,肢体被四处扔在了屋子和院子周围……”

        颜朵手里握着小罗盘,神色平静如水,只是想到屋子里被杀死的两个幼童,她心头便有一团怒火在燃烧。

        “不是妖怪干的……”

        颜朵给出了权威的解释:“妖族的晋升仪式,没这么血腥。”最后,她愤然说道:“妖族虽然不是人,但有些人,还不如妖族,简直畜生不如!”

        苏文终于停止了干呕,从柳三刀手里接过验尸单据,仔细看了一眼,险些又吐了出来。

        现场看到血淋淋的一幕,已经足够血腥恶心,可实际上,验尸单里记载的情景,比他匆匆看到的更为残忍。

        每一具尸体都不完整。

        周财被割去了耳朵,还刺穿了耳膜;他的妻子则被割去了舌头;两个儿子一个被挖去了双眼,一个则被割掉了鼻子。

        “五官……每一个都缺损了五官之一……这是什么邪异途径的晋升仪式?”

        柳三刀压着心头的怒火:“这个胡小倩,一旦落入我手里,她必然会遭受同样的报复!”

        从时间上看,胡小倩是先杀了这一家子人,然后再去找苏文的麻烦。

        “她会回来的……”

        看完了验尸报告,苏文长长呼出一口气,随后问道:“杂家有没有晋升仪式?”

        “杂家?!”

        闻言,柳三刀和颜朵脸色都微微一变。

        “有证据吗?”

        颜朵攥紧手中的小罗盘。

        杂家在大梁朝可是显学,庙堂之上有很大的话语权。加上杂家学者务实做学问的同时,博采众长,灵活变通,哪怕其他学派对他们也很难挑剔得起来。好吧,其实也正因为杂家糅合各家学说,有许多难以自洽圆融之处,晋升途径并不顺畅,因而没有真正的高端学者,除此之外,杂家在宣扬自家学说的时候,也等同宣传其他学派的核心思想,所以人缘……不差。不提到底蕴,杂家在百家学说中自然是显学,而且短期效果奇佳,因而不同的国家在不同时期,对杂家学说的态度都不一样。

        眼下杂家学说就很符合大梁朝的国情,因而成为一时显学。

        所以提及这家学派的时候,哪怕内厂也必须小心一些。原因无他,内厂自身就有不少来自杂家的超凡者,更不必提及杂家在朝廷的影响力了。

        “六欲。”

        苏文简言简意赅。他印象之中,最早提出“六欲”一词的书籍便是《吕氏春秋》。这个世界既然有杂家,那么必然有《吕氏春秋》这样的典籍。

        “六欲”是《贵生》篇中的部分,而《贵生》是阐述生死观以及延年益寿的篇幅。放在这个神奇的世界,就可能是进入超凡途径的一种手段了。

        而《吕氏春秋》里的“六欲”之说,跟后世人的理解也不一样。为生、死、耳、目、口、鼻。

        意为对生死的希望和恐惧,声色欲望等的涵括。

        胡小倩找到他的时候,说要从他身上拿走死、生灵性。

        那很可能,胡小倩还需要拿走其他的四种灵性,而这四种灵性,很可能就是死者身体残缺的部分。

        苏文也想不明白,为何胡小倩只逮住周财一家人薅,最终把这一家人害得绝户。

        他也打了个寒颤。如果柳三刀来慢一些,他的下场不一定会比周财一家子好得了哪里去。

        “有这样的说法吗,老六?!”

        柳三刀最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了,挥手让还在检查尸体仵作走了过来。

        仵作老六是个驼背的男子,但长相却舒朗,十分干练。

        苏文还发现,老六两手都是六指,这也是他被叫“老六”的原因。但苏文也并不知他真名,因为柳三刀介绍内厂成员的时候,就只说了一句,这个是老六,内厂专用的验尸仵作。

        于是苏文便很有礼貌地称呼老六为六哥,这让老六看他顺眼很多。

        “没错,的确有这么一种说法!”

        老六望向苏文的眼神都有些惊诧:“苏兄弟,也是杂家弟子?”

        苏文轻飘飘说出的“六欲”之说,在杂家典籍里却是相对高深的学问,不是一般人所能接触得到的,哪怕是觉醒了文气的儒家弟子。

        “只是略有听说,我在董先生门下学习。”

        尽管正式拜师董知章还不到两个时辰,但苏文已经懂得搬出董知章来解释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了。董知章一向鼓励弟子多读其他学派的经典,触类旁通,那么苏文知道一些杂家的学说,那还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果然,老六连连点头,表示理解,对苏文的大胆联想表示赞赏,随即解释道:“苏兄弟给出了很好的思路……我们杂家,因为晋升的途径并不固定,甚至可以基于对经典的理解,自己调配秘药,制定晋升仪式,通过仪式观摩大道奥秘,获得更多的知识和力量……杀人者很可能就是想利用对六欲的掌控,借助痛苦和恐惧所凝聚出来的灵性,晋升到更高的序列中去。”

        苏文听得半懂不懂,柳三刀和颜朵连连点头,认为老六的想法很合理。

        “这也太疯狂了吧?”

        苏文觉得不大合理,胡小倩为了晋升,竟然搞出这么大的阵势?而且,单凭她一个人,能整出这么大的事情?

        将心中的疑虑说出,柳三刀却是摇头叹息一声:“苏文啊,你不懂这些家伙的疯狂……你可知道,纵横家超凡者为了完成晋升仪式,在各国反复横跳,挑拨事端,引发多少灾难?兵家超凡为了能提升一步,杀了多少战俘和无辜百姓,筑建了多少京观?在稳定的晋升途径之外,多少人愿意做出疯狂和变态的尝试?就眼前发生的,跟那些人皮禽兽比起来,还算温和的了。”

        闻言,苏文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眼前这些事,也只有禽兽一般的人才做得出来!”

        颜朵凛然说道:“说此人是禽兽,都是在侮辱禽兽!”

        “不错!”

        苏文赶紧附和道。

        柳三刀叹息一声:“谁说不是呢。”

        随后他便提起精神,朗声说道:“老六,给杂家那边打招呼,看看能不能找到胡小倩的底细!要是他们的人,就让他们派人过来清理门户,不是,那就让他们提供协助,好让我们清理这个利用杂家学问害人的畜生!”

        “遵命!此事必然会给档头一个交代!”

        老六果断应了下来。

        “清臣,把胡小倩的画像送到刺史府,让官府发下海捕文书,通缉此獠!”

        “好的柳叔!”

        “颜朵!向周围各道的兄弟发出警讯,提防胡小倩流窜犯案!同时向京城请支援!”

        “嗯……”

        颜朵也应承了下来。

        “苏文!”

        “在!”

        苏文挺直了胸膛,心里却是有些为难,不管柳三刀给他什么样的任务,他好像都难以胜任啊。

        “……从今日起,你就住到衙门里去,跟清臣住同一房间,让他保护你。”

        “……好。”

        苏文本想硬着头皮说,跟你住一起可能更安全一些,可终究说不出口。他也不信,胡小倩会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跑到内厂去找他麻烦?

        如果胡小倩真敢这样做,内厂的超凡高手们也不是吃素的,必然会让胡小倩吃不了的兜着走。

        “档头,有情况!”

        此时,有厂卫匆匆进入院子,小心避开了地上的肢体,将一叠纸张呈现到了柳三刀手中:“城内许多地方,忽然被张贴了许多这样的字报,说陛下为了延长阳寿,让内厂在江南道杀戮小孩,取小孩心脏炼丹……还把周财一家人编排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