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桃花庵歌

第十四章 桃花庵歌

        钱浩然说的也没错,书院里的先生各有专长,教授的经典并不相同,学生也不只是抱着一部经典埋头苦读。想积累文气,自然要多感悟经典,钻攻的典籍是根据,可想积累更多的文气,其他的儒家典籍就是最好的养料了。

        所以跟着董知章读《春秋》的苏文,跟钱浩然学《孟子》,本质上并没有冲突,只是别人问起他师承的时候,得把董知章排在前面,钱浩然只能排在后面,更多时候,都是不报钱浩然的名字的。

        苏文自然懂这个规矩,所以他很清楚,钱浩然这样的举动,有多么惊世骇俗。

        要知道,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是按入学的时间,由不同的先生教导儒家经典,数年之后便离开学院,并没有专属的先生。离开书院后,就算有人问起他们师承,也只能说求学于青山书院。而不是某一位特定的先生。

        只有少部分天赋异禀的学生,被某位先生相中,被收为弟子,当然也有一些学生主动拜师,被先生考察过后,然后收编为内门弟子。

        但像钱浩然这种愿意主动教《孟子》又不用苏文拜入门下的,不是没有,但极其罕见就是了。尤其是钱浩然这样的身份,旁人想拜他为师都没有门户,谁会主动拒绝当他学生?

        “嗐!钱先生愿意教你《孟子》,那是你多大的福分,还犹豫什么,还不赶紧答应下来!”

        柳三刀见苏文还在犹豫,比他还急。在柳三刀的印象里,苏文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迂腐书生,连对文气觉醒,超凡之路的常识都欠缺认知。

        所以柳三刀相信,苏文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怕在董知章那不好交代。但对董知章而言,这根本不算什么,董知章自己求学路上便拜师无数,之前收的弟子,路子也很野,离开之前,董知章更是叮嘱过苏文,要触类旁通,知识面一定要广。这便是给苏文留下了跟随其他老师学习的空间。

        “学生见过钱先生……”

        苏文认真地想了想,也果断答应了下来。

        实际上,当钱浩然主动开这个口的时候,苏文便知道自己拒绝不了,董知章都拒绝不了,不然他也不会半夜跑去收徒弟,为的就是抢先定下了师徒名分,钱浩然就算想横刀夺徒,也只能当个教书的二先生,而不是亲传师徒关系。

        “甚好,甚好……”

        钱浩然大是欣慰,摸着长长的美髯,连连点头:“那从今日起,你就是我钱浩然的学生了。既然如此,你可不得厚此薄彼,你给董匹……董浩然送了一首诗,那也得给我写一首才行,对吧?”

        钱浩然兴奋得连连搓手。

        他和董知章都是爱好诗文之人,只是两人水平有限,只能算是押韵,算不得惊艳,妙手偶得文章引动文气这种事,也少之又少,一身文气积累,靠得都是感悟圣贤文章,行圣贤之事,提升序列的时候做到了极致,才拥有如此地位。

        文采的缺失,使得他们对这方面的热衷也远超他人。两人都执着认为,若自己写不出惊艳当世,传唱万古的诗篇,那在别人的诗篇上留下名字,也一样能光耀千古。

        苏文的一篇《石灰吟》,让董知章得意忘形,让钱浩然羡慕万分的缘由便是在此。

        “啊这……”

        苏文先是愣了愣,随后心中一阵轻松。

        他本就计划着写一首诗来好好吹捧钱浩然,让这位山长大人能开心之余出个面,帮内厂辟个谣,没想到钱浩然竟主动提出了要求,那他要“赋”的诗,质量可不能低。

        “引动文气……那是起码的要求。”

        苏文一阵搜肠刮肚,最终长长吁出一口气。

        “学生一到此地,便觉世外桃源,整个人神清气爽,超凡脱俗,又见先生风骨,有感而发……既然先生让我赋诗,那我只能献丑,将心中先生的形象写出来了……”

        “好,很好!”

        见苏文不过沉默了片刻,便似乎打好了腹稿,钱浩然喜出望外,连声说道:“青柏,还不把笔墨拿上,整天像个呆头鹅似的,诗都写不好,有个君子身份了不起啊?”

        被钱浩然点名批评的是位中年书生,已然是位超凡君子,苏文是认得的他的,书院里的大先生们基本都不怎么管事,青柏便是整座书院的实际话事人,大小事务都经他之手处理。

        可没想到的是,在钱浩然面前,青柏被训得像个孙子。真是……会写诗跟不会写诗,待遇真是天壤之别。

        青柏赶紧将笔墨安置到苏文身前,对着苏文笑了笑,说道:“师弟大胆泼墨,师兄给你磨墨。”他轻轻一拍桌面,亭外的水潭便有一股细流飞起,落在墨砚之上,青柏轻轻提墨,小心研磨着。

        随即青柏低声说道:“等诗文写好,能不能把师兄的名字也提一提,如后记里说青柏师兄给你磨了墨?”

        苏文的眼皮狠狠地抽动了两下。

        ……这都是什么老师跟学生……他心里感觉有点累。

        “多谢师兄……我会的。”

        苏文对着青柏挤出一个笑脸。

        青柏还给了苏文一个更大的笑脸。

        “桃花亭歌……”【注1】

        苏文提起沾墨饱满的狼豪,在宣纸上笔走游龙。

        “桃花坞里桃花亭,桃花亭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青柏看着苏文一气呵成的四句,低声念了出来。

        他微微点头,心中暗想,苏文师弟这四句诗四平八稳,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好歹先拍了一通马屁,给先生冠以什么“桃花仙人”的称呼,对痴迷桃花的先生来说,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钱浩然微微点头,如此情况之下,苏文还能以景入情,也是不错了。

        但与《石灰吟》相比,这首诗似乎差了一丢丢,而且也没有文气涌动啊……

        而这时候,苏文又大笔一挥,浓浓笔墨落下。

        而旁边研墨的青柏,声调却陡然变调,长吟道:““酒醒只来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此句一出,周围落英缤纷,一阵桃花烟雨,绕着桃花亭飘然而下,美不胜收。

        “好!好!”

        周围的学生纷纷开口叫好,到了这时候,他们已经察觉,文气已经在此地沸腾,只是桃花林是恩师钱浩然的小天地,只能以桃花蹁跹展现出来而已。

        钱浩然抚髯连笑,眼角的鱼尾纹都舒展开来。

        这一篇诗文,很对他胃口,哪怕没有引起文气,也足够让他满意了。

        更何况,天地早有变化,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只要苏文后面的诗句没有写崩,必然又是传世名篇的诞生。

        只有柳三刀低声嘀咕:“这样喝法,怕不是个酒鬼哩……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啊……”

        却是没人理会他的这一番说辞,一个个沉浸在苏文所描绘出来的诗歌世界之中。

        苏文继续奋笔疾书。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贱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宣纸上的沙沙声,青柏抑扬顿挫的朗诵声,清风拂于树梢,桃花飘然落下,阵阵桃花香味,醉人心扉。

        此时,哪怕柳三刀这样的粗鄙之人,也被诗句里所勾勒出来的世界所吸引,甚至都有归隐田林的心思在心底酝酿。

        “好,好!老夫心声啊!”

        钱浩然幽幽长叹。

        年轻之时,他胸怀天下,本想以自己一身学问,改变天下,然而奔走半生,却发现世界没有被改变,遍体鳞伤,最终归隐此地,准备了此残生。

        只是如此颓唐的人生,在苏文笔下却变了一番模样,他心中顿时腾升起一团异样的烟火。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呼呼……”

        桃花亭外,香风涌动,灌入亭中。

        亭子内外的人,都被香气所沉醉,恍惚之间,身上的文气便沸腾而上,脑子也变得更加敏捷,灵韵闪现。

        “好诗!”

        钱浩然更是满面红光,文气垂落此地,虽然大部分都归于苏文,可作为此地主人,他的收益其实要比苏文大太多,这一篇诗文,几乎是为他品性做了新的注解,使得他的沉淀下来的文气活泛起来,许多积累下来的腐朽气息,也几乎一扫而空,如枯木重新焕发了新的生机。

        钱浩然很清楚,身体上的变化,将意味着什么。

        他原本以为,大儒便是他人生的巅峰,也是终点,余生再无踏前一步的可能。

        而如今,身体焕发的生机却仿佛告诉他,成圣的道路依旧在,他只是欠缺一份大机缘。

        一件可以让他立地成圣的伟业之事!

        在如此大争之世,机会,从来都不少!只看他愿不愿意入世争一争!

        大不了再碰个头破血流!

        打死苏文他都想不到,钱浩然竟然会被一首《桃花庵歌》动了入世的心思,若被原作者知道这么一回事,更是会吐血三升吧?

        “青松……”

        众人还没从震惊和翻涌的文气中缓过神来,钱浩然便恢复了平时威仪的模样,淡淡说道:“山下既然有邪魔外道献祭凡人图谋超凡,书院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你跟柳三刀去处理一下……至于苏文,你留下来,为师有几件文玩,你拿去用着……”

        钱浩然大手一挥,示意众人离开,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青柏,给七大书院那些老不死下个帖子,就说老夫酿了三十年的桃花酒,下个月就可以喝了,请他们来品鉴品鉴,嘿嘿,哈哈……”

        苏文以及众人:“……”

        【注1】:本诗是唐伯虎的《桃花庵歌》,为了贴题改了个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