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被祸害啦

第十五章 被祸害啦

        多年以后,柳三刀在面对某位圣人讲说儒生应该有的风骨的时候,他依旧能够想起钱浩然变化的嘴脸。

        苏文写出《桃花亭歌》之后,钱浩然再也不是之前那个被昏君圈禁不能下山,不能轻易发声的本分读书人,反而十分主动配合柳三刀,派出了弟子,以他名义,到处宣说城里出现的谣言都是有心人处心积虑,故意破坏武宁城的安定,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钱浩然的名头,可比内厂和刺史府更管用,散布各处的谣言还没有掀起风波,便被数以百计的书院学生在城内来回宣说,派发传单给扑灭。

        钱浩然更是派出了书院的先生和几位得力弟子,到武宁城中配合内厂办案。

        在青山书院的强势介入之下,原本毫无作为,也不想有什么作为的刺史府也终于打起精神,打着缉拿凶案凶手的幌子四处缉凶,张贴内厂送来的胡小倩的画像。一时间胡小倩虽然没有抓到,却抓到了不少做奸犯科的惯犯,一时间,武宁城的治安环境大好。

        苏文的收获更是不小。

        钱浩然留他下来,先是说了一堆的勉励夸奖的话语,然后从书斋里给他找了一套文房四宝——钱浩然的库存自然比董知章更丰厚,档次更是高了许多,其中还有一部钱浩然亲手抄写的《孟子》,这比赠送的其他文玩贵重多了。

        除此之外,钱浩然更是为苏文准备了晋升超凡的秘药。按照钱浩然的说法,苏文积攒文气的速度会很快,迟则三月,短则一月之内,便可完成文气的积累,成为一名儒家的超凡者。

        最后,钱浩然则是让弟子给苏文在桃花林中安置了屋子——说是外面还不安全,等胡小倩及其团伙被剿灭之后再回城中居住。但实际上,钱浩然还表达了一个意思,苏文诗才无双,留在后山,正好可以与师兄弟们切磋技艺,一起精进诗文才艺。苏文的理解则是,钱浩然是想逮着他使劲地薅,多薅几首诗出来赞美这位不慕繁华,傲视王侯权贵的青山书院的山长。

        只是对苏文来说,书院后山,的确要比内厂的后衙安全而且舒服得多。

        至于赞美山长的诗句……虽然肚子里存货不多,可如果重量不重质的话,还是能够背出几十首的,省着点用,应付几年没问题,关键是董先生回来之后,可能会很不高兴。

        董先生高兴不高兴苏文不知道,但书院安排的房子,核桃很高兴。

        苏文才进房子,核桃就从包袱里钻出来,而且熟悉地找到了床铺,趴上去呼呼大睡,没有打算挪动的意思。

        苏文并没有在书院逗留太长时间,把核桃安置好,又被钱浩然派人请去用了早饭之后,便匆忙离开。

        只是离开的时候,他远远看到钱浩然的几名有着君子和贤人头衔的学生,伙同着数十名工匠,搬运着一块巨大的青玉,安置在之前的桃花亭旁边,摩拳擦掌。

        苏文以手遮面,喟叹而去。

        ……

        “怎么会没有一点线索?凶手搞出这么一出,破绽应该到处都是,你们竟然说一点马脚都抓不到?”

        步入内厂衙门,苏文远远的便听到了柳三刀咆哮的声音:“临近主街道的地方,家里有传单字报的人家,印刷坊,书店这些都是重点目标,对方的人可不少,怎么可能一点破绽都没有!你们不会加紧搜查吗?”

        “档头,我们都搜过了……没有问题,而且好几个书坊的老板工人,我们甚至用秘法询问过,确定他们没有撒谎……”

        老六委屈的声音在屋内响起:“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胡小倩,有几个读书人看到通缉令神色不妥,拿下逼问之后,倒是有了点收获……”

        “哦?”

        柳三刀发出一声惊喜之声,随即又大声说道:“那还不赶紧说出来,说一半留一半,你当自己是说书先生啊?!”

        听着柳三刀暴躁的声音,苏文有些犹豫,觉得自己似乎不大应该进去,免得触眉头。

        “苏文,你来啦?”

        柳三刀的耳力却是不错,苏文一靠近,他便认出了脚步声,探出脑袋,咧嘴笑道:“还是你脑子灵光,把钱浩……唔,钱山长给请动了,有了书院的介入,城内人心大定啊,谣言基本没有起到作用,给我们留下了很大的缓冲时间。”

        “这可未必……”

        苏文见柳三刀如此乐观,直接便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胡小倩以及她背后的团伙,一开始便将造谣的对象放在了皇帝身上,不说他们艺高胆大,至少也是无法无天。

        有钱浩然的介入,之前营造出来的两波谣言算是做了无用功,可钱浩然的名头虽好,但用了这一次,下一次可能就不会那么有用了。

        更甚者,善于挑拨人心的胡小倩,很可能会把谣言推到钱浩然身上,先把钱浩然的名声败坏,再行蝇营狗苟之事。

        实际上,苏文并不把这种可能只当成一个无聊的猜想,而是认为极有可能。

        在与钱浩然道别的时候,便认真提醒钱浩然,他很可能会被卷入其中,并且提前道了歉——因为怕事情发生后再道歉,钱浩然不一定会那么容易原谅他,原谅成本可能也更高。

        钱浩然果然很大气,表示区区小事,对他而言不算麻烦。更何况他本闲云野鹤,俗世浮名对他根本不足一提,就算被骂几句又有什么?而且他也不是好拿捏的软柿子,如果对方敢惹怒他,得好好想想,能不能负得起这样的后果。

        “说回案情……”

        苏文见老六没有往下说,便赶紧打断柳三刀的话,示意老六继续把查案进展说出来。

        “还有,等一下……”

        苏文很快又想到了什么,对着柳三刀说道:“我说柳叔,咱们衙门就没有个能说点悄悄话的地方吗?我在衙门外面都能听到你们说什么……”

        想到这里,苏文便重重叹气。

        内厂衙门实在一言难尽。除了冷僻难找,还几乎处于不设防的状态,他一路从衙门门口走到大堂,就没见到一个活人,更没有人拦下他盘问。看到这一幕,苏文便意识到,自己住在书院后山是极其正确的选择。

        就内厂衙门这防护实力,胡小倩都不用偷偷摸摸,直接闯入衙门将他掳走都是十分轻易的事。

        “这里可是内厂衙门!谁敢偷听我们说话不成?”

        柳三刀吹胡子瞪眼。

        “……如果胡小倩有团伙成员混在内厂,根本不用偷听,便可知道我们对案情的了解……及时能够做出针对性的布置。”

        苏文不禁唏嘘。他原本以为内厂可能混有歹人,而且可能处于非常核心的位置,可此时察觉到柳三刀这群人的操作,才意识到自己想得太复杂了,就内厂这保密水平,不用刺探,自己都能把消息全泄露出去。

        “有道理!”

        柳三刀深以为然,想了想便说道:“那我们小声一点?”

        同时他拍了拍胸膛说道:“放心,我耳力可好了,要是有人靠近偷听,保证逃不了我这双耳朵!”

        说着,柳三刀两耳轻轻动了动,仿佛是在朝苏文展现他那神奇的能力。

        “好吧……”

        苏文摇了摇头。柳三刀就是这样的人,能够做到这样已经很难得了,没办法再强求更多。

        众人目光回到老六身上。

        “咳咳……”

        老六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将那几个神色异样的书生带回来询问,才发现,他们都认识胡小倩,而且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与胡小倩有过一次或几次露水姻缘……而且几名书生的肾水枯竭,显然是强弩之木,身体已经坏掉了,只是一时间还没显示出来……”

        “还有这种事!”

        柳三刀大吃一惊,望向苏文:“原来是个惯犯了,还好昨天晚上,苏兄弟坐怀不乱……不然可能就跟那几名书生一般了!”

        “我那哪是坐怀不乱,是宁死不屈好吧!”

        苏文默默地为自己叫屈。

        “还有……这几名书生身上都有显著的特征……大部分是觉醒了文气,还没达到超凡的程度,少部分身上也在积攒文气,觉醒文气只是时间问题,但文气基本被榨干,恢复的可能性很低……可惜了。”

        老六有些惋惜。能够觉醒文气的读书人本来就不多,然而这些书生却没能拒绝诱惑,为自身带来的祸端,白白浪费了大好前程。

        “自甘堕落,有什么好可惜的……这样心术不正的人,就算觉醒文气,哪怕成为了超凡,迟早也是祸害!”

        颜朵对老六一番话嗤之以鼻。

        “苏大哥,有人找你!”

        顾清臣从衙门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顶着黑眼圈,脚步飘浮的青年,两人手里还拿着一张有图有文的通缉令,胡小倩的容貌惟妙惟肖。

        苏文闻声便走了出去,看到了孙野侯和张?。

        “苏文,大事不好!”

        远远的,看到苏文,两人便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我们昨晚遇到了被通缉的妖女,被,被祸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