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不正经的禁忌物

第十七章 不正经的禁忌物

        “阳光……被偷走了?”

        苏文觉得这话里透着一股浓浓的荒谬感。

        阳光怎么可能会被偷走?谁能把阳光给偷走?!

        只是周四一片漆黑,而辰时的太阳,正斜斜悬挂在头顶半空之中。太阳依旧散发着光和热,只是没有一点光芒落在武宁城中而已。

        所以柳三刀才会说,阳光被偷走了。

        “还能发生这种事?!”

        尽管认定了这是一个超凡的世界,可苏文直到此时才意识到,物理规律在这个世界似乎无处安放。

        “外面骚乱起来了……”

        耳尖的柳三刀意识到情况严重。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此时正值一天的早晨,整个武宁城的人都已经下床开始一天的生活,有些人正端起早饭的碗,有些人已经在路上赶路或者一天的工作。

        然后却忽然发现周围一片漆黑。更可怕的是,如果抬头望天,在那天穹的极高处,太阳依旧高高挂着,只是没有一点光芒落在武宁城中。

        就像有人用一块可以遮蔽整座武宁城的漆黑幕布,遮在了武宁城的上空。

        “哐哐哐……咚咚咚……”

        惊慌失措的人们敲起锣鼓,像要驱赶吞日的天狗一般。但敲锣打鼓的人心里更是在打鼓,眼下发生的一幕,跟以往的天狗食日不大一样啊,太阳好端端地挂在头顶呢,只是阳光没有落在他们这里而已……

        一时间,城中骚乱四起,胆小者抱头鼠窜,胆子大的也手足无措,只有那些奸犯科的常客,趁着混乱犯案,让整座原本已经陷入了颤栗的城市进一步动荡。

        “苏文,你们几个留在衙门不要乱动,清臣,你去刺史府,请刺史调兵维护城中治安!颜朵,打开灵库,我要拿那件禁忌物!你也拿上一件,老六,老牛,你们两人各带一支收容队伍跟着我们,若我们无法抗拒禁忌物干扰,就将其收容。”

        提及禁忌物的时候,柳三刀也变了态度,言语之间充满了警惕。

        柳三刀众人仓促离开了内厂衙门,留下一头雾水的苏文。他决定不耻下问,转头望向两名被掏空了身体的好友低声问道:“禁忌物……是什么东西?”

        “这个……”

        两人失魂落魄,又被周围的异变所惊吓,倒是没注意到苏文对涉及超凡的认知不如从前。

        张?环视周围,小心说道:“进去说话……这外面黑乎乎的,怪吓人。”

        武宁城里的内厂衙门占地不小,可厂卫却是不多,柳三刀召集人手出去处理“阳光被偷走”事件,留守内厂的人就更少了,冷清空荡,张?联想到内厂从前的恶名,便更觉此地阴森可怖。

        苏文找到了灯盏,只是点火之后才发现,不仅仅阳光无法照落武宁城中,身在城中,灯火也无法照明,只有一团小火苗在孤零零地跳跃着。

        “……这事情,是胡小倩弄出来的?”

        看着身前豆大点光亮,孙野侯难以置信,那个与他抵死缠绵,娇滴滴的小娘子,不但血腥残忍,杀人如麻,还有如此诡异莫测的手段。

        “她该不会是个妖精吧?”

        张?也叹息说道。

        面对两位好友的询问,苏文一声不吭。他对胡小倩的了解,只流于表面,两人却是深入了解过的,他们都说不出个子丑寅卯,自己有啥好说的?

        于是苏文把问题转回到了禁忌物之上。

        “禁忌物……就是拥有超凡力量的武器,只是禁忌物并不能打造,出现有一定的随机性,但也存在一定的人为干预成分……”

        张?端起身前茶桌上一盏不知谁喝过的茶水,咕噜咕噜一口闷光,呸地一声吐出了茶渣,不满地说道:“内厂这么油水丰厚的地方,怎么喝这么劣质的茶水?”

        苏文没理张?的抱怨,让张?不要把话题岔开,往下细说。

        张?也不愧是见多识广之人,在这方面还是能够说点对苏文有用的信息。

        跟超凡者身上析出灵性一般,绝大部分的禁忌物也是某位超凡者使用的物品,而且是长年累月使用的物品,久而久之被超凡者的灵性所沉浸,最终变形一件非凡物品。

        正常来说,只有极高序列的超凡,才拥有这样的能力,但也有特殊情况,比如一个低阶的超凡,受到了重大刺激的同时死去,他留下的灵性一旦使得某一样物品激活了灵性,那也会形成禁忌物。

        这也是超凡物品被冠以“禁忌物”的真正原因。

        因为这种物品,虽然拥有特定的神异功能,但力量也极难掌控,一不小心,就会反噬使用者。

        甚至一些禁忌物,使用之前,必须要献祭几个活人或者举行一些恐怖的仪式,才能使用。

        这类型的禁忌物,基本没有人愿意使用,都是各大王朝的专属机构,或者超凡组织所收容封印,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根本不会将其动用。

        “原来是这样……”

        苏文一听,松了一口气心里又开始麻麻批地暗骂,他本以为自己来到了玄幻世界,可转眼一看,自己好像是来到了scp世界了。

        “就是不知柳叔他们,能不能顺利找到胡小倩,将麻烦解决……”

        苏文有些坐立难安。

        内厂有高墙隔绝,他所处的环境相对安全一些,可此时陷入黑暗的武宁城,会变成什么样的状况,他根本不敢去想象。

        “不对!”

        但很快,苏文就意识到,他的处境,或许并不是他素片想象般那么安全。

        “胡小倩离开之前,确定死生灵性就在我身上……如果死生灵性对她至关重要的话,她根本不可能会放弃追杀我的机会!”

        苏文猛然想到了这一茬。

        而此时,黑暗遍布全城,内厂像无头苍蝇般把力量撒了出去,衙门里力量空虚,如果胡小倩这时找上门来,他岂不是……

        “我就不应该离开书院!”

        苏文有些懊恼。

        想到书院,苏文心里又隐隐一阵心安。

        青山书院就在武宁城旁,城里发生这样的事,钱浩然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前提是钱浩然察觉得到武宁城中的异常才行。

        “神镜啊神镜……告诉我,是谁偷走了武宁城里的阳光?”

        此时,走在街头的柳三刀,将一面锈迹斑斑的铜镜放在身前,从指尖里挤出一滴血,滴落镜面上。

        锈迹斑驳铜镜上仿佛激荡起了一圈涟漪,随即浮现一个模糊而苍白的人脸。

        “咦……怎么不是胡小倩?”

        看到镜面上原本模糊却忽然变得可以辨认的五官,柳三刀整个人都呆了一下,然后他大叫一声:“这个可不算问题啊!问题是,此人现在在何处?!”

        铜镜又仿佛出现了一阵涟漪,涟漪中浮现一条黑暗幽深的道路,道路尽头,是一栋陈旧又占地极大的建筑物,建筑上还斜斜歪歪挂着一个破旧的匾额,但光线太暗,柳三刀只是依稀觉得,镜子里显现的地方,有些眼熟。

        还没等他深思这地方究竟是何处,镜子里便浮现了一行血淋漓的大字:

        “左转,步行三十步,抱住身前之人,狠狠地亲一口。”

        “……草!”

        柳三刀看到铜镜上浮现的文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件神经病一样的禁忌物的使用规律就是如此,每次使用可以就一事件询问三个问题,镜子都会做出能力范围之内的回答。

        但回答问题过后,镜子也会向使用者提出必须履行的要求,而且镜子提出的要求,往往会让使用者陷入难堪的境地,但不满足镜子的要求,镜子会将使用者拖进镜子之中,就此消失不见。

        所以柳三刀赶紧按照镜子要求,左转,龙行虎步三十,依稀看到身前有个人影,便张臂将其抱住。

        “哎呀,有色狼啊!”

        一个破锣一般的女高音大叫起来,那胖呼呼的身躯,柳三刀这修长的双臂,竟然都环抱不住。

        被柳三刀强抱的妇女嘴里叫着非礼,实际上身体却往他怀里拱,感受到柳三刀那壮实的臂弯后,竟然还捏着喉咙低声道:“死相,这大庭广众,被人撞见了我以后怎么做人,还是去我家吧……我家那死鬼不在家……”

        “……木马(拟声)……”

        柳三刀深吸一口气,俯下头,在那一张满是皱褶的脸用力地亲了一口,感觉嘴巴吸了满满一层脂粉,赶紧松手,却是发现自己已经被身前的女人给牢牢抱住。

        好在一个寻常的妇人那几斤力气,根本没办法束缚得了柳三刀,他轻松便挣脱,赶紧溜之大吉。

        “来人呐,光天化日,有色狼偷摸良家妇女啦!”

        那女人见柳三刀竟然溜走,忽然又大声叫了起来,只是在黑暗诡异的街头,人心惶惶,没有人理会这破锣一样的声音。那妇人嚷嚷一阵,见无人理会,也消停了下去。

        “呕……”

        柳三刀扶着墙角,无声呕吐着。

        “这事……谁都不能传出去,不然你们一队人……都给老子去北疆抓妖去!”

        回头看了老六和一群带着同情目光的厂卫,柳三刀恶一脸凶相,然而他伸手一抹嘴角上的脂粉,忽然浑身一颤,低吼说道:“回衙门,快回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