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去留肝胆两昆仑

第十八章 去留肝胆两昆仑

        无边的黑暗中,一只苍白的手提着着白灯笼在道路上移动着,冷晦的光芒照在一张阴冷灰白又模糊的脸上,地上浮现一个扭曲的影子,影子在扭曲的同时,又在快速吞噬着周围微弱的光芒,最后影子又被黑暗彻底所吞噬。

        “大梁朝内行省司天监……缉事厂。”

        提着灯笼的人抬头望向道路尽头的衙门,嘴角微微上扬,盯着门廊柱上一块破旧的牌匾,缓缓念出了一行字。这一行字很长,实际上牌匾还被扣去了“镇妖司”这三个关键字。

        “好戏……很快就登场了。”

        灯笼渐渐暗了下去。

        不久之后,一个窈窕的身影也出现在内厂前方,一身素白的胡小倩也出现在内厂的大门面前。

        “呵呵……苏文,你以为你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你身上的气息,我一旦记住就不可能会忘记,你应该躲在青山书院里不出来的,既然出来了,那就乖乖地就范吧……”用软糯的声音说完一段话之后,她换了一副嗓音,仿佛不同人在说话一般,急躁的声音从她喉咙深处响起:“不要掉以轻心,从昨夜开始,事情就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掌控……有人在幕后推波助澜,暗中帮助我们……只是此人是不是真心帮我们,还是另有目的,这可不好说!”

        “是的呢……”

        胡小倩的声音响再次响起:“那人先是帮我们张扬了声势,昨夜又帮忙散播了恐慌,使得武宁城的氛围更适合我们晋升,就连城里的阳光,都帮忙偷走了,真是奴家的大恩人,要是有缘见到这位恩公,奴家可就忍不住以身相许啦。”

        话虽然这样说,可胡小倩眼神里尽是警惕。

        幕后推波助澜之人,对她的行为动机,几乎了若指掌,从她准备在江南道晋升更高序列的超凡,此人便在悄然出手,给予了不少帮助,要不然,她散播的谣言,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引发如此效果。

        只是胡小倩更是清楚,此人绝不可能是在做好事,必然有着巨大的图谋。只是对方图谋什么,她一无所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对方图谋的肯定不是她,毕竟她这点力量,哪怕提升一阶,也就只是相当于儒家的儒士水平,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所以胡小倩判定,那个推波助澜的人,可能与她有着相似的目的,在利用她晋升时的仪式环境,进行自己的晋升。

        看到武宁城里的阳光被偷走,胡小倩心里更加认定这种想法。

        “嘎吱……”

        内厂的大门忽然便被推开,从立国之初就安装在此处厚重木门,发出垂死的声音。

        阵阵阴风,顿时在内厂里面肆虐着。

        “好冷……你们有没发现,这里变得好冷了?!”

        身体严重亏空的张?哆嗦着说道。

        屋子里已经点上了七八盏灯火,但豆大的火苗,根本照不亮被偷走了光芒的房间,一阵冷风袭来,靠门的两盏灯火摇曳了片刻之后熄灭。

        “苏公子……”

        娇怯的声音远远传来:“奴家来找你啦……”

        “啊哈?”

        正拿着火折子准备将灯盏再次点亮的苏文,头皮一阵发麻,手一松,火折子掉落到了地上。

        “胡小倩!”

        “妖女!”

        张?和孙野侯更是两腿发虚,浑身颤抖不已。张?反应最为灵敏,哆嗦着将胖呼呼的身体往桌子底下钻,可不管他怎么努力,还是将半个屁股露在了外面,狼狈不堪。

        “快走!”

        孙野侯则更冷静,一手拉起苏文,就要往后门逃命。

        “哐当!”

        胡小倩手轻轻一挥,门窗顿时关闭。

        “两位公子好薄情……”

        胡小倩秋波横送,处处可怜说道:“一夜夫妻百夜恩呢,怎么见到人家不是躲就是藏的?”

        “你不要过来!”

        孙野侯将苏文推到身后,厉声说道:“你过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他好歹是觉醒了文气一段时间了,一直在摸索晋升为超凡的道路,若不是遇到胡小倩,榨去了不少文气,他用不了一两个月便可服用秘药,晋升为秀才。

        青山书院里的学生也不是只会埋头读书,平时也跟随教习学一些强身健体的武术,毕竟超凡者多少都会面临一些危险,有时危险来自自身的失控,有时则来自外界的危险,有强壮的体魄和武艺傍身,存活下来的机会更多一些。

        所以面对胡小倩的时候,孙野侯还是能鼓起一点勇气。

        苏文很是感动,可他同样清楚,胡小倩这种超凡者,不是孙野侯所能对付的。哪怕是柳三刀,也是趁其不备,一鼓作气才占据了优势,孙野侯凑上去,就是送菜。

        “你赶紧走!能活一个算一个!”苏文深吸一口气,推了孙野侯一把。胡小倩是冲着他来的,孙野侯如果跑得快,胡小倩未必会为难他。

        至于张?……算了吧,这货像鸵鸟一样将头藏在桌子地下,屁股翘得老高,瑟瑟发抖。哪怕是这时候,苏文也想走过去狠狠地踹一脚。

        胡小倩环视四周,感觉周围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后,笑吟吟地说道:        “苏公子,只要你把奴家的死生灵性给交出来,奴家也不为难你,这两个负心汉,也一并饶了。咱们从此江湖路远,从此就再无瓜葛啦。”

        “什么死生特性……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

        苏文一脸苦涩。

        如果他真有这玩意,他早就给胡小倩了。一个轻轻松松将一家四口杀人分尸的变态站在他面前,他哪敢耍什么花样。

        “是吗……我帮你好好想一想……”

        胡小倩一手捧在心口,淡淡说道:“昨日那周财敲了你闷棍,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哪里知道,我只知道自己被敲晕了过去!”

        苏文矢口否认。身体的原主的确被人一闷棍敲死了,可却便宜了他借尸还魂,跟胡小倩说的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不过这时倒是可以确认,这一切的确是胡小倩安排的。只是是不是刻意安排在他身上,还是他凑巧被周财盯上,下了死手。

        胡小倩慢慢走过来:“晕过去?那条铁棍可是被我下了诅咒,同时还赋予了死之灵性,被它敲中的人,只会魂飞魄散,根本没有活过来的可能……你之所以活过来,是因为周财按照我的吩咐,把生之灵性塞到你嘴里……只是出了一点意外,周财下手的时候,死之灵性被你家里的猫吸走了,你才逃过一劫……生之灵性,必然是在你身上。”

        一边说着,胡小倩对着苏文抛了个媚眼:“所以,苏公子,只要你敞开心扉,让我内视一番,找回生之灵性,你再把那只猫给我,那咱们这事就这么算了……”

        “别听她胡说八道!”

        孙野侯低声提醒苏文:“灵性一旦被吸收,哪有那么容易重新拿出来,这妖女只有杀死你,才能夺走你的灵性……”

        说到这里,他忽然拉了苏文一下,趁着这动作,他将一个瓶子递到了苏文手里。

        “苏文,这是书院给我配下的秘药……你身上既有灵性,又以诗文牵动了文气……一会我设法燃烧自己的文胆文魄,为你增加一点文气,你试试在这里晋升超凡,若能成为秀才,肯定可以逃出去!”

        低声说出自己的计划,孙野侯眼神变得坚毅:“清明重阳,可要记得给我烧纸,还有,给兄弟我烧几个婢女……扎纸人的时候,就让扎纸匠按这妖精的脸画……”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

        苏文感动之余,又哭笑不得。

        实际上,秘药他也有,还是早上钱浩然给他的。钱浩然也觉得他很快就能踏入超凡的道路,便交给他一份儒家途径的秘药,让他在合适的时候服用。

        两人的对话,胡小倩听得一清二楚,声音都变得阴沉沙哑,大笑起来:“这时候服用秘药?哈哈哈……”

        “妖怪,受死!”

        而这时,躲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张?,此时表情平静,迅猛无比地抓起了一张长凳,朝胡小倩脑袋重重砸落!从胡小倩出现那一刻开始,他的一切的伪装,都是为了这一刻!

        “啪!”

        胡小倩眼皮都没动一下,挥动长长的衣袖,一下子便卷住了长凳,将张?和长凳拍到了梁柱上,重重撞了一下,才坠落地上。

        “就现在!”

        在张?动手瞬间,孙野侯也看到了机会,他大步踏前,胸膛竟然亮起了一道金光,金光有些颓靡,可依旧纯正无暇。

        “找死?我成全你们!”

        胡小倩冷笑一声,长袖飘飘,卷住了孙野侯,将其重重提起,砸在了桌面上,好端端的一张八仙桌,顿时四崩五裂。

        孙野侯的拼命计划,竟被轻松破解。

        哪怕觉醒了文气,在真正的超凡者面前,也一样不堪一击。

        “住手!”

        苏文大声喝止了胡小倩:“你想要灵性,杀我一人即可,不要滥杀无辜,杀我兄弟!”说着,他从腰间拔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刻刀,凝神盯着胡小倩,平静说道:“说吧,要怎么杀我,才能拿走你说的灵性?”

        “……跑。”

        孙野侯吐出一口血,手指门外。

        苏文摇了摇头。

        两人既然愿意牺牲性命救他,那他也不会贪生怕死,苟且偷生。若能以自己的性命换得两位朋友的存活,那也可以无憾了。

        “很好……苏公子,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

        胡小倩又恢复了娇滴滴的声音,望向苏文的眼神,充满了仰慕。

        “想说的吗?”

        苏文想了想,看了看地上的孙野侯和张?,沉默了几秒,开口道: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轰隆隆……”

        忽然之间,天地变色,一道五彩光华,在天穹之上骤然形成,如飞瀑灌落人间,直接击穿了武宁城上方那一道无形的铁幕,落在了苏文三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