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一块麦芽糖

第二十七章 一块麦芽糖

        谢灵蕴只是失态片刻便神色如常。

        柳三刀没有底层灵狱的钥匙,对他来说并不算是一件坏事。这意味着,在过去的数百年时间里,灵狱的最底层没有被打开过,那他所寻找的禁忌物,自然不会被别人捷足先登。

        苏文倒是一脸震惊:“那岂不是说,关押在这里的人……几百年都没放出去?”

        他心中想到的是更深一层,要是被关押在此地的超凡者死去,他们的尸体怎么处理?平时他们吃喝拉撒,又如何处置?

        “这个自然……”

        柳三刀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同时回答着苏文的话:“能关到这里的超凡者,根本不需要寻常饮食,他们自然能从别的超凡者逸散出来的灵性中得到补充。”

        谢灵蕴不再理会身边的两人,踱起步子,走向深邃黑暗的甬道。

        苏文看了柳三刀一眼,挤眉弄眼,询问柳三刀是否有什么手段,能够进行自救。要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等谢灵蕴拿到了想要的禁忌物,他和整座灵狱甚至整个内厂里的人,都会被灭口。

        只是迎着苏文热切的眼神,柳三刀却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解开眼下的困境。见谢灵蕴走走停,似乎在思考如何破开被阵法封印的一个个牢门,于是说道:“淳厚羽大师都打不开这里的禁制,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呵呵……”

        见柳三刀幸灾乐祸,谢灵蕴也不恼火,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老夫打不开这里的禁制……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老夫只是在找禁忌物天-09在哪个房间而已。”

        “是吗?”

        柳三刀摇头叹气说道:“既然你都能打开,那内厂的高手,尤其是淳厚羽大师更能打开里面的牢门……可他们没有这样做,你有想过是什么原因吗?”

        “一旦试错,我们固然会死……但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柳三刀咬牙切齿。

        灵狱地下三层空间要比上面两层要大许多,可牢房的数量却少太多,一共只有十三间牢房。

        十三间牢房都是用阵法封印,里面究竟关押的人是妖,还是禁忌物,哪怕是柳三刀也无从得知。而这十三间牢房,也只有四间牢房需要定期投入一定的食物,而食物并非正常人吃的东西,千奇百怪,而且之后柳三刀有资格做这种事。

        尽管不知这十三间牢房里关的都是什么东西,但这些东西要是跑出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柳三刀从接手江南道的内厂时就一清二楚,那一部厚厚的,只有他够资格看的安全手册,绝大部分都是说地下三层的东西一旦破防而出的后果的。

        “呵呵……你倒是提醒我了。”

        谢灵蕴淡淡一句:“我离开之前,可得把所有东西都放出来,不然……镇妖司那群家伙,说不定有闲情逸致找我的麻烦。”

        谢灵蕴在最中间的一间牢房前停下了脚步。

        柳三刀的鼻尖冒出的汗水。

        他对那一间牢房有印象,而且印象很深。

        那是需要投喂食物的牢房之一,食物也十分古怪,每一个月在月圆之月要投放麦芽糖一次,一次一斤,其他甜味糕点若干,口味可以重复,但要求是越甜越好。

        此外每一年的大年初一,还得投放一块半斤以上的龙涎香,一碗来自南海深处的海水。

        平时的食物,内厂是就地采购,而龙涎香和南海海水,是远在京城的镇妖司,每一年在恰当的时候送过来,往往还会跟着一位品秩比柳三刀高一阶的大档头负责,柳三刀也只能打下手。

        柳三刀与大档头的私交极好,几次套话,也没能从大档头口中得知,这牢房里关押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大档头的说辞是他也不知道里面关着的是什么,但绝不能让里面的东西跑出来,一旦里面东西跑出,那就是生灵涂炭的下场。

        “谢灵蕴!七号牢房里关着的可是妖族,你可不要乱来!”

        情急之下,柳三刀对着谢灵蕴发出了怒吼。

        “妖族?”

        谢灵蕴轻抚长须,盯着牢门上的阵法图案,说道:“你当我是白痴啊?这个阵法是以法家的规矩入道的,大气磅礴,规矩森严,分明是韩慎的手笔,这就是安置他所封印的禁忌物之地!”

        “你是个纵横家……说服不了法家的封印吧?”

        苏文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

        从谢灵蕴展现出来的神通看,苏文便猜到谢灵蕴真正的神通根源。

        “好小子……真的猜到了老夫的跟脚。”

        谢灵蕴摸了摸胡子:“若不是老夫搞完这一件事,就远走高飞,隐姓埋名,还真想收你为学生……可惜了!”

        苏文报以苦笑:“谢大人不要嫌弃麻烦啊……你逃命途中,也需要有人洗衣做饭的吧……带上柳大叔如何?他厨艺应该不赖。”

        “死到临头,还插科打诨……想拖延时间?没用的!”

        谢灵蕴摇了摇头:“小聪明,是上不了台面的……没错,老夫自然是说服不了亚圣的禁制,可老夫又不是只有一种能力。也罢,让你开开眼!”

        说着,谢灵蕴一手按在牢门上,轻轻一按,说道:“庖丁解牛!”

        顷刻之间,苏文便看到,牢门上的符文骤然亮起,构成一道力量之墙,既阻挡着里面的东西出来,也隔绝外面的人触碰到牢门,不让外面的人进去。

        但谢灵蕴两手在符文上轻轻敲落,如同拆解着一件精巧的机器,随即苏文便看到,完整的符文图腾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率先黯淡了下去,随着这一处符文的淡却,苏文感觉到封印的力量似乎已经减少。

        “拆解!他在拆解整个符文!”

        柳三刀吃惊地叫了起来:“这是道家的手法,你怎么会道家的灵术?”

        “老夫身为一个人人喊打的纵横家,多学几门傍身的技能,很合理,不过分吧?”

        谢灵蕴满脸自豪。

        “……”

        柳三刀和苏文无言以对。纵横家在这世上并不是他所说的那般,地位如此不堪。相反的,因为各国之间因为超凡者的存在,互相警惕之余,却极少发生热战,因而给与纵横家纵横阖捭的机会和晋升机遇,许多纵横家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于各国之中,将自己的战略思维推广出去的同时,完成晋升更高超凡者的序列。许多纵横家可能平生莫默默无闻,却忽然以一长策搅动天下,名利双收。

        像谢灵蕴这种,好端端的封疆大吏不做,却甘愿当窃贼盗匪的纵横家,真的罕见得很。

        “咔嚓!”

        经过一番拆解之后,牢门上的阵法,忽然便碎裂开来,光华散尽。

        “看到没有……在庖丁解牛之下,没有解不开的封印,破不掉的阵法……这终究只是韩慎留下的阵法而已,又不是亚圣本人手迹,破解有何难度?哈哈哈……”

        谢灵蕴朗声笑了几声,见苏文紧抿嘴唇不说话,柳三刀怒目圆睁,心有不甘地挣扎着过来,他只是淡然一笑:“认命吧……停下脚步。”

        随着谢灵蕴再次开口,柳三刀两脚如被铁钉固定了一般,动弹不得。

        柳三刀朝怒吼起来:“谢灵蕴……知道你这样做,会害死多少人吗?!”

        “兵家有云: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俗世之人,性命如同蝼蚁一般低贱,我需要注意他们的死活?”谢灵蕴冷冷一笑说道:“能成为我成圣道路上的垫脚石,是他们的荣耀……也是你们的荣幸。”说完,他手轻轻一推牢门。

        “嘎吱……”

        被封印了数百年的牢门,发出一声沉闷嘶哑的声响。

        一股甜郁的芬芳,从大牢里面散发出来,嗅到这一股气息,苏文便觉得,脑子忽然清醒了许多,身体也更受他控制了。而这股气息,他感觉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闻到过,只是味道要淡许多,淡到如果没有闻到此时如此浓郁香甜的味道时,他都记不起自己曾经接触过这种气味。

        只是他心里更多是觉得奇怪,为何牢房没有潮湿和腐朽的味道,反而散发出一股令人神清气爽的香甜味道。

        “龙涎香?”

        谢灵蕴是识货之人,闻到香味之后,便知味道来自何物。他用力推开牢门,睁大眼睛往里看,随后,看着空空荡荡的牢房,他声音陡然尖锐而且充满怒气:“禁忌物天-09呢?!”

        是的,牢房里面空空荡荡,没有床位,也没有囚犯,甚至地上一尘不染,除了浓郁的龙涎香味,没有其他多余的任何东西。

        不,在牢房西北角处,有一个大圆洞,洞口十分光洁,整齐如割,却没有半点泥屑留下来。

        谢灵蕴盯着大洞仔细一看,还是发现,在洞口边缘,有一块纸皮的,长方形的东西。他伸手一抓,便将这一块东西抓到了手里。

        是一块……麦芽糖。

        上面还斜斜歪歪地刻着一行字:克爷请你吃糖。

        “不!”

        谢灵蕴大吼一声,脸上青筋一根根炸起,整个人险些崩溃失控。他耗费无尽心思,舍弃了几十年经营的身份、财富、地位才走到了这一步,却是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他如何能够接受!

        柳三刀忽然感觉浑身一轻,身体也挪到了牢门前,探头一看,顿时傻了眼:“啥情况……里面的东西……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