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推开的门

第二十八章 推开的门

        柳三刀脸上的表情,要比谢灵蕴的震惊多了。

        要知道,之前月圆之时,他还往里面投了糖果甜品,当时他还隐隐听里面是有声音出现的。

        可就隔这么几天时间,关押在里面的东西,竟已消失了……

        上面要是追究起来,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跟被谢灵蕴抄了灵狱这一件事比起来,七号牢房里的犯人逃走,反而不算什么大事了!

        “天-09号禁忌物呢?!”

        谢灵蕴转头望向柳三刀,两眼中尽是凶光。

        “不,不是在里面吗?”

        谢灵蕴的目光落在柳三刀身上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了那浓浓的杀意。好汉不吃眼前亏,他马上认怂,语气十分配合,甚至默认了谢灵蕴的说法,牢房里的就是禁忌物天-09。

        谢灵蕴一招手,手里便多了一根火把,照亮整座牢房,四处环视一眼,确认牢房里没藏任何东西之后,他依旧不死心,一声不吭地跳到了地洞里面去。

        “柳叔……怎么回事?”

        谢灵蕴跳到地洞里去之后,苏文感觉身上的压制消失了许多。只是他心中依旧不解,牢房里有地洞……这种奇葩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灵狱里面。

        不过仔细一想,发生这种事也不算奇怪。他毕竟是看过《申肖克的救赎》的,如果牢房里真的关押着一位超凡者,数百年的时间,哪怕徒手挖坑,也足以挖出一条逃生的密道了。

        “我们离开这里!”

        柳三刀摇了摇头。谢灵蕴很快就会回来的,如果不趁这个机会离开,那就没有逃生的机会了。

        “拿着这个……如果谢灵蕴回来,就把它吞到肚子里去……能救一命。”

        柳三刀往苏文手里塞的是一块玉牌,跟老六给他的差不多,只是这块玉牌上看起来要小一些,也更精致,柳三刀叮嘱道:“一会谢灵蕴回来,我会启动禁忌物‘通行证’,这块玉牌可以让你多支撑一刻钟,利用这时间,逃离灵狱……出去之后,不要再靠近这里,找到颜朵……她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的……”

        “柳叔……那你怎么办?”

        苏文感觉到柳三刀声音里透着浓浓的疲惫,只是态度却坚毅无比。

        “当然是做我该做的事情。”

        柳三刀嫌弃地说道:“……说你留下来之类傻逼话,灵狱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要有人背锅的,你背不动,老子出去也不想被镇妖司和钦天监那些老不死羞辱,死了最好,也算是给他们一个交代了……”

        “呃……”

        苏文可没想到柳三刀竟然会把话说得这么明白直接,想了想,他才说道:“……柳叔,你还有啥事要交代的吗?”

        “……你小子要是有良心的,逢年过节,给我烧点纸钱……还要有酒,有肉,有鸡鸭……”

        “要给扎纸匠你扎几个姑娘吗?”

        明明是很悲伤的事,可苏文此时哭笑不得。

        柳三刀大咧咧说道:“当然的……算你小子有良心!”只是说到这里,他语气便有些萧索:“算啦,你毕竟不是许半城的女婿,挣点银子不容易,不要那么破费……”

        “心意还是得有的……”

        苏文唏嘘不已,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自己的确很穷,便开口说道:“柳叔啊,你有没有藏着私房钱?万一你真的死了,钱留着也没用……不如……”

        “滚,老子的私房钱,死了也得带下去,别想骗老子的银子!”提到银子,柳三刀便提起一股精气神,心情一扫之前的颓丧。

        “的确,你们只能到地下花了……”

        就在苏文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牢房里忽然响起了谢灵蕴冷酷的声音。

        听到谢灵蕴的语气,苏文便觉大事不好。

        听得出来,谢灵蕴并没有在地洞里找到他想要找的禁忌物,情绪已经处于爆炸边缘。

        “下面是什么情况?”

        柳三刀问道。

        “你镇守灵狱这么久,下面是什么情况,你不比我清楚吗?”

        谢灵蕴声音都要喷出火来。

        “谢刺史,不要冲动!”

        苏文赶紧说道:“柳叔只是看守此处,连牢门都打不开,里面发生什么事,他又怎么会清楚……再说了,牢房里跑的肯定是犯人,不可能是什么禁忌物……你不妨再找找,说不定就找到了呢?”

        “你懂个屁的禁忌物!”

        谢灵蕴再无之前的温文儒雅,破口大骂:“天-09号禁忌物是普通禁忌物吗!那可是……”

        说到这里,他赶紧咬住舌头。

        关于这一件禁忌物,提及它的名字都是一个禁忌,这也它只有编号而没名字的原因之一,提及它的名字,描述它的形象,都可能会引起它的注意,会引来意想不到的灾难。要不是法家大能给它制定了种种规矩,留下了可以被利用的空间,他也不会胆大包天,打这件禁忌物的主意。

        “苏文说得不错。”

        柳三刀这时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里有十三间地牢,里面关押或者放着什么东西,我都不清楚,你又如何能判断,你想要的东西,就一定在这里呢,据我所知,这里大部分的封印阵法,都是来自法家亚圣韩慎的手笔……”

        “呵……”

        谢灵蕴扯了扯嘴角,冷笑一声。

        他对比了牢房里残留的气息与他所掌握的情报,基本可以确定,从牢房里消失的就是他寻找的禁忌物。

        但他心底也一样怀有侥幸的想法。

        地洞并没有打通到外面,而蜿蜒向下,试图贯穿灵狱的地底防御,抵达的位置,便在接近灵狱底部的封印处。封印并没有遭到破坏,这便意味着,禁忌物天-09,可能还没有离开灵狱。当然,最坏的可能是天-09离开灵狱的时候,封印对它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看起来封印还是完好无损的。

        只是谢灵蕴更愿意接受天-09号禁忌物还在灵狱的这种可能。

        不然他这么多年的谋划,就彻底变成了一个笑话。

        “没错……如果它已经掌握了离开灵狱的方法,那么它反而不用急着离开了……”

        谢灵蕴眉毛一挑,沉吟不语,心里却是越想越觉得,天-09还在灵狱的可能是极大的。

        对一个自由而强大无比的天-09而言,身处灵狱,尤其是灵狱第三层这样的地方,就像是一只掉到了米缸里的老鼠,其余的禁忌物和超凡者,都是它的猎物,离开此地,想找到比这里还多猎物的地方,可不容易了。

        柳三刀还想说什么,可谢灵蕴的轻轻一声“住嘴”,柳三刀嘴巴顿时便歪了起来,咿咿呀呀半天,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想启动禁忌物-地027,我答应了吗?”

        谢灵蕴恢复从容气度,笑吟吟说道:“老夫二十年前便开始谋划此地,灵狱里的有些情况,我甚至比你还熟悉,‘通行证’的规避方法我早已掌握,否则怎么会贸然前来送死?”

        “啊……呸!”

        柳三刀对着谢灵蕴吐口水,只是嘴巴都张不开,自然吐不到谢灵蕴身上去。

        “不过你说得没错……”

        谢灵蕴转头望向苏文,笑吟吟说道:“禁忌物天-09说不定真是在此地……如果真被你说中的话,一会我给你一个痛快……”

        苏文扭过头去,不理睬谢灵蕴,他还以为谢灵蕴会表示放过他一马呢,可没想到最后还是想要他的性命。既然如此,他也懒得去想办法讨好谢灵蕴,爱咋地的吧,心累了,死快一点,说不定还能赶早,下一波穿越说不定舒坦一些——如果还有的话。

        谢灵蕴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余的牢房,仔细甄别上面的封印阵法纹路,寻找可能被破坏过的痕迹。

        可惜一无所获。每一个封印除了看上去年代古旧之外,完好无缺。

        “天-09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没损坏封印情况下进入这些牢房啊……”

        谢灵蕴深深的迷惑了。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破坏其中一两个封印,进去牢房里面看看。

        只是……能够被封印在灵狱第三层的存在,没有一个是好招惹的,谢灵蕴也不敢大意,犹豫了好一阵之后,才做出了决定。

        既然怀疑禁忌物天-09还在此地,那么将这座灵狱翻个底朝天也是必须的,至于风险和后果,到了这时候,已经顾及不上了!没有天-09号禁忌物,他也没信心能应付镇妖司的追杀报复。

        “呜……”

        见谢灵蕴开始拆解旁边的牢门上的封印,柳三刀开始急了,嘴里发出含糊的叫声,跌跌撞撞地拿脑袋往谢灵蕴身上撞。

        “不知死活!”

        谢灵蕴挥手便往柳三刀脸上扇去。

        “……咦?”

        谢灵蕴拍的手猛然收了回来,掌心则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红线,随后鲜血从中渗出。

        “啊……”

        谢灵蕴发出一声痛呼,手掌突兀出现的伤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真正的伤势,是肉眼看不到的。他感觉自己的灵魂,被一道凌厉无比的锐意,砍下了一块!

        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无法控制!

        几道凌厉的寒光,瞬间柳三刀身前散发出来,在灵狱深处纵横肆虐!

        “哗啦……咔嚓……”

        随着寒光闪现,十二扇牢房大门上的封印阵法,先是闪现光华,随后光华黯淡,牢房里面,也一阵阵骚动,发出各种古怪诡异的声响,紧接着陷入沉寂。

        看到这一幕,不仅仅苏文、柳三刀一头雾水,束手无策,谢灵蕴也仿佛坠入冰窟,惶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嘎吱……”

        最末的一间牢房此时首先被推开,探出一个干瘪瘦小的脑袋,闪着绿光的眼睛朝四处打量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