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脑子好使

第三十章 脑子好使

        ……

        苏文茫然望向四边,只觉得胸口仿佛压着一座大山,吸上一口气,都要用尽全部的力气。而他眼前,大地四崩五裂,岩浆携带着浓浓的黑烟从地底喷涌而出,巨浪从大河上游高悬而下,许多从没见过,更的连名字都说不上的怪物从深渊、火山跟河流里爬出,扑向仓惶哭喊,绝望无助,四处逃命的百姓。

        头顶上方,天空也在燃烧。

        一尊尊似曾相识的庄严法相,支离破碎,祂们失控的灵性,便化成一团团永不熄灭的炬火,点燃了整片天空。而在这些法相周围,无数长相怪异的妖物,尸体堆积如山。

        然而剩余的妖物,依旧占据了大半的天穹,用它们独特的声音,欢呼着胜利的来临。

        “这是……哪里?!这是怎么回事?”

        苏文心头颤栗,心头涌现一抹深深的绝望。

        “呼……”

        前方传来风声,他收回眺望的视野,凝视前方。

        身前是一片深邃不见边际的汪洋。

        在他视野尽头模糊之处,却出现一张青铜长桌!当他看到那一张青铜长桌的时候,长桌便占据了他全部的视野!

        长桌左右各有六座形态各异,高矮不一的王座,而在长桌尽头,还安置着比这十张王座加起来还巨大恢弘的座椅,高高耸立着。

        十二把王座上虚无一人,而最尽头的主座上,却有着一个形态巨大,仿佛伸展开来,身躯便能占据整座大洋的身体。

        当苏文的目光落在王座之上的时候,上面的虚影似乎也注意到了他,于是在他心头投下了一个声音:“途径的尽头,并非永生,长眠也尽非死亡,在诡秘的万古,就连永恒的终局也会消亡,唯有旧……历史……永生。”

        声音如雷霆在苏文脑海响起,眼前的画面,在他面前一一崩碎,陷入黑暗之中。而周围涌现的无数怪物,仿佛也发现了他的踪迹,汇聚成一道怒潮,朝他席卷而来!

        “啊!”

        苏文大叫一声,猛然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喵!”

        压在他胸口上的灰猫,发出不满的声音,摆了摆尾巴,跳到了一边。

        “苏文,你醒了!”

        孙野侯惊喜地叫了起来:“张?,苏文醒了!”

        “这里是……”

        苏文茫然地看了看周围,认出了身前的孙野侯,也看到张?端着一碗什么东西,跌跌撞撞地闯入房中。

        “书院啊……后山,你的住处!”

        孙野侯扶着苏文靠坐在床头,知他心中有诸多疑问,不等苏文问话便开口说道:“你已经昏迷五天了,山长说你会在这一两天里醒过来……说的真准!”

        “我不是在灵狱吗?”

        苏文蓦然想起,自己被一个会说话的大圆盘砸中,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嗐,那是几天前的事了……快,先把这碗药喝了,这是山长特意找了医家大夫给你抓的药!”

        张?走起路还还一瘸一拐。苏文也看到,孙野侯活动的时候也小心翼翼的,身上的伤势应该还没好。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昏迷之前,灵狱里群魔乱舞的景象,苏文仍旧心有余悸:“柳叔怎么样了?”

        “……柳三……柳档头没事,就是内厂毁掉了……你跟他都是从废墟里挖出来的,京城里还来了人,把他带走了。”

        张?咂嘴说道:“你还好,挖出来的时候,柳档头的模样,内厂的人都认不出来了……”

        “本来他们还想把你带走,被山长拦下了,最后就把你留在了书院养伤。”

        孙野侯也补充了一句。但涉及到灵狱里面发生的事情,两人一无所知。

        苏文点了点头,捏了捏眉心。看样子,内厂还是严格把控了灵狱里的消息,没有泄露出很多关键的信息。

        “城里怎么样了?”

        苏文只好换了个问法。

        “胡小倩死后,城内就恢复了平静,不过刺史大人被胡小倩袭杀之后,这几日城里的戒备森严,还在搜捕胡小倩的同党……”

        张?将从官方和民间收集到的信息说了出来,听得苏文一愣一愣的。

        根据官方发布的版本,盗走武宁城阳光,制造无数血案的人,自然是胡小倩和她的团伙,阴谋在武宁城里大搞邪恶晋升仪式,被内厂和刺史府识破,最终在抓捕胡小倩和她的团伙当中,胡小倩以恶毒的手段杀死了谢刺史。谢刺史壮烈殉职,据说朝廷还准备给与为国尽忠的谢刺史上谥号,据说美谥是板上钉钉的事,就看朝廷最终如何给谢刺史盖棺论定了。

        听到朝廷要给谢灵蕴上谥号,苏文是一愣一愣的,随后嘴角微微往上扯了一下,换他来给谢灵蕴上谥号,不是用戾就是丑,反正哪个恶毒就上哪个,要美谥,想太多了。朝廷里不知真相的大臣或许会这样做,但内厂肯定会阻挠,最好的结果是随着身死,谢灵蕴与他的生平悄无声息地湮灭,要么就是被内厂最终曝光所谓,然后盖棺论定,将他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失神片刻,苏文就听到孙野侯说厂卫合力杀死了胡小倩,封城缉拿其同伙,几日下来,陆陆续续地抓到了不少犯人,相信不久之后,武宁城就能恢复往日的平静了。

        苏文苦笑一声。

        什么胡小倩的同党,想来是灵狱跑出了许多超凡者,内厂厂卫正全力缉拿,不过武宁城没有发生大规模的骚乱,说明情况还是处于可控制的状态,想到这里,苏文松了一口气。

        “笃笃!”

        院子外有人在敲门,张?出去开门,很快就将头戴帷帽的颜朵迎了进来。

        “你们出去,我有事跟苏文说。”

        颜朵仿佛早早料到苏文会在这时苏醒,看到坐在床头的苏文,没有半点惊讶,而是用着温和的语气,对着张?和孙野侯说着不容拒绝的话语。

        “好,你们慢慢聊。”

        孙野侯扯了扯张?的衣袖,赶紧溜之大吉。因为胡小倩的缘故,两人在颜朵面前早已处于社死状态,看到都不大能抬得起头,能够不用跟颜朵处于同一个地方,那是一种解脱。

        “颜……执事?”

        苏文踌躇了片刻,不大确定自己该怎么称呼颜朵。

        “叫我名字就好,我比你大几岁,叫我颜姐也是没问题的。”

        颜朵示意苏文伸手,她轻轻搭在上面一会,判断了脉象之后说道:“恢复得不错……钱山长的手段的确厉害。”

        “柳叔怎么了……还有,灵狱里最后发生了什么事?”

        “柳叔……被上面的人带走了,他们还接管了内厂和刺史府。”

        颜朵声音苦涩:“灵狱彻底毁掉了……里面的超凡犯人,内讧死了大半,剩下的基本都跑了……还将灵库里的禁忌物洗劫一空。”

        “呼……”

        苏文一颗心沉了下来。

        他可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谢灵蕴呢?”

        除了柳三刀的死活,这是苏文最关心的问题了。尽管昏迷之前,他看到谢灵蕴惨兮兮的样子,可他依旧觉得,像谢灵蕴这样的人物,不会轻易的死去。

        “失踪了。”

        果然,颜朵给了一个不出苏文意料的答案。

        “是被里面的超凡者吃掉了吗?”

        但苏文心里还是有一丝侥幸,万一谢灵蕴是被那一具会说话的骷髅吃掉了呢?当时他可是看到骷髅抓住谢灵蕴的断臂不肯松开的样子。

        “应该是逃走了。”

        颜朵理了理帷帽说道:“柳叔被上头带走问话,很多事情没来得及跟我们薯片清楚,灵狱里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问你了。”

        “……上面的人,要为难柳叔?”

        苏文听出了颜朵的弦外之音。

        “没错。”颜朵冷笑一声:“朝廷里甚至很多人不相信柳叔的说辞,认定柳叔诬告谢灵蕴,他们甚至想将你带走,但被钱山长拦下来,这几日,应该会来找你确认情况。”

        “他们是想……让我改证词,为谢灵蕴作伪证?”

        苏文听得懂颜朵要表达的意思。

        “谢灵蕴是封疆大吏,很多人跟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若坐实了他的行为,受到牵连的人可着实不少。而且他们基于现场的情况,觉得谢灵蕴已经死去,所以就一口咬定,柳叔与谢灵蕴有仇隙,趁机在灵狱里杀了他,将灵狱失陷的职责归咎到谢灵蕴身上去。”

        “是非不分,颠倒黑白!这不是污蔑吗!”

        苏文怒火中烧。

        “那是当然的……谢灵蕴明面上,可是名家学者,朝中故旧,多半也是名家和纵横家之流。”

        颜朵叹了一口气。

        苏文张了张嘴,无话可说。他算是明白,谢灵蕴图谋灵狱之事,不仅仅在灵狱里留下大量证据,只要用心去搜寻,肯定可以从他平时的生活起居中寻找得到更多线索。可为谢灵蕴洗白的人,却是一群可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高手,柳三刀就算有再多证据,也是百口莫辩。

        “那我们该怎么做?”

        苏文皱眉问道。

        “柳叔说,谢灵蕴是逃走了……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找到他,就能把朝廷里颠倒黑白之人的嘴巴抽肿。”

        颜朵盯着苏文说道:“柳叔还说……你是我们内厂脑子最好使的一个,能否找到谢灵蕴,就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