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钓鱼

第三十一章 钓鱼

        颜朵的话,苏文还是无言以对。

        其实在他看来,内厂之中,除了柳三刀,其他人还是喜欢动脑子的,只是在柳三刀看来,这些人不能动不动就能牵引来文气,所以脑子不太灵光。

        严格来说,如果不是苏文两世为人脑子里储存了无数前贤的篇章,他一样会被归纳到脑子不好使的行列去。

        颜朵可不是空手而来,随身携带了一个厚厚的牛皮袋,里面装的都是事后记录下来的档案副本。

        苏文将档案一一分类,然后开始翻阅。

        他最关心的,自然是与谢灵蕴相关的信息。

        在他看来,谢灵蕴图谋天-09号禁忌物证据确凿,可实际上,现场留下的证据却不多,事关重要的人证,存活下来的,只有他、柳三刀和老六。而外面侥幸存活下来的人,都能证明是谢灵蕴抓住了胡小倩失控变成的山鬼,因而让朝中与谢灵蕴利益相关的大员认定谢灵蕴有功无过,灵狱里发生的事纯属内厂栽赃嫁祸,妄图将灵狱暴乱之的罪责转移到谢灵蕴身上去,甚至有居心叵测者认为,是柳三刀盗取了灵狱里的禁忌物,制造混乱,杀死了谢灵蕴,再将罪名推到谢灵蕴身上,逍遥法外。因而联合朝中势力,向内行省施压,最终不得不让内厂高层对柳三刀进行扣押审问。

        不仅柳三刀,苏文和老六也是现场的目击者和参与者,老六也同样被羁押,但内厂要关押苏文,却被钱浩然所阻止。

        最终内行省还是怕激怒了钱浩然,老皇帝可能会被再次打耳光,最终给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苏文可以被带回书院休养,但不得离开武宁城,苏醒之后,还得配合内厂和朝廷衙门的审查。

        颜朵是赶在审查之人来之前,将发生的事情告知他。

        从档案记录看,现场只找到了谢灵蕴留下的血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除此之外,灵狱第三层的牢房全部打开,里面的囚犯或超凡者,全部消失不见。

        第二和第一层的超凡囚犯和失控怪物,大部分被禁忌物通行证所杀死,但还有部分处于失踪状态,至于是死是生,不好判断,从现场留下的痕迹看他们更可能遭到了灵狱第三层的超凡猎杀。

        至于武宁城里的阳光被偷走的诡异事件,谢灵蕴的失踪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如今武宁城全城被封锁,来自京城的超凡者正在全力以赴追寻灵狱里逃跑出去的超凡者。这些搜刮了灵狱和灵库里禁忌物而逃走的超凡,已经变成了巨大的威胁,一旦流窜到了他处,将来后患无穷。

        “这是一地鸡毛……”

        苏文花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将所有的档案全部看完。

        灵狱里的情况,其实内容不多,更多的档案从京城内厂里调拨而来的秘密资料,部分是灵狱第三层里的禁忌物详细的资料,部分则是柳三刀都不知道的超凡者的信息。

        比如被黑烟杀死吞噬的陆仲,比如禁忌物天-09的若干描述。资料并不详细,但能够让阅读者对这些人和物有大致的了解,看到不至于与之擦肩而过的时候,失之交臂。

        “天-09禁忌物……”

        在地下十三间牢房里的人和禁忌物当中,苏文最感兴趣的自然是天-09号禁忌物,特意抽出详细的档案,仔细阅览。

        “这……”

        然而一打开卷宗,他便愣住了。

        厚厚的记录,竟然被涂抹掉了大半内容,有些地方虽然没有涂抹的痕迹,却超出了苏文现阶段所能理解。接收的超凡信息,文字落在他眼里的时候,便一阵扭曲模糊,记不住上面的文字。

        苏文能看到的记录极其有限,他轻声读了出来:“天-09号禁忌物:(来历)为法家亚圣韩慎所诱捕,无固定形态,韩慎为其规定(封印为)某种形态,封印其特殊能力。

        喜甜,月圆之时需要进食,麦芽糖为主要食物,可杂以其他甜味零食,不宜太丰富。

        特殊能力之一:梦魇。入睡状态可进入任何人梦境之中,轻松将其杀死。

        直接杀伤力:极限未知……已知为一爪重创韩慎亚圣。普遍认为,亚圣韩慎的陨落与此伤有直接联系。

        来历:无普遍共识。法家认为天-09禁忌物是上古的旧神,道家和阴阳家表示怀疑,将其纳入为十二支配之一或者之一投影,儒家认为,是新生之神……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厚厚的一大叠纸,能看到的却只有短短的几句话,而且看完之后,苏文还是觉得一头雾水,脑壳生疼。

        但好歹有一点他算是明白了,天-09禁忌物非常恐怖,一爪子把一名法家的亚圣给重创,足以说明这家伙的可怕,尤其是可以入梦杀人,这更不用多说。难怪谢灵蕴想拿到这一件禁忌物了。

        当然,苏文还觉得,谢灵蕴之所以会打天-09号禁忌物的主意,最重要的是这一件禁忌物十分好伺候,只要给糖吃就行了。

        不像其他禁忌物,使用起来跟自虐似的,换谁不动心啊?

        又翻了一阵档案,苏文终于搞清楚,灵狱第三层的牢房里都关了什么玩意。

        一共是关了八个超凡者,两个妖族超凡和三件禁忌物。

        其中禁忌物天-09,其实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位超凡,但因为除了韩慎之外没人知道它长啥样子,于是便按照韩慎定下的规矩,将其视为一件禁忌物。

        “加上两名妖族的超凡……一共有十位超凡者……而每一位的实力,都相当一位大儒……”

        看到资料的描述,苏文便觉得头皮发麻。

        大儒是什么境界?

        青山书院的院长钱浩然,便是大儒,而整座青山书院,也就只有他一人是大儒,苏文的老师董知章,如今去冲击的序列,便是大儒。

        而灵狱里竟然关押着十位这样的存在,而且还全部跑了出来……

        这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苏文不敢去想。

        “还好……并不是每一个超凡强者都活着离开……”

        苏文侥幸地想道。他可是亲眼看到了陆仲被黑烟吞噬,之后超凡者之间,应该也有一场恶斗,不然灵狱也不至于化为废墟。

        这个过程,或许还还会有大儒序列的存在陨落,跑掉的可能不多了……

        只是苏文也只能做如此推测,但事实究竟如何,他也不知。

        将最后一份资料看完之后,苏文便将与谢灵蕴无关的超凡者抛诸脑后,开始寻思,如果他是谢灵蕴,这时候应该身在何处,更为安全?

        “肯定是离开武宁城,离开江南道,远走高飞……”

        苏文自言自语。

        灵狱被毁之后,内厂的援军来得太迟,基本没有超凡者者被当场抓获,谢灵蕴谋划多年,肯定给自己留了后路,事败之后,有足够的时间逃走。

        也就是说,想在武宁城里找到谢灵蕴的可能性不大。

        换一句话说,灵狱被毁的黑锅,柳三刀背定了。

        至于自己,苏文倒是不太担心。事情发生在他入职内厂的第二天,纯粹是遇到了无妄之灾,加上他的老师是董知章和钱浩然,大梁朝的大臣们也不敢太过分,大不了将他革职,除了一个月失去十二两银子这样的好事,损失也不算太大。

        “可终究是十二两银子啊……”

        苏文有些心疼地想着。

        “……嗯!”

        但这么一想,苏文忽然握紧了拳头。

        料想自己可能失去一份薪资不低的工作,都心疼不已,那谢灵蕴呢?谋划了二十年,赌上前半生所有去算计天-09号禁忌物,最终一无所获,还丢了一条手臂,如果他侥幸活下来,会善罢甘休?

        “不,如果我是谢灵蕴,肯定不会轻易离开……尤其是灵狱里没有他留下的任何信息,都足以说明,他还活着,但他想制造自己已经被超凡者杀死的假象……他对天-09号禁忌物,还心存幻想!他还在武宁城里!”

        苏文眼睛一亮。

        赌徒的心里,是不会有及时止损这种想法的。谢灵蕴心里只要还有一丝希望,觉得天-09号禁忌物还在武宁城中,他就不会轻易离开。

        “就算没有天-09号禁忌物,剩下的两件禁忌物,他也一样会动心……”

        苏文最后如此想着。

        然而此时的谢灵蕴也应该成了惊弓之鸟,肯定会更加小心谨慎,加上他在武宁城经营多年,狡兔三窟自然不在话下,想搜寻他的下落,自然是艰难的。

        “只能引蛇出洞了……”

        苏文想了想,对颜朵说道:“颜姐,有一件事,得马上做,或许我们可以将谢灵蕴引出来……”

        “我该怎么做?”

        见苏文自言自语了一阵,终于对她开了腔,颜朵也是松一口气。

        “内厂……在武宁城里还有别的下脚处吗?”

        “当然有的……”

        颜朵给了肯定的答案:“但都很偏僻,内厂很多事情,不好在城内处理。”

        “这就更好了……得准备一些龙涎香,再去买一批麦芽糖,运到其中一个据点去。”

        听到麦芽糖,一直蹲在苏文旁边的核桃,抬头看了他一眼,咂吧咂吧了嘴,然后将头扭到一边去。

        “不管天-09号禁忌物在哪里,我们都要制造出一个假象,让谢灵蕴以为,它还在我们手里。”

        苏文最后深吸一口气:“只有这样,才可能将他钓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