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身份

第三十二章 身份

        “咳咳……”

        普通的巷子深处,一户飘着糖栗子和麦芽糖香味的院子里,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响起。

        “官爷们,你们这半个月每天都来盘查……要是有情况,老夫还不会跟您说嘛……李捕头,要不要在寒舍吃顿便饭再走……咳咳,咳咳咳……要不带点糖炒栗子走,刚炒好的,可香可甜了……”

        微微驼背的白发老者,拄着拐杖,轻拍着胸口,浓痰仿佛堵住了他的嗓子眼,艰难而小心地回答着衙役的盘问。

        “不用不用……我们赶时间……职责所在,丁老丈不要介意……”

        眼看这位叫丁春秋的老人,都快把唾沫咳到自己脸上去,李捕头哪还敢吃他炒的栗子,连忙告辞。

        “李捕头……你们真是好人呐……”

        丁春秋由衷感叹。

        虽说武宁城最近出现的衙役都是生面孔,但态度要比以往横行霸道,吃喝卡拿的衙役好太多,还一视同仁,不管是平头百姓还是富贵人家,都进屋里翻箱倒柜,寻找所谓的“逃犯”。

        平头百姓最初是受到了点惊吓,但久而久之便发现,这些人虽然不通人情,却没有趁机顺走家里值钱的东西,也不欺男霸女,也就安了心。

        只是许多富贵人家却是无法接受这样的骚扰,视为最大的羞辱。

        然而门子护院拒不开门,或者暴力抗拒衙役们无异于侵门踏户的行径时,好好说话的衙役往往会狰狞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块黑乎乎的牌子拍向他们的脑门,大嗓门便响起:“内厂办案,抗法者以谋逆罪立诛!”

        紧着着便明火执仗打进去,鸡飞狗跳收场。没几天,这些富贵人家便明白是内厂在办事,一旦衙役敲门,便乖乖配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刺史府衙门的大牢,已经关了许多豪富之家的家主豪仆,找谁去说情都不管用,心底对“内厂办案,寸草不生”这词的了解更深一层。

        “啪!”

        衙役离开之后,丁老汉重重将柴门合拢,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他摸了摸拄着拐杖的右臂,神色复杂。别看他右手拄着拐杖,可整只手都是藏在衣袖里面的。

        衣袖里其实空荡荡,右手小臂早已消失不见,谁又知道,他全靠精神之力操衣袖,伪装出最近是一个健全之人?

        “内厂还真不死心……不过这样的办法想抓到我……也太儿戏了!”

        他冷冷一笑。

        丁春秋自然是谢灵蕴。

        当日灵狱大开,白玉盘一般的禁忌物飞出来之后,情况便进一步失控。

        白玉盘自然不是天-09号禁忌物,可威力依旧惊人,撞上苏文的瞬间,便爆发出了恐怖的威能,将他和骷髅炸开,骷髅被炸得支离破碎,他也不好受,跟骷髅争夺的手臂不知飞到了哪里去,眼看灵狱进一步失控,通行证的杀伤力有增无减,他便只能仓惶逃离了灵狱。

        在那时候,他若想趁着武宁城大乱出逃,轻松便可办到。

        只是谢灵蕴并不死心,他总觉得,天-09号禁忌物依旧在武宁城中,牢狱里所看到的一切,只是内厂制造出来的假象。

        但他也清楚,灵狱发生了这么大的动荡,内厂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必然会有大量的超凡者进入城中,这期间还留在城中,风险不大。

        可在武宁城里经营了数十年,谢灵蕴自然相信自己有办法骗过内厂超凡的本事。

        丁春秋这个身份,便他最大的依托。

        二十年前,他知道天-09号禁忌物的喜好之后,便着开始营造这个身份了。

        蛰伏这半个月,他也觉得,收获非常大,甚至可以确定,天-09号禁忌物不仅仅还在武宁城,甚至还在内厂的掌握之中。

        “没想到吧……老夫对天-09号的监控,从来就没断绝过!”

        “嘎吱……”

        推开门,谢灵蕴将院子里的货物搬到外面的板车上,套好了拉车的小毛驴,插好板车旁边的彩色小旗,一手甩着快板,开始走街串巷,大声吆喝:“糖炒板栗,麦芽糖咧!”

        ……

        “至今为止,我们发现了十一名逃走的超凡者,其中五名已经落网,追回两件禁忌物。三名负隅反抗中被击杀,从他们身上也回收了说三件禁忌物。其余三人还在追捕中,但已逃出江南道,正联系各方追缉……”

        武宁城外一处道观里,老六神色凝重,介绍着武宁城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但灵狱三层的越狱者,禁忌物,至今没有任何的消息,谢灵蕴也没有任何消息……很有可能,他们都已离开武宁城,甚至已经远离了我大梁疆域。”

        说出心里的判断,老六心情凝重,把目光投向众人最末尾,正小声剥着糖炒栗子的苏文,说道:“苏文,你脑子最好使,你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还有五天时间,如果我们揪不出谢灵蕴,柳档头可就要被抓到京城去了,他这臭脾气,回到京城落在那群奸臣手里,用不了几天就得没命!”

        一边说着,他把目光瞥向议事厅的角落。

        柳三刀一脸络腮胡,脸色红润,神色淡定地坐在地上剥栗子,颜朵买的栗子有点多,大伙心事重重,根本没胃口,就只有他和苏文吃。

        柳三刀身边还站着两名戴着黑铁面具的超凡者,纹丝不动,像两具傀儡。但这两人,却代表着内厂高层的态度。

        柳三刀看起来是自由的,但哪里都去不了,在不被允许的前提下,甚至不能开口说话。

        但在朝廷一些大臣看来,内厂的行为就是在包庇柳三刀,虽然不让他自由出入,可在内厂的据点里,他还是该吃吃该喝喝,人身自由都没受到限制,虽然不让他随意开口说话,可他真的想开口,也不见得有人会阻止他。

        甚至很大程度上,已经洗清嫌疑的老六,就成了柳三刀的传声筒,柳三刀想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陪在一边的御史,一脸怒容,可却不敢发作。

        这里可是内厂的老窝之一,要是在这里激怒了这群莽夫,可能在回京城途中,不明不白就死掉。所以也就敢怒不敢言,但御史也并非毫无作为,而是将自己所目睹的一切,记录下来,准备回京城之后,再参内厂一本。

        “接下来,可以引蛇出洞了。”

        苏文很淡定。

        半个月的时间,足以做很多事。

        武宁城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可平静之下,内厂的行动却没有停止,投入的规模反而更大了。

        经过反复摸底,侥幸逃出灵狱的普通超凡者,基本被抓捕或击杀,而在这个过程,也是在不断搜寻谢灵蕴下落的行动。

        尽管没有找到谢灵蕴的下落,但也没有证据表明,他已经离开此地。

        内厂甚至还找到了谢灵蕴一处安全屋,里面一片狼藉,有谢灵蕴处理伤势留下的痕迹。

        只可惜谢灵蕴离开的时候,已经毁去了他的气息,没有留下给超凡者通过秘术定位他的机会。

        可这也足够证明,谢灵蕴还活着,很大可能还是留在武宁城。

        “怎么引蛇出洞?”

        老六充满了好奇。

        “先散布消息,说明日便将柳叔押解回京……再准备一辆转移禁忌物的马车……就按照最高规格的那种准备……最后,颜姐,你让人去买一些麦芽糖,还有各种甜品,越多越好。话说,这栗子是哪里买的,味道还真不错……”

        苏文对手中的糖炒板栗赞不绝口。

        “是城东的丁老头,卖糖炒栗子已经十几二十年了吧……麦芽糖也是在他那里买的,手艺好得没话说……”

        老六想了想说道:“好像叫丁春秋吧,这名字还有点味道……早些年应该是读过书,但没觉醒文气,就继承了祖业……”

        ……

        “喂,丁老板!”

        两匹黑马“哒哒哒”地跑到丁春秋身旁,随着“吁律律”一声,齐齐停下了蹄子。

        往熟悉的大街小巷转了一圈,来到城东固定摆摊了位置,丁春秋才刚刚挂好摊旗,看到两名黑骑厂卫,他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但马上挤出了笑容:“两位官爷,要点什么?”

        “你这还有多少货,全要了!”

        厂卫给他丢过了一锭十两左右的银子。

        “哟,太多了,找不开啊!”

        丁春秋苦着脸说道。一板车货物也就五六两银子的样子,一路又卖了不少,他又不是真的为了卖钱,不可能真堆满货物叫卖,剩下的确不多了。

        “那回去给我们多整些,晚上我们去你家提货!”

        厂卫很是爽利地说道:“我们档头要去京城办事,他喜欢你家甜食,说路上多备一些,到京城也要送人,你仔细准备一点,可不要怠慢了。”

        “好咧!”

        丁春秋脸上堆起了笑容,笑得合不拢嘴。

        他心里却暗想:“确定了,厂卫是想把天-09号禁忌物转移到京城了!他们胆子倒是不小,这长途跋涉,也不怕出事!想来是内行省派了高阶超凡坐镇……唔,不管如何,我也该动手了……”

        “两位爷稍等,我把这些麦芽糖、板栗糕点先打包好……”

        丁春秋手脚有些慢,但还算麻利地打包,两名厂卫也不着急,他们之前来买麦芽糖时也听说丁春秋提过,前几天不小心被糖浆烫了手,动作迟缓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