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第三十五章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哎呀呀……”

        王御史在苏文怀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看到猛然倾斜的车厢,苏文也立即意识到,不是王御史不讲武德,而是外面出了状况。

        “谢灵蕴来了!”

        苏文推开王御史,低声说道:“别说话!”

        车厢虽然被内厂超凡者布置了隔绝气息的阵法,可王御史大声嚷嚷,也可能会被谢灵蕴感知到,瞬间就能明白,这是一个陷阱,那之前的努力就百忙了。

        “哼哼,装神弄鬼……老夫才不信!你这个异端!名家异端……”

        在王御史眼里,异端可比别的学派可恨太多。学派之间的学说内容,主张侧重并不一致,可异端就不一样了,那是互相否认对方认知的存在,彼此之间,可是不死不休的。

        “我可不是名家学派的。”

        苏文耸了耸肩膀,轻声说道:“一会抓住了谢灵蕴,看你还嘴硬不嘴硬!”

        “轰隆……”

        而又伴随着一声巨响,车厢猛然被掀翻,苏文摔了个晕头转向。

        “混账!柳三刀是想谋杀老夫,刺杀钦差啊!”

        王御史惨叫起来,他被捆得严实,车厢翻滚,他的头脸碰撞得一片淤青。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故?”

        苏文也神色大变。

        ……

        “敌袭!”

        当一块巨石从直道一侧抛出,砸中车厢之后,柳三刀当即发出警示,拔刀飞到半空,寻找敌人。

        厂卫们也纷纷拔出武器,围住了马车。然而又几块巨石抛了过来,正中车厢,将车厢撞翻地上,受到惊吓的马匹四处逃散,还好车夫反应极快,拔刀砍断了缰绳,将车厢留在了原地。

        “胡先生,赵先生,动手!”

        谢灵蕴悄然使用说服能力,增强了两人的决心,然后他深吸一口气,从树林阴影中走出,对着惊慌失措的厂卫们使用说服能力:“束手就擒!”

        许多厂卫看到阴影处有人走出,毫不犹豫地杀过去,可随着谢灵蕴轻飘飘的一句话,他们却发现手脚忽然动弹不得,甚至收不住力,摔倒地上。

        “谢灵蕴!”

        柳三刀在半空看到谢灵蕴,大吼一声,往下急坠,大刀往朝谢灵蕴的脑壳劈落!

        “刀偏一丈!”

        谢灵蕴抬头看着怒目圆睁的柳三刀,轻飘飘的一句。

        柳三刀顿时感觉身体不受控制,握住大刀的双手一阵腾挪,砍到了一匹骏马身上,狂暴的一击,瞬间便将这匹骏马劈成了两截。

        黑马发出一声惨叫,扑腾一阵便气绝。

        “呼……”

        谢灵蕴呼出一口气,步履变得有些蹒跚,慢慢走向了倾倒地上的车厢。

        他在灵狱里受伤不轻,断臂伤口甚至还没愈合,还得装成若无其事,穿街走巷,实力已大打折扣。若不是天-09号禁忌物对他诱惑实在太大,他真心不想出现在这里。

        “还好……一切还尽在掌控之中。”

        等他拿到了禁忌物,便说服赵天祝和胡天星,让两人留下断后,他便可从容离开,等内厂高手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远走高飞了。

        “黑狗!别妨碍爷爷发财!”

        赵天祝一脚踹飞一个前来阻挡他的厂卫,厂卫受到谢灵蕴的影响,动作举止慢了许多。

        “狗东西!”

        胡天星也在怒骂,只是两人嘴里骂得凶悍,可实际上却没有下死手,将厂卫击溃之后,便扑向了车厢。

        “两位,你们拦住他们,我来打开车厢的封印!”

        看到两位同伴竟然没有大开杀戒,谢灵蕴皱了皱眉头。

        他心里甚是纳闷,两人跟内厂可是有着血海深仇,可眼下有这么大的机会,却没有血腥报复……这是怎么回事?

        “好……要快一些,我晕血!”

        胡天星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

        柳三刀劈死了的黑马,血流了一地,血腥的味道更是充斥着周围,让胡天星大感恶心。

        “就是……我心善,见不得这等残忍场面,得速速离开!”

        赵天祝看到死马流了一地的肠子内脏,扭头不看那血腥场景,强忍着干呕说道。

        “……”

        谢灵蕴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地抽搐起来。

        大意了啊,怎么就没发现,自己摊上了两个奇葩队友?

        这两货当初是犯了什么罪行,被关押到灵狱里去的?

        谢灵蕴大是懊恼,太过相信自己的能力,没有摸清两人的底细,事到临头才发现,这两货根本靠不住。

        好在两人虽然不想杀人,本事还是有的,一出手就打翻了不少试图靠近的厂卫,将谢灵蕴护在了身边。

        “呼……”

        这时柳三刀已经恢复了正常。握着血腥凝腻的大刀,缓缓走向车厢前的三人。

        这时候,他已经恢复了淡定从容。甚至眉梢之上,还有喜意。

        他大手一挥,厂卫便停下围攻的势头,甚至还缓缓后退了几步,没有再次发动攻击。

        按照苏文指定的计划,谢灵蕴已经出现,那么对内厂来说,计划已经完成了大半。

        王御史就在车厢里,只要谢灵蕴打开车厢,让王御史看到正在劫掠车队的谢灵蕴,且看他如何为谢灵蕴洗白。

        就算王御史执迷不悟,死咬不认也不要紧,周围可是有墨家学派炼制的留影禁忌物,将所发生的一切记录下来,哪怕谢灵蕴逃脱,也可以将其影像送回京城,到时候,那些为谢灵蕴脱罪的朝臣,可就有好果子吃了。

        “谢灵蕴,你可知罪?”

        晕头转向,正被苏文一手捂住了嘴巴的王御史,此时听到车厢外面忽然停下了喊杀声,随即听到有人喊出了谢灵蕴的名字。

        王御史怒视苏文,心中冷笑:内厂玩弄这点小把戏就想骗老夫,真当老夫是白痴吗?

        只是转眼他就听到熟悉的声音:“柳三刀,狂怒是无能者最无能的表现,你能奈我如何?”

        “啊……这?!”

        王御史头脑一片空白。

        四十年前,大梁朝三年一次的抡才大典上,他跟谢灵蕴一起高中,成了朝廷新晋的栋梁,两人也从此结交,成为了好友。

        后来谢灵蕴自请外放,成了地方大员,步步爬到了江南道刺史之位,他也成了御史台御史,经常替天子巡视各道,跟谢灵蕴还是有着深厚私交,不时会晤,经常为谢灵蕴在天子面前美言。

        谢灵蕴出事之后,他也是坚定的“挺谢派”,认定谢灵蕴不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认定谢灵蕴已经被柳三刀杀害,更是主动请缨,来调查内厂,为谢灵蕴洗刷冤情,将柳三刀和整个江南道内厂定罪,为谢灵蕴报仇!

        可是……此时车厢外传来了谢灵蕴熟悉的声音,本是超凡的王御史,断然不可能认错这副嗓音!

        “谢灵蕴……还活着?!”

        短暂的头脑空白之后,王御史心头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可是在朝廷里力保谢灵蕴的清白,甚至还为谢灵蕴请仅次于文正的谥号“文贞”的!

        谢灵蕴不但没有死,还来劫掠内厂的车队……不但狠狠地打了王御史的脸,而且还充分说明了……灵狱失控事件,就是谢灵蕴一手谋划出来的……

        自己还在皇帝面前为他作保,他是被谢灵蕴拖进了深渊啊!

        想到此事,王御史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超凡之力,在苏文面前失控!

        好在王御史是名家学派的学者,最擅长的就是颠倒黑白,见风使舵,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他便更正了心态。

        他可是清流,是正人君子!是受到了蒙蔽!

        他要跟谢灵蕴割袍断义!

        他与罪恶不共戴天!

        顷刻之间,王御史便摆正了立场。

        看着跟灵狱里封印在天-09号禁忌物门上一样的阵法,谢灵蕴心神大定,确定里面安置的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禁忌物了。

        “庖丁解牛!”

        谢灵蕴轻松从容地施展拆解封印的技法,层层封印在车厢上的阵法,亮起阵阵色彩各异的光华,随即被彻底瓦解。

        谢灵蕴探手入怀,摸出一块带着体温的麦芽糖。天-09号禁忌物十分可怕,但只要有麦芽糖,它便不会主动攻击,还会跟着持有麦芽糖的人走。

        当然,等它吃完了麦芽糖,会不会翻脸可不好说,但谢灵蕴卖了几十年的麦芽糖,库存多得很,投喂几十年都没有任何压力。

        “天-09号禁忌物,是我的了!”

        谢灵蕴不忘回头看柳三刀一眼。

        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看到柳三刀眼神中的怒火,反而看到柳三刀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笑脸。

        柳三刀戏谑的眼神,顿时在谢灵蕴心里烙印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糟糕!”

        谢灵蕴自然能读懂这个眼神。瞬息之间,他便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这是一个陷阱。

        然而随着他的意念操控,车厢已经打开!

        谢灵蕴依旧保持着往前递出麦芽糖的姿势,却是看到车厢里被捆绑严实,却对着他怒目圆睁的王御史。

        “谢灵蕴!你这恶贼!老夫与你不共戴天!”

        看到旧日好友,穿着一身麻衣短打,却凶神恶煞的样子,王御史一颗心拔凉拔凉的,最后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

        在这之前就已经完成心理建设的王御史,已经不会被谢灵蕴的出现所影响,此时看到谢灵蕴,他便知道是与谢灵蕴撇清关系的最好时刻,大声吼出了自己的立场。

        “王……王参?!”

        谢灵蕴眼睛也陡然睁大,连王御史身边的苏文,都视而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