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人质

第三十六章 人质

        看到柳三刀那讥诮的眼神之后,谢灵蕴其实心中已经了然,车厢里不会有他想要的天-09号禁忌物。

        可没想到的是,车里却有着他的旧识好友。

        尤其是看到那义愤填膺,甚至是深痛恶觉的神色时,他一时间还有些许恍惚,似乎有些懊悔自己的行为。

        天-09号禁忌物没有得到,可失去的东西,却太多了啊!

        “咔嚓……”

        不等谢灵蕴回过神,车厢的两扇门上的法阵忽然碎裂,化作一道寒光,直奔谢灵蕴脸面。

        “可恶!”

        谢灵蕴一挥衣袖,挡下了这一记暗藏下来的杀招。

        “赵天祝胡天星,快走!”

        “厂卫停下脚步!”

        被情绪左右的谢灵蕴,没有了斗志,施展了说服力,转身就要逃走。他本想以说服这两名憨憨帮他拦下厂卫的追杀,可转念一想,如今他算是彻底暴露,以后将要面对的就是整个大梁国的官方超凡者的追杀。

        内厂高层,那几个序列四甚至是序列五的存在,可能都会出动,更不用说内厂之上的镇妖司,甚至钦天监也可能会派出高手追杀他了。

        单凭他自己,活不了十天。

        多带两名超凡者,哪怕没能起到助力效果,关键时刻“说服”他们留下来挡一挡,都能让他多喘一口气,跑得更远一些。

        柳三刀提刀追击,可没走出几步,便被谢灵蕴的秘法所束缚,两脚不听使唤。

        “想走?!”

        他脸上横肉凸起,重重一甩大刀,大刀在黑夜中闪烁着寒芒,掠向了谢灵蕴的脑袋。

        他是恨透了谢灵蕴。

        灵狱被破,无数超凡逃狱,更有许多拥有恐怖威能的禁忌物离开了灵狱,生灵涂炭的场面虽然还没发生,但这已经是可以预见的场景。

        身为此地内厂的最高负责人,柳三刀自然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好在内厂高层深明大义,并不认为是柳三刀的过错,而是认定谢灵蕴有心算无心,更是有一位大档头,主动承担了责任——毕竟是这位大档头认可了谢灵蕴的提议,放谢灵蕴进入灵狱的。

        但柳三刀依旧觉得,他身上罪孽深重,唯有亲手抓捕或斩杀谢灵蕴,才能稍微挽回一点过错。

        他绝不可能让谢灵蕴逃走!

        “咔嚓……崩!”

        柳三刀强行运转着体内的力量,压制着谢灵蕴施展的影响,只是每跨出一步,他额头便迸起十字筋,汗流浃背。他依旧稳健的手,从背后抽出了第二把砍刀。

        “想走……我同意了吗?”

        大刀擦着谢灵蕴的头皮呼啸而过,他头皮发凉,头发更是簌簌落下。千钧一发,他终究是凭借着本能,闪避开了致命的一击。

        他并没有心存侥幸,而是意识到,柳三刀豁出去要跟他拼命了。

        “疯子!”

        谢灵蕴直接破口大骂。

        他一摸被刮秃顶了的头皮,恨恨说道:“自戕!”

        他要用说服能力,直接说服柳三刀的身体,杀死他自己!

        他能做到这一点,但也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在以往,他不会做这样的选择,可是没把柳三刀杀死,不给厂卫们制造出更大的压力,他可能连包围圈都跑不出去。

        “呼……”

        柳三刀忽然发现,两手不听使唤,反手便想把他自己给砍了!

        “哼!”

        柳三刀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响,咬紧牙,艰难地对抗着谢灵蕴施加的影响,但效果甚微。其余厂卫也还处于谢灵蕴的影响之中,自保尚可,可想冲过来解救柳三刀,却是做不到。

        “呼……”

        一根长鞭从直道一侧的松林里甩了出来,卷住了柳三刀的大刀。

        “柳叔,撑住!”

        是颜朵的声音。

        “果然,都埋伏好的!”

        谢灵蕴耳朵一动,心中更是骇然。他之前只顾着让猫头鹰去侦查内厂的其他队伍,可却忽略了周围有没有埋伏,内厂那边,还有没有援军赶来。

        这也不是疏忽,而是一开始他就没有料想得到,这竟然是个陷阱。

        谢灵蕴脸上再也看不到淡定从容,而是一片阴戾,他厉色说道:“老夫本不想多造杀孽,可尔等竟敢算计老夫……实在罪无可恕……今天晚上,一个都别想活!”

        说着,他手一抖,一把长剑便出现手中,发出一声狞笑,朝颜朵冲了过去。

        颜朵知道自己不是谢灵蕴对手,并没有与他纠缠,而是快步后撤。

        “谢灵蕴,你以为,只有我在这里吗?”

        与谢灵蕴拉开距离之后,她手里的长鞭一抖,如灵蛇吐舌般朝谢灵蕴眼睛拍了过去,谢灵蕴剑尖一挑,将软鞭挑开。

        “唬我?”

        谢灵蕴冷笑起来:“距离你们最近的一队厂卫,赶回来也得半个时辰,半个时辰,足够我杀光你们离开了!”

        “是吗?”

        颜朵靠近车厢,一手按在车厢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用力往下一摁!

        “你做什么?”

        看到颜朵异样的举动,谢灵蕴心生警惕,下意识便冲了过去,要阻止颜朵的行为。

        可这时候,已经太迟了。

        谢灵蕴感觉得到,车厢位置,有强者的气息流露出来,序列远在他之上。

        “毁掉你的布置!”

        谢灵蕴直接开口,试图用说服能力让颜朵破坏掉布置。

        然而他却是看到自己不敢相信的一幕,颜朵并不受到他力量的影响!

        “怎么回事!”

        他心头大震。他知道,自己的说服能力,只能对力量力量差不多和秩序之下的人有效果,可颜朵的序列,远不如他,他的能力,怎么也发挥不了用处?

        难道说,颜朵深藏不露,实际上已经是个序列五以上的存在?

        “不可能!”

        若颜朵是个序列五超凡者,怎么会表现得这么弱小,不管是哪个学派的序列五,此时对战他,都是碾压式的摧残!

        “想控制一个阴阳家,你大概是没睡醒。”

        颜朵冷声说道。

        “原来如此!”

        谢灵蕴恍然大悟。阴阳家趋利避害的本事举世无双,自然有诸多秘术可以阻隔他的能力蛊惑,无论是想控制颜朵的心灵还是身体,眼下他都做不到。

        “你放出了什么?!”

        谢灵蕴假装恼火,试探的同时,实际上是在伺机离开。

        不等颜朵回答,谢灵蕴便发现,有一个黑影,从车厢顶部移动到地面,只是在黑夜之中,黑影几乎与环境完全融合,不容易辨认。

        “是南宫!”

        谢灵蕴声音里终于出现了惊恐。

        当了大梁国几十年的刺史,又当过京官很长一段时间,谢灵蕴对内厂的了解是深厚的。

        比如内厂的三大档头之一南宫,他的了解就相当深刻。

        这一位杂家序列五的超凡者,最神奇的秘术就是化身影子,穿梭于黑暗之中,为皇帝刺探大臣的阴私秘闻,甚至进行肮脏的刺杀,知道他名字的人,要是被他盯上,无不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谢灵蕴可没想到,南宫竟然会施展暗影之法,藏在车厢顶部,又让颜朵用阴阳家的术法遮蔽了气机,不仅仅是他,连同他的猫头鹰同伴,也无法感知得到南宫的存在。

        “南宫无法变成人形!”

        谢灵蕴当即发出一声暴喝,只是喊出这话的时候,他两眼一黑,鼻腔一热,鼻血流了出来。

        想对付他序列之上的人物,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他所承受的反噬,可远比表面看起来严重太多。

        不过随着他竭力的一声,地上的暗影凝滞了一下。

        趁着这机会,谢灵蕴长袖一挥,车厢里的苏文,顿时感觉有一阵吸引力扯住他,然后身体腾空飞向了谢灵蕴!

        “你敢!”

        颜朵看到谢灵蕴竟然对苏文下手,一声怒喝,长鞭卷了过来,卷住苏文的身体,就要将他拉扯回去。

        “卷……不住!”

        谢灵蕴艰难地一句,颜朵手中的长鞭顿时失去了准头。

        “咕咕,救我!”

        谢灵蕴断手的长袖卷在苏文的脖上,将苏文勒得脸色发紫,舌头都伸了出来。他可没想到,谢灵蕴竟然会想把他抓去当人质。

        “真是没道理……王御史不是更有分量吗?”

        苏文翻着白眼的同时,艰难地想着。

        但他很快就想明白,他是内厂的人,而且还有青山书院的背景,他要是落在谢灵蕴手里,柳三刀肯定会考虑他的死活。可王御史可不一定了。这一段时间以来,王御史可是把整个内厂上下得罪了遍,不用谢灵蕴动手,很多人都想把他弄死,柳三刀就是其中之一。

        谢灵蕴要是抓了王御史,柳三刀肯定乐见其成,甚至还会鼓励他杀死王御史,然后再帮其报仇,最后再给王御史报个英勇殉职的美名,这事情也就过去了。

        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下,谢灵蕴能考虑到这么细致的可能,已经十分难得。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扑向扣住了苏文的谢灵蕴,两个巨爪抓住了他的肩膀,带到了半空之上!

        “你敢!”

        柳三刀暴怒之下,挣脱了谢灵蕴的影响。

        “放开他!”

        颜朵也满满的愤怒。

        “你们敢追上来,他就死定了!”

        谢灵蕴头脑发昏,已到了强弩之末,可他还是发出了一声威胁的声音,随着神秘落下的黑影越飞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