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对话

第三十八章 对话

        “咕咕……”

        猫头鹰的脑袋三百六十度地转了一圈,盯着谢灵蕴看着着,抖了抖翅膀,说道:“当然知道,我在给自己找后路啊,这样一来,你就算死了,也不用担心我没人照顾,可以走得心安是不是?”

        “你……你!”

        谢灵蕴一手捂住胸口,似乎是被咕咕的一番言论所气到,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而是听了咕咕这一番话之后,他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苏文不了解他这只妖宠,可他是十分了解的。

        咕咕不会轻易开口说话,除非有感兴趣的东西,或者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而在很多关键事情上,咕咕所说的话,甚至带有一定的预言性。

        也正是因为咕咕曾说过,他能够找到天-09号禁忌物,所以才会如此坚定,二十年如一日地谋划此物。

        只是令人沮丧的是,咕咕这个预言却并没有变成现实。

        但谢灵蕴并没有就此怀疑咕咕的预言能力,毕竟天-09号禁忌物过于强大,不是咕咕能够准确预言它的命运轨迹的。

        可是……咕咕预言他的生死,并不会很费劲。

        “你的意思是……我在劫难逃了?”

        谢灵蕴等心跳平复下来之后,冷静地问咕咕。

        苏文抿嘴不说话,不想掺和到谢灵蕴与猫头鹰之间的对话中。若猫头鹰真的能判断谢灵蕴的命运,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的谢灵蕴,说不定会丧心病狂,拉他陪葬。

        “咕咕……”

        咕咕这时候却没有继续说人话,用着低沉声音急促地叫了一声,踱起步子,走到苏文旁边,也学着苏文,将身体贴在石壁上,闭上了眼睛。

        偌大的岩洞里,就只剩下篝火不时响起的噼啪声和谢灵蕴浑浊急促的呼吸声。

        “谢大人,你的心乱了。”

        听着谢灵蕴急促的呼吸,苏文担心谢灵蕴此时就承受不住死亡的压力,先对他下黑手,便赶紧为他开解:“生死之事,怎么可能听一只猫头鹰的话…你要是一心想离开,内厂可留不住你……主要你不进一步激怒柳叔他们的话……”

        所谓的进一步激怒,是把他杀了。

        只是苏文不愿意点名,万一他没说明,谢灵蕴根本就没有想到弄死他这茬,自己反而提供了选择,那是自己取死,怨不得别人。

        谢灵蕴本就是城府深沉之辈,哪听不出苏文的弦外之音,冷冷一笑:“呵呵……你放心,只要你自己不做蠢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会伤你性命的。”

        苏文耸了耸肩膀,心里暗暗叹气,他倒是想做点什么,可他一个序列一的菜鸡,哪有能力对付一个序列四的大佬?哪怕谢灵蕴如今身心受挫,也不是他所能够对付的,哪怕是偷袭也没有机会,普通刀剑,恐怕都割不破谢灵蕴的油皮,更别提他此时赤手空拳……咦,好像刻刀在身上?

        苏文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胸口,衣服内袋里,刻刀散发着特殊的温暖和凉意,不刻意去感受,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不做蠢事!”

        尽管有刻刀,苏文也并没有打算对谢灵蕴做点什么。

        武力是最后也是最无奈的选择,他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等内厂的救援。

        这些日子下来,他也是清楚,内厂总部可是派了不少高手下来缉拿谢灵蕴,其中一个,就以秘术藏在了马车顶部,只是不知出了什么状况,谢灵蕴出现的时候,这位高手并没有出现。

        或许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到了这时候,苏文也只能这样去想。

        “谢刺史……你其实不是个纵横家吧?”

        苏文见气氛变得有些沉重,为了不进一步刺激谢灵蕴,苏文决定换个话题。

        谢灵蕴从藏在山洞里的包裹里拿出一瓶药剂,犹豫了几秒钟,脸上浮现肉疼之色,最终仰头喝下了里面的药剂。

        这瓶秘药,治疗他身上的伤势是足够,甚至效果远在他的需求之上,但也珍贵莫名。如果不是猫头鹰给了他死亡的阴影提示,他是不可能会在这时候舍得用掉这一瓶,准备在关键时候保命的秘药。

        “哦,此话怎么说?”

        谢灵蕴小心地舔了嘴唇,不让药剂有一丝的浪费,缓过一口气后,才瞥了苏文一眼,回应苏文的问题。

        “你的行为……不大像纵横家。”

        苏文迟疑了片刻才说道。

        他忽然发现,就着这个话题往下聊,也可能会引发不好的结果。

        他总不能说,谢灵蕴的计划、行为实在过于拙劣,跟传说中的纵横家相差太远,实在有辱纵横家这个名头。

        “呵呵……王参跟你说的吧?”

        谢灵蕴冷冷说道:“他竟把我老底给透露你了。”

        “呃……啊?是吗?!”

        苏文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本想问一声王参是谁,但转念便想到之前谢灵蕴见到王御史时喊出的名字,心里暗道一声,原来如此。

        他原来还觉得奇怪,明明证据确凿,为何王参一直死撑谢灵蕴,原因何在?

        总算破案了,他们都是秉持名家学问的学者。既是同门,以往没少拉帮结派,出了事,肯定要支持的。

        只是……谢灵蕴跟王参的年纪相差无几,可谢灵蕴已是序列四的大佬,可王参却还在序列二徘徊,两人的差距,也实在太大了吧?

        “跟他没有关系……只是我觉得,您的表现跟纵横家并不相符。”

        “……这话怎么说?”谢灵蕴仔细一想,并不觉得自己言行举止暴露过什么,所以甚是好奇。他对苏文的实力看不上,但对苏文的天赋却从没看轻,一个出口成章,文气轻松引落的人,成就绝不会低。

        他甚至可以断定,苏文在序列五之前都不会遇到障碍,只有冲击序列六,儒家的亚圣层次的时候,可能会有瓶颈。

        但世上超凡千千万万,又有几人能达到序列五?谢灵蕴自身也就到序列四,序列五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是遥不可及的目标。

        “还有,我现在不是什么刺史大人了,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谢灵蕴摸了摸花白的胡须,嗟叹一声。

        “怎么说呢……在我看来,纵横家更喜欢出谋划策,纵横阖捭,鼓动他人去做事,哪会亲自下场的……至少进入灵狱这种事,不像一位纵横家所为。”

        苏文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苏文哪里认识什么纵横家,对纵横家的行为并没有太多见解,他对纵横家的印象,无非是停留在苏秦、张仪,公孙衍、司马错之流。实际上,他所熟悉的这些纵横家其实也不仅仅只是嘴炮厉害,如司马错就曾领兵灭蜀,更是把楚国和魏国按在地上使劲摩擦的大佬。

        “有道理。”

        谢灵蕴微微点头,若有所思道:“其实你错了,我的确是个纵横家,但并不是纯粹的纵横家,我的超凡序列,最开始于名家,但从序列二开始,我便转投了纵横家,一直到序列四,都是如此。”

        “……还真能转投其他序列?”

        苏文愣了愣。虽然柳三刀跟他说过,有些超凡序列中可以服用别家学派的超凡秘药,但没想到这种事竟如此普遍,竟连谢灵蕴都是如此。

        “那是当然的。”

        谢灵蕴嘴角微微扯动,露出讥诮的笑容:“对刚入超凡序列,潜力又一般的人来说,你知道想拿到下一个序列的秘药有多难吗?”

        苏文摇了摇头。只是他险些就脱口而出应该不会很难这样的话。

        毕竟他的老师董知章和钱浩然都跟他说过,不用太担心秘药的事。有青山书院作为后盾,他只需积累文气和设法完成仪式就好了。

        只是世上也没几个人能像他可以得到董知章和钱浩然的青睐。

        “我觉醒文气,只用了一年半就完成了文气积累,抡才大典中,侥幸跻身二榜第五名,这才得到一份秘药,唯一一份名家序列一‘善辩’的秘药。”

        谢灵蕴眼中尽是怀念之色。

        “后来呢?”

        苏文也点头,对年轻时候的谢灵蕴表示了赞赏。二榜第五,也就是那一年科举,啊不,是抡才大典上的第八名,实力非同凡响。

        “后来……”

        谢灵蕴冷笑说道:“后来因为我与名家主流的‘坚白同异’派出了分歧,便遭到了打压,不管我为名家做出多大贡献,我苦苦哀求的序列二秘药,始终没我的份。我一怒之下,便转投了纵横家……”

        谢灵蕴说起往事,心里还带着恨意。

        纵横家都是追求利益至上的存在,谢灵蕴当时在大梁朝渐渐冒头,有平步青云的趋势,自然有大把纵横家学者愿意对他进行投资,纵横家序列二的秘药,很快就落在了他手里,从此他从名家,转到了纵横家学派之中。

        但他的行为自然引起名家的不满,在朝中多有打压,但纵横家也不是吃素的,加上谢灵蕴自身天赋、实力也不俗,渐渐在朝廷站稳了脚,最终名家也看到了他的前途,愿意跟他摈弃前嫌,重新吸纳回去。

        只是已经走上序列二之后,他的序列途径便已固化,再也不是纯粹的名家学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