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一日白头的人

第四十九章 一日白头的人

        苏文把剩下的犯人档案又翻了几遍,可这一次却没有那么幸运,与他调查的案情相关信息,一点都没看到。

        “会不会是禁忌物作祟?”

        沉吟片刻,苏文最终决定,把灵狱第三层的禁忌物档案也看一看。但老六之前可是提醒过他,没有绝对的必要,不要去看这些禁忌物的记载。

        老六的说法是,接触禁忌物的信息,可能比接触超凡者的信息更加危险。

        翻看高阶超凡者的档案记录,可以视之为偷窥超凡者的隐私,经过档案纸上描绘的法阵,整个过程足够小心谨慎,再加上超凡者自身不注意的话,是可以避开超凡者的反窥的。

        但禁忌物可不是人,人有主观情绪,也容易忽视生活上的细节。禁忌物不一样,哪怕是从档案上窥视它们的信息秘密,也等于在间接触摸它们,被察觉的可能更大。

        就如禁忌物天-09,只要在心中想它的名字,就可能被它所察觉。这也是内厂记录禁忌物天-09的时候,从不把它的名字写上,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编号。

        就目前所掌握的信息看,哪怕是只被惦记着编号,天-09号禁忌物似乎也有所察觉。

        可能正因为谢灵蕴整天念想着,所以天-09号禁忌物在谢灵蕴打它主意之前,就自己挖地道逃跑了——至于是不是挖地道逃跑的,其实内厂至今仍没有定论从,事后经过挖掘内厂废墟,发现天-09号禁忌物并没有彻底挖穿地道。

        随着灵狱所有禁忌物和犯人的逃走,追究天-09号禁忌物是怎么离开灵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甚至因为禁忌物的层次太高,镇妖司都没有给江南道的内厂下达追索禁忌物的命令,而是南宫回到京城之后,由更高阶的超凡者组建了几支专业的团队,追查这一批禁忌物的下落。

        “怎么会这样……”

        苏文挣扎了一段时间,终于拆开了档案,可很快他就错愕,灵狱第三层的禁忌物,除了禁忌物的编号之外,其余部分,几乎都被浓墨涂抹,每一页档案能够看到的文字,基本不超过十个,都是一些无用的单字,能够从中看出什么有用信息,那就怪了。

        每一份禁忌物的档案都是如此。

        “天-09”,“地-27”,“地-46”“暂定地-011”……

        “这样的档案,有什么意思?”

        苏文拍着脑袋,痛苦地说道。

        但很快,他就有所发现。

        他发现,禁忌物档案上的墨迹,跟超凡者档案上的不大一样。

        超凡者档案上的墨迹,是纯粹的墨痕涂抹,而禁忌物记录上的,并非如此。

        那是超凡力量作用下的扭曲,使得他看不清楚上面的文字。

        也就是说,禁忌物察觉到了有文字将它们记录下来,它们的力量便延伸到了文字上,将其扭曲,使得正常人根本看不清楚上面的记录。

        也就是说,苏文看到一团墨迹涂鸦的模样,是因为他的层次太低,无法看到被扭曲内容而已。

        很快,苏文就在档案边缘上看到了一行行已经模糊了的红色墨迹,墨迹也被扭曲,所以苏文一开始只看到一抹殷红的痕迹,凝聚了文气,开启了灵识之后才将其仔细辨认清楚。

        看清楚了红色的警戒文字之后,苏文心中一惊,赶紧关闭了灵识。

        红色的文字提醒道:如果没能达到可以看清楚扭曲的记录的超凡者,千万不要尝试去了解上面的内容。

        警示文字并没有提醒如果有人作死的话会有什么下场。但苏文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细问这个问题。

        内厂的先贤们估计是故意没写清楚,用这样的方法,减少内厂内部的蠢货。

        “这些禁忌物,可能太恐怖,仅仅是知道与它们相关的内容,就会导致危险的产生了……”

        苏文自己做出了结论。

        最后翻遍了所有禁忌物的记载,苏文能够获得的,只有地-27号禁忌物的资料。这便是禁忌物“通行证”的资料,因为“通行证”的特殊性,相关信息并没有太大的危险,并没有做危险处理。但对寻找与“神秘好心人”相关的信息,并没有任何的帮助。

        “只能从别的地方入手了……”

        苏文先是叹了一口气可很快他又觉得,他要调查的案子,如果跟灵狱三层的禁忌物和超凡者没关系的话,这反而是一件好事。

        “那起码可以说明一点,这个超凡者,没有那么可怕……”

        想到这里,苏文一阵心安。

        被关入灵狱的凡人,序列最低都是序列四,而且这还是入狱时的力量序列,在关押的漫长岁月中,哪怕他们的力量序列没提升,可这么多年过去,文气所转化而成的力量,也相当可观。

        眼下江南道的内厂,正处于薄弱状态,序列四的柳三刀已经被调走,能够拿得出手的高序列强者,就是老六。

        然而老六目前的力量序列,是法家的序列三。颜朵也是序列三,她进入序列三不久,而且阴阳家素来不以战力著称,遇到高序列的强者,很难直接对抗。

        至于其他的厂卫,如顾清臣和萝卜组合之流,大部分是序列二,甚至更多是苏文这一类刚刚觉醒文气或者进入超凡序列底层的战五渣。但在苏文之下,厂卫更多是连文气都没觉醒,只是有一身武艺的普通人。

        只是这些普通的厂卫,日常也没机会接触超凡力量,负责的是内厂的日常运作,从不接触危险的核心工作而已。

        “还是从卷宗里找信息吧……”

        苏文将手头上的秘密档案一一放回有封印阵法的密封袋中,按照程序,检查了自己的状态,确认自己没有受到资料中可能涉及的超凡力量影响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走出工作间,苏文看到一排厂卫挑着一桶桶被油纸包着的麦芽糖往仓库而去。

        “谢灵蕴……究竟藏了多少的麦芽糖?”

        苏文揉着眉心说道。

        “很多,很多!堆积如山!”

        咕咕站在苏文的肩膀上,抖着羽毛回答苏文的话。

        根据咕咕提供的信息,谢灵蕴的秘密据点,还在不断被查抄出来。

        谢灵蕴着实是个奇葩,他的秘密据点里,值钱的东西没多少,麦芽糖却堆积如山。

        仿佛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谢灵蕴就只干了一件事,就是每天不断做麦芽糖,然后将其存储起来。

        难怪内厂查抄谢灵蕴的遗产时,发现谢灵蕴身为封疆大吏,却并无多少余财,原来是把家产都拿去换成了麦芽糖……

        “这么多糖,也不知吃到什么时候……”

        苏文捂着腮帮子说道。最近整个内厂在发福利补贴的时候,不管职位高低,都有额外的十斤麦芽糖,苏文并不嗜甜,不知要吃到什么时候。

        “苏执事!”

        路过公堂的时候,一名厂卫急急忙忙而来,冲着苏文急声说道:“又来了……那个帮人满足愿望的家伙,又出现了!”

        苏文清楚,新的案件出现只是时间问题,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神秘人竟然如此高效率,距离上一个案子还不到两天时间,就又搞出新的事情。

        在一队厂卫的保护之下,苏文很快就来到了案发现场。

        一路上,他也从厂卫口中大致得知大概的事情。

        这一次,出事的是一个丝绸商人,付德。

        付德在武宁城其实颇有名气,身家虽然不如许半城这么丰厚,可他却有不少商队,每年从江南道收购丝绸,贩卖到北方的燕国和草原,利润十分丰厚。

        但最近几年,大梁朝与北燕关系有些僵硬,往来商路并不顺畅,而草原上的蛮族也屡屡南下劫掠,经贸几乎彻底中断。

        所以付德这几年日子便有些不如意,而最近半年,付德的商队被不明身份的人袭击,不仅货物丢失,而且人员折损惨重。付德为赔付护卫的抚恤金,就消耗了前些年绝大部分的积累,日子过得艰难起来。

        但一个月前,他的运气忽然就变好起来,边境捣毁了一队马匪的老窝,抓住了专门袭击他商队的匪人,审问过后才知道,付德的商队之所以会屡屡遭到攻击,是受到了边城的一家大商人所指使。

        边军顺藤摸瓜,抓到了这位大商人,审问之下,便彻底招供,表示马匪说的都是真的,这位大商人本想入股付德的商队,分润丝绸生意的巨大利润,却遭到了付德的拒绝,因而生出了歹意,让付德也做不成生意。

        大商人被抄家,家财自然也有一部分作为付德的赔偿,虽然不多,但对付德而言,却是解决了心腹之患。

        只是付德还没高兴多久,就在今日,忽然一日白发,一个养生得当,健壮白胖的中年人,瞬间就变成了八九十岁的垂暮老人,马上就要撒手人寰。

        家中大惊,急请大夫诊治。而城中大夫,基本都算是内厂的眼线,马上将此事汇报了上来。

        很快就有人接触了付德,从他口中得知,的确有这么一个好心人出现过,说可以帮他满足一些愿望,或者解决一些麻烦。

        ps;大家中秋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