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霸天武圣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望君集上异事多

第二章 望君集上异事多

        昨天晚上见鬼了,也不知道是网络的问题还是浏览器的问题,换了三种浏览器,点了一百多下,耗费五十二分钟,他nǎinǎi的第二更就是传不上来,今天早上到单位来传,晦气!!

        ……………………………………………………………………

        有一句话叫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但是还有一句话叫做量力而行。

        没有那个金刚钻,你就不要去揽瓷器活,绝品道器鹿鼎对于大齐王朝来都显得有些撑了,宁王府就更不需要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人争夺,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野心家以及痴心妄想的人,事实上,有许多时候,两者都是同一种人。

        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王观澜微微的将身上的黑sè斗篷紧了紧,慢慢的融入了人流。

        这里是望君集,西南三州断云山脉深处的一个奇异的小集市。

        为什么说他奇异呢?

        因为这个望君集根本就没有一个真正的长期居民,长年没有人烟,只有每六十年一次,这里才会出现人类的身影。

        而偏偏这六十年出现一次人的时候,会变的非常热闹,热闹到了甚至连附近的大城赶集都比不了。

        因为这里,就是五毒秘境的入口处。

        放在以往,这望君集会被西南宁王府控制的死死的,所有的收益也都会归到宁王府,因为这里本身就是宁王府的地界,而且宁王府放弃了五毒秘境的所有权,这是他应得的。但是这一次五毒秘境重开,望君集却显得混乱许多,甚至可以说,这里已经完全成了一个混乱之地,因为宁王府的道兵根本就不管。他们只是驻扎在望君集,负责保护宁王府的产业,安稳的做着自己的独门生意罢了。

        每当六十年一度的五毒秘境开启,宁王府便会在这望君集中开设许多的店铺,就进收购从五毒秘境之中出来的修行者的资源。同样也会向这些进入的修行者提供一些服务,大赚特赚,而那些修行者,也都乐意将自己从五毒秘境之中得到的好处卖给宁王府,虽然价钱比起在其他地方要便宜三四成,可是却可以少冒许多的风险,毕竟这世上杀人越祸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的。

        “看来宁王殿下当真是决定放手了啊。望君集竟然这么乱!”周围混乱的场面不禁让凤九皱起了眉头,“还有三天,五毒秘境便要开启了,可是这里还这么混乱,当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啊!”

        “我很奇怪。五毒秘境六十年才开启一次,你又是如何得知里面有一只毒蛟,甚至还和它交过手的?!”王观澜忽然问道,要知道,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

        “并不是非要到秘境开启的时候才能够进入秘境的!”凤九一笑,“我的师门曾有一位长辈进入过五毒秘境。并且在那里获得过一枚秘境石。

        “秘境石,竟然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

        秘境石,在南离境是一个传说。据说这种东西可以让你在秘境没有开启的时候进入秘境,不过,在秘境能够停留的时间绝不能超过三天,不过,这三天的时间,甚至要比三十天还要珍贵。因为用秘境石进入秘境,根本就没有人跟你竞争。只要你自己小心一些,必然能赚个盆满钵满。

        这东西一直以来只是一个传说,王观澜也听说过,想不到真的存在。

        “你竟然有秘境石这种东西!”王观澜眼中闪过一道jīng芒,“你的那位长辈是在什么地方得到这东西的?!”

        “秘境石可遇而不可求,据那位师门长辈所言,秘境石是在一处毒潭边上捡到的,当时他甚至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本能的觉得有用,所以才带在身上。

        “呵呵,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当真是同人不同命啊,这东西还能捡到!~”王观澜嘿嘿一笑,突然之间,他的眉头一皱,“怎么回事,好大的杀气啊!”

        “杀气?!”两人微微一怔,灵觉微动之间,面sè也都变的古怪了起来,“似乎,有好戏看了!”

        “死来……!”

        话音未落,便听到一声爆喝,一道身影如闪电般的从望君集的入口穿入,狠狠的扎入了一间酒楼的后窗之中,那人的速度太快,力量也太强,冲入后窗之后,激起的烈风瞬间便将酒楼的一面墙给带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轰隆!!

        啊!!

        混蛋!!

        该死的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顿时,酒楼之中传来数声喧闹,随后,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的从酒楼之中落了下来。

        其中一道人影便是刚才冲入酒楼的家伙,至于另外一道人影,则是一个高大的中年人,一身锦衣,气宇不凡。

        “汪天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望君集撒野!!”那名中年人一落在地上,便大声的喝叫起来,同时手中一闪,两杆短枪出现在他的手中,竟然是两件中品法兵。

        “李仁宏,今天,你我之间的旧帐,应该清一清了!!”

        汪天成是一名十仈jiǔ岁的少年,生的剑眉星目,俊逸非凡,只是那一双眼中,包含着煞气,用极为仇恨的目光望向名叫李仁宏的中年男子,仿佛要将他撕碎一般。

        “哼,好狂妄的小子,不错,我们两人之间的帐的确是需要清一清了,但不是现在,这里是望君集,还轮不到你小子来撕野!!”

        “望君集又如何,你以为宁王府能保的了你吗?!”汪天成下巴一扬,一股霸道的气势由然而生,“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年纪不大,口气不小!”汪天成话音刚落,刚才被他撞破的酒楼之中,悠悠然的出来一个人。

        “怎么。阁下想来趟这滩混水不成?!”汪天成看这个身材虽然瘦瘦弱弱的,可是身上却透着一股子让他忌惮的晦涩气息,目光不由一凝,沉声问道。

        “那倒不是,这事说起来和宁王府没关系。不过阁下,这酒楼是宁王府的产业,你就这么一下子冲进来,撞破了我的墙,破坏了我的生意。是不是,该给宁王府一个交待啊?!”

        “阁下是宁王府的人?!”

        “我是这个酒楼的掌柜,这个酒楼是宁王府的产业!”那瘦小的中年人悠悠的道,“你要在这里动手可以,不过,得先赔偿我们宁王府的损失!”

        “多少?!”

        “连带被你撞坏的墙和搅黄的生意,大概三四百两吧!”

        “三四百两?!”汪天成面sè一变。“阁下在和我开玩笑吗?就你这面墙,竟然值三四百两银子?!”

        “墙是不值这么多钱,不过你搅黄的生意却差不是是这个数,我算的应该没错!”

        “阁下想要架梁就直说,何必寻这种蹩脚的借口呢!”汪天成冷笑一声。手中短剑一横,“今天李仁宏我杀定了,谁敢阻拦,我就杀谁!”

        “哼,一个炼气四层的小子,竟然有如此大的口气。我李仁宏今天倒是见识了,尹掌柜,不必和他多言。容我先将这小子杀了,酒楼的损失,我李某人包赔了!”李仁宏也不废话,手中两杆短枪各自舞出一朵枪花,便抢攻而至。

        那酒楼的掌柜微一皱眉,显然也不愿意牵扯到这两人之是的争斗中去。便后退了两步,直退到也酒楼的门口。方才停下脚步,这时两人已经战到了一处。

        李仁宏的修为要整整比这名叫汪天成的少年高出两层,炼气六层的修为,又是久行江湖之人,双枪之法老辣无比,施展出来,直如毒蛇吐信,招招向汪天成的要害招呼,再加上他的修为优势,一时之间,汪天成连连后退,竟似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哈哈哈哈,这个小子倒是有趣,明明不行,还胡吹大气,找人家报仇,活该啊!”

        看到这个情形,顿时周围一阵议论纷纷。

        “怎么,你认得这个小子?!”

        “当然,这小子是理城汪家的老二,五年前汪家被李家并了,一阵好打,汪家全面败退,我还以为人都死绝了呢,想不到竟然会跑出来一个,现在又跑过来找李仁宏的麻烦,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这小子也太没有眼力价了,炼气四层就来找炼气六层的麻烦,当真以为他是十四公子啊!”

        “是啊,是啊,若是十四公子的话,也不需这么费力了,直接摆下一个大阵,便能将这李仁宏困死,何必搞那么多事呢!”

        站在一旁的三人听着周围的闲言碎语,不禁笑了起来。

        “看来你在这西南三州的名气够大的啊!”

        “西南虎公子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

        凤九与夏东源两人一人一句的在一旁揶揄着王观澜,倒是让王观澜有些不好意了,“你们两个家伙,还是好好看戏吧,那个汪天成似乎有些手段!”

        话音未落,便听那汪天成发出了一声厉啸,被李仁宏双枪笼罩住的身体猛的一纵,竟然强行从那李仁宏的枪影之中冲了出来,带出两道血光,手中的短剑似乎也受创过重,光泽比之间黯淡了许多。

        “小子,想跑,哪有那么容易!”看到汪天成冲出来,李仁宏大笑一声,双枪迸shè层层煞气,猛烈的向汪天成卷了过来,汪天成的身体此时已经跃上了半空,见到煞气金光卷来,避也不避,怒喝一声,左手一张,一道黄光便shè了出来。

        “咦?!!”

        看到这道黄光,王观澜三人都是一惊,李仁宏也没有料到这家伙突然之间会打出一道黄光,不过这道黄光的速度并不快,下意识的,他的右手长枪便对着那黄光一拔。

        他这双短枪原本就是中品法器,李仁宏仗着他横行多年,也没有吃过亏,但是想不到,这枪尖刚刚接触到那黄光,便感到一股大力传来,却见那道黄光迎风而涨,瞬息间涨成了十余丈方圆的巨石,挟着万钧之力便砸了下来。

        李仁宏虽然武道修为不错,有着第六级的力量,但是事发突然,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距离又近,再加上这巨石也有些诡异的力量,只听轰的一声,连人带枪,一下子便砸个正着,顿时被撞飞了十余丈,骨断筋折,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