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霸天武圣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亘古地心毒焰

第十七章 亘古地心毒焰

        当青灵出现在断云山脉深处的望君集外的时候,还是一脸的不可议。

        王观澜竟然当着她的面,用一种诡秘无比的方法,强行打开了五毒秘境与南离境之间的屏障,将她从五毒秘境之中送了出来。

        这可能吗?

        这不是在作梦吗?

        秘境啊!!

        虽然在静灵湖的传说之中,一些强大的神通境的真人可以在秘境之中来去自如,但那也要到达神通五重的境界,才有这个可能,哪里会有像王观澜这样妖孽的举动呢?

        连神通秘境都没有达到,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而且还成功了?

        这说明什么?

        阵法,只有阵法才能够拥有这样的效果。

        而在南离境中,也只有参透了一部分森罗万象在阵,才能够做到这一点,才能够拥有这般奇异的力量,在这一刻,青灵对王观澜的话信了大半。

        “把我的话告诉你师父,告诉静灵湖,必须与我合作,只要秦王一上位,我就把森罗万象大阵的秘密公开出去,我会让所有人知道这个阵法的弱点,去他妈的天倾之祸!!”

        王观澜完全不负责任的,无奈的语气在她的下边回想,她恨不得立刻冲回五毒秘境,将王观澜这厮暴打一顿,出一出心中的憋闷之气。

        出身静灵湖,从小就受到近乎于完美教育的青灵当然明白王观澜甩出了这个条件意味着什么,这几乎意味着静灵湖的全面屈服,因为王观澜几句话中甩出的利益实在是太大了,她甚至可以想象,如果王观澜再出价高一点,静灵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绑到他的床上。

        以前。习惯于高高在上的决定其他人命运的青灵终于意识到。现在,王观澜似乎真的中以决定自己的命运了。

        决定别人命运时杀伐果断,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可是一旦发现自己将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时,本能的,她的心里就变的不舒服了起来。除了不舒服,还有不甘心,第一次,她对于自己一直以来所坚持的理念产生了丝的动摇。

        只是,即使是动摇又如何,她还是青灵,还是静灵湖的前天下行走,静灵湖的弟子,这一点没有人能够否认。即使心中有不满又能如何,她无法改变。

        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青灵化为一道青光。消失在了望君集外的山谷之中。

        “妈的。累死我了!!”

        五毒秘境之中,刚才以一种极为拉风的手段将青灵送出五毒秘境的王观澜腿一软。差一点没瘫倒在地上。

        面sè那是一片煞白啊!!

        莫装B,装B遭雷劈!!

        秘境之中的空间法则是不完美,是很缺憾,是可以轻易的撕开,但是南离境不同啊,南离境的空间法则是完整的,如果说五毒秘境的空间法则是一张薄薄的纸的话,那么,南离境的空间法则就像是一堵厚达十丈的,完全由金刚石铸就的大墙。

        王观澜撕开五毒秘境这张纸都需要耗费不小的力量,让他直接去打开一堵墙,他是无能为力的。

        好在这堵墙不是没有弱点,事实上,因为这一个月内,五毒秘境开启,这堵原本厚达十丈的

        已经被五毒秘境磨的只剩下一层纸的厚度了,只有等到五毒秘境关闭之后才能完全的恢复过来,所以,再加上这一处空间屏障原本就是五毒秘境的入口,比起其他地方来薄弱了无数倍,所以,王观澜在耗费了全身十成的力量之后,终于将这里轻轻的撕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把青灵送了出去。

        在那个空间口子关闭之后,王观澜一屁股坐到在了地上,然后向后倒去,浑身上下开始一阵阵的抽搐,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这种看起来十分诡异的,仿佛中了多么恶毒的诅咒一般,当颤抖结束之后,王观澜又躺了一个时辰,才恢复一点元气来。

        “不行,不能这样,变态,实在是太变态了,南离境的空间法则竟然如此变态!”王观澜在心中哀号着,身上的内气被抽取一空,神格之中的神魂之力也开始干涸起来,“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么做都是值得的,秦王,嘿嘿,秦王,你应该已经恨死了我吧,既然我们两人的仇怨这么大,我又怎么会放心让你登上那个位置呢,嘿嘿,秦王,皇帝,天策府,你他妈的真的以为你是李世民吗?!”

        王观澜喘息了一会儿,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扭了扭身体,手,脖子,腿,腰,身体的各处关节发出了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方才停下来。

        “好了,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该玩的也都玩的差不多了,还有十天的时间,看看能不能把那法宝囊里的东西弄出来吧,呵呵,末法之劫前的法宝囊,里面不会有道器吧!”王观澜心中充满了期待。

        青sè的法宝囊是他从毒敌山中的那个yīn风洞之中得来的,洞府之中显然是经历过一场争斗,最后同归于尽,没有胜利者,因为时间流逝的关系,王观澜从洞府之中得到的东西也不多,除了一件暗红sè的绝品灵器法袍,之外,便是一把叫朱颜泪的绝品灵器,只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两件绝品灵器的灵xìng都消失的差不多了,朱颜泪还能够下一道灵引,而那件暗红sè的法袍甚至连灵引都没有,只能称为一件拥有绝品灵器品质的法器。

        除了这两样东西之外,便是一个法宝囊,从yīn风洞主人的身上,王观澜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或许那个青sè的法宝囊便是yīn风洞主人的,只是被杀死他的人抢了过去,而杀人者又被咒巫的法门咒死了,端是惨烈。

        在没有成就宗师境之前,王观澜根本就无法打开法宝囊上面的禁制,因此也就没管,现在,他成就了宗师境,再看那法宝囊的禁制,虽然同样诡异,可是禁制,已经不如以前那般无法入手了。

        抬眼望望天空,王观澜腾身而起,宛如一只大鸟一般,没入了五毒秘境之灰暗的云层之中,身形在云层之中几个闪动,便飞出了千余里。

        咦!!

        突然之间,飞行中的王观澜似乎发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在一处浓雾笼罩的山峰停了下来。

        这一处山峰不如万毒峰那么高,和五毒秘境其他的地方一样,峰头枯木林立,浓雾之中,时不时的传出几声古怪的声音,似乎虫鸣,又似兽吼,甚至还有许多风刮过峰头,带起一阵阵怪啸之声。

        王观澜原本是想回万毒峰的,不过在过这里的时间,他竟然发现,这峰头的浓雾竟然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由一个奇异的阵法所带动的,这个阵法覆盖方圆之广,竟然不在京城的森罗万象阵之下,只是同样因为时间太过长久,所以残破不堪,只能够聚集一些浓雾在这峰头。

        按下刀光,落在峰头,随手将面前的一株枯树推到,面前的浓雾骤然之间一散,在他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一方青石平台。

        青石平台大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空空荡荡,王观澜的心,突然之间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丹田之中,所有内气在同一时间全部转化成了地煞真火,喷涌而出,向青石平台的中心卷去。

        “究竟是什么东西?”

        体内的内气变化太快,王观澜甚至都没有反应的时间,刚刚恢复没有多少的内气便全部转化为了地煞真火,涌上了他喉间,下意识的,他猛的一张口,一团金红sè的火焰从他的中口喷了出来,这团火焰一喷出来,王观澜只觉得浑身一虚,仿佛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般,整个人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看着悬浮在面前的火球,王观澜神sè难看了起来,现在他气虚血弱,仿佛被抽掉了jīng气神一般,这比他之前破开空间,将青灵送出了他知道,这是因为传承自他血脉深处的某种力量被完全剥离的原因,他的地煞真火从血脉之中被完全的剥离了出来,要知道,地煞真火传承自他的血脉,可以说是与他的生命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力量,突然之间以这种诡异的形式脱离身体,可以说是直接伤到了他的根本,可比耗费太多的jīng力对他的伤害大多了,如果不是他已经晋入了宗师境,就刚才那一下,便能要了他的命。

        现在,他的命保住了,甚至他的神格都没有一点的异动,但是王观澜却知道,如果不想办法挽回的话,他这一辈子都别想晋入神通秘境了,而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有敌人,那么敌人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他没有发现,为什么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他没有动手,天可怜见,自己不过是看到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来的残破阵法的一个阵眼,下意识的将这个阵眼破掉而已,值得遭到这样的报应吗?

        眼前悬浮着的火球慢慢的青石平台的zhōng  yāng飘移,在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

        “亘古地心毒焰,我的天啊,这鬼地方怎么会有这种要命的东西!”

        一息之后,在金红sè的火球闪动之下,王观澜终于隐约的看清了青石平台中间那朵同样悬浮着的透明sè的火焰,王观澜手捂着额头,呻吟出声,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