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霸天武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上门挑战

第二十五章 上门挑战

        云都城这几天里,恐怕最头疼的便是这云都城的知府了,这位年轻的进士吴维涛刚刚年满三十,便已经是知府之尊,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但是却摊上了这种事情。

        城里面突然之间出现了五百道兵,你说如果你是知府,你慌不慌。

        道兵这种东西,是朝廷和宁王府这般的诸侯才会有的配备。

        就算是各地方官府也没有,武林门派也没有。

        对,武林门派也没有,不仅仅是武林门派大多无法承担培养道兵成本,更重要的是,朝廷禁止武林门派培养道兵,这是一条铁律,无论是哪个武林门派违反了,天下共诛之,那几个武林圣地也不例外。

        所以,在云都城中,有的也仅仅只是普通的士兵罢了,根本就不可能是这些武装以了牙齿的道兵的对手。

        当然,如果是换成别的时候,云都知府有权力让这帮道兵离开他的辖区,就如花狸卫过境之时那些地方官府礼送出境一般,并没有什么问题,可现在事情却发生了变化。

        王观澜竟然直接在云都城较为偏僻的地方买下了一个大院子,开起了武馆,武馆的名字就叫做花狸武馆。

        这下子,云都知府算是彻底的没辙了。

        在这么一个高武高法的世界里,武馆是普遍存在于大齐的每一个角落的,与官府有着极有紧密和联系,可以说是夹在官府与江湖之间的一个灰sè地带,虽然有的时候很黑。但却是合法的。

        而对于武馆中人的限制也不多,只要你不超过一千人,地方官府没有正当理由是不会干涉你的,事实上。有许多的时候,地方zhèng  fǔ遇到麻烦的时候,还需要武馆这样拥有足够人手和武力的势力协助。

        王观澜刚刚成立的花狸武馆共有五百人,完全符合规定,再把道兵铠甲一脱,便和普通的武者没有什么分别了,就算是你云都知府也不能说我是道兵,无法说他们是道兵。那么,也就没有礼送出境的理由了。

        “该死的,那位大少爷究竟什么时候能离开,难道就准备赖在云都城不走了吗?!”知府的官衙之中。吴维涛面带晦气,狠狠的拍着桌子,将那红sè实木的桌子拍的一颤一颤的,显出这厮极为激动的心情。

        长着鼠须的师爷站在他的身旁,也是一脸的无奈。这师爷平时帮着老爷处理处理公务或许得心应手,但是碰到这么一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背景又大的惊人的活闹鬼,也是无奈。

        便是这位知府大人大骂王观澜。同时又无奈的时候,却见一名兵丁匆匆的通报而入。

        看着那兵丁慌张的模样。吴维涛不由的又是一脸的烦躁,“慌什么?!”

        “大。大人,不好了,打,打起来了,有人去找花狸武馆的麻烦,已经打起来了!”话音刚落,众人耳中便听到一声巨响,只见一根冲天火柱自那花狸武馆的方向升起,把在场的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他们疯了吗?混蛋!”这个时候,吴维涛再也没有了顾忌,大骂了一声,便跑了出去,“备马,让人备马,点齐衙役,随我去花狸武馆,快!!”

        借口,官府做事,都需要讲道理,都需要借口和理由,有了借口和理由,做任何事情都好有个交待,现在,这冲天的火柱,无疑是一个极好的理由,让这位知府大人能够理直气壮的将王观澜和他的道兵驱逐出境。

        云都城西郊,花狸武馆

        贾成一脸铁青,身上的衣物有些焦黑,显得有些狼狈,在他的身旁,同样是两名天机阁的长老,面sèyīn沉,一脸怒意的望着王观澜。

        还是那一身土黄sè的袍子,王观澜的面sè也不好看,他可没想到,天机阁的人竟然会先发制人。

        “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府城之内公然打劫,还有没有王法了!”一句话,王观澜便将这三人扣了个打劫的帽子。

        “王观澜,你不要装糊涂,既然敢来云都城,难道不敢面对我天机阁吗?!”

        “原来是天机阁的人,好啊,不算命改行打劫了!”王观澜面上浮着冷笑,“看来得请旨朝廷,发兵剿灭了!!”

        “混蛋!!”一名长老终于被他尖刻的话语惹的怒火三丈,“王观澜,我们是来找你算帐的,你不是要挑战天机阁吗?现在我们来了,你可敢一战?!”

        “谁告诉你我要挑战天机阁?!”王观澜眼睛一眯,露出了危险的神sè。

        “住手,都给我住手!!”便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只见一名身着锦衣的青年人带着一堆皂衣衙役带着风尘之sè,急赶而来,“这里是云都城,我是知府吴维涛,都不许动手,否则后果自负!!!”

        双方的神面sè都是一沉,不再说话,而是对峙起来,等待着吴维涛来到近前。

        “原来是府台大人,在下王观澜有礼了!!”王观澜收起面上那一缕杀气,对吴维涛行了一礼。

        这吴维涛原本是对王观澜的行为恼火不已,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王观澜给足了他的面子,他当然不好意与王观澜脸sè看,倒是一旁的贾成三人,自恃身份,也不与这位知府打招呼,只是站在那里,冷眼旁观,却是让吴维涛心中很不舒服。

        妈的,你来我的地盘闹事,现在还给我脸sè看,就算你是天机阁的人,这架子摆的也太大了?

        “大人来的正好,我正准备遣人去报官呢!”只听王观澜道,“在下对这云都城仰幕之极,所以便在此地开了一个武馆,准备常住下来,谁料到这武馆开了还不到三天,便遇着这伙打劫的强盗,光天化rì之下,朗朗乾坤之中,竟然硬闯我的武馆,抢夺我的财产,还请大人做主,还在下一个公道!!!”

        “呃!!”饶是吴维涛刚才在一上准备了许多的话语,却在王观澜这一番话之下,张口结舌,一时之间缓不过劲来,这天机阁,啥时候成打劫的了。

        “休要血口喷人,我们只是来挑战,并非抢劫!!”一名长老怒喝一声,否定了王观澜的话语,天机阁可是名门正派,在武林中也极有地位,若是任由王观澜这般的肆意抵毁,这名声可就坏了。

        当然,江湖中人自然不会相信他们天机阁是贼窝,可是却肯定会惹的人来耻笑,江湖中,面子问题可是大过天的。

        “不错,吴知府,我们乃是天机阁的长老,此次前来,便是向王观澜挑战的,不存在什么打劫一说!!”

        “这话说的倒是好听!”话音落下,便听到一旁的王观澜yīn阳怪气的说道,“你们说是天机阁的就是天机阁的了吗?有什么证据?这年头,骗子实在是太多了,再说了,天机阁乃是武林中的名门大派,怎么会跑到我这个刚成立的武馆里来挑战呢?我一向知道江湖规矩,都是小门派挑战大门派,你这大门派来挑战武馆,能叫挑战吗?那叫以大欺小,是不要脸的事情,天机阁的长老会如此不要脸!”

        “你,混蛋!!”另外一名长老的脾气较为火爆,被王观澜这么一激,竟然又要怒声而起,却被一旁的另外一名长老死死的拉住。

        天机阁在武林中甚至在大齐王朝之中都拥有崇高的地位,但是地位再高,也需要遵守法律,这是规矩,所谓侠以武犯禁,仅仅适用于一些另类的武林中人罢了,而像天机阁这样家大业大的门派,却是比普通人还要守规矩的。

        现在王观澜与知府说话,尽管这名知府只是普通人,但毕竟代表着朝廷的威严,你若不管不顾的动手,必然会理亏,到时候,恐怕不需要花狸卫的道兵来剿你,朝廷的道兵就已经兵陈山下了。

        “我们的确是天机阁的长老,这是我的信物!”贾成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将已经冒上来的火气生生的压到了肚中,从怀中取出一物,递到吴维涛的面前,“这一次前来云都城,也的确是为了挑战王观澜的,至于原因,已经传遍了江湖,想来吴大人也有所耳闻,我就不多做解释了!!”

        吴维涛看了一眼那铜制的铁牌,没有表示,他也不好有所表示,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天机阁的信物是什么,只得面sè一整,“就算阁下是天机阁的长老,也不能在光天化rì之下,于云都城中动手,你们这些武林中人,一个个的武艺非凡,非常人所能比,你们之间的纠纷我无力判断,若是真的不想惹事的话,还请去城外解决问题!”

        “大人说的有理!”只见贾辰抬头向王观澜道,“如何,十四公子!!”

        “呵呵,你好像对我恨之入骨啊!!”王观澜嘿嘿的笑了起来,“好罢,既然知府大人发了话,我也不能不给面子,那就去城外解决,骆寒,我们走!!”

        “是,大人!”说话之间,一股冲天的气势扑面而来,瞬间横压当场。

        贾辰三人的气息为之一滞,均以一种骇异的目光望向院中。

        他们是出身名门大派,但是一向以来打交道的都是武林中人,从来没有碰到过道兵,以往只是知道关于道兵厉害的传言,却不料,亲身经历要比传言更为可怖。

        “怎么样,三位,请!!”正惊异间,王观澜那带着淡淡的恶意的话音,落入了他们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