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修真老师生活录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七章 真正的武林高手

第两百一十七章 真正的武林高手

        郑长明—听不禁大吟一惊,急忙抱拳道:原来是张师弟,失敬,失敬。”

        张卫东见状急忙抱拳还礼,说了几句文诌诌的气话。白洁倒不用人再介绍,等张卫东跟郑长明打过招呼后,便主动甜甜地叫了声郑师叔。

        双方都打过招呼,郑长明又跟刘广鹏和楚建轩等人套了一番,方才吩咐服务员带众人去房间休息。

        因为整个度假山庄已经停止对外营业,所以房间很是宽裕。除非与会者要求一起住,否则都是按一人一个房间来安排。

        山庄房间都很宽敞,布置装潢也比较高档。打开窗门,迎面清风吹来,抬头就能看到青山绿水,倒是非常适合休闲度假居住。

        张卫东把行李放好,参观了一番房间,稍微洗了把脸便开门走出了房间。

        当张卫东打开房门时,刚好看到住在他对面的鲁啸风也打开了房门。

        “旅途劳累,张师兄怎么不休息一下?”鲁啸风见张卫东开门而出,急忙用带着丝敬畏的语气问道。到现在他一想起在高速出口发生的事情,还是有种汗毛悚然的感觉。

        “鲁师兄不也一样吗?”张卫东含笑道。

        “不少老朋友多年不见了,想早点跟他们碰个面。”鲁啸风笑着解释道。

        “呵呵,我是第一次来参加武林大会,有点迫不及待想走走看看。”张卫东道。

        鲁啸风闻言和张卫东相视一笑心情倒放松了不少,道:“那刚好,我带师兄到处走走看看。”

        “那麻烦鲁师兄了。”张卫东点了点头,气道。

        鲁啸风闻言老脸微红,不好意道:“张师兄你千万别跟我气。说起来你是长辈,只是我这人比较好面子,又见你年纪轻,所以才“.“……”

        见鲁啸风这人倒也能拿得起放得下是个男人,张卫东目中闪过一丝欣赏之sè,边走边笑着摆手道:“称呼不过只是表面仪式而已,不重要。”

        “哈哈,那是那是。”鲁啸风嘴上笑呵呵地说着,心里却是有些苦涩。

        度假山庄很大,光住宿楼就有数十幢,有些还是别墅。除了这些,到处可见松柏绿地,甚至山庄中间还有一个十多亩大的人工湖。

        张卫东和鲁啸风说笑着走出了8号楼。隔八号楼不远处便是一大片的草坪,还有露天网球场、羽毛球场等运动场地。此时草坪还有那些运动场地上,正聚着七八十人。有相互推手太极,也有虎虎生威地打着套拳还有互相对打的,旁观的人不时鼓掌喝彩,场面颇为热闹。

        张卫东目光稍微扫了一圈,发现场地上大多是中年人,也有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倒是像楚建轩和谭正铭这样的老者看不到几个。显然不是来得少,就是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已经不喜欢在后辈面前表演或者对打。众人的修为大多泛泛当然这是以张卫东的标准去衡量的。要是用常人的目光来衡量能来参加武林大会的人,其实武功都是很不错的。至少一个打五六个大汉是应该没问题。就如张卫东身边的鲁啸风,虽然小肚子已经有些发福,武功落下不少,但底子还是有的,真要打起架来别看他已经奔五的人,但寻常几个小伙子肯定干不过他。

        虽说大部分人的修为在张卫东的眼里都是很寻常,不过还是有三人引起了张卫东的注意。那三人都是男子,远远站在边上并没有参与表演打斗或者围观只是偶尔会用淡淡的目光看上一两眼,然后又互相低声聊着天。显然那些人的武功都入不了三人的法眼。不过那些人的武功也确实难入他们的法眼因为三人的修为都已达练气五层左右的境界,已是练气中期,比起谭正铭和楚建轩都要高上不少。

        “那三人是谁?”张卫东低声问鲁啸风。自从无意中得到五彩玉石,这还是张卫东第一次见到修为达到练气五层的武林高手,而且还是一次出现三个。

        当然以张卫东如今筑基期的修为,对三位练气中期的武林高手也仅仅只是有些惊讶好奇而已。

        “哪三位?”鲁啸风顺着张卫东的目光看过去,身子不禁微微一震道:“你是说那棵雪松边的三人吗?”

        张卫东点了点头,笑道:“那三人修为好像不错。”

        “何止不错,他们才是真正的武林高手。”鲁啸风目中流露出一丝敬仰之sè,不过马上鲁啸风想到,那三人虽是真正的武林高手,但要跟身边自己这位比起来肯定还是要差上一些,所以马上又道:“当然跟张师兄你比起来还是……”

        “呵呵,这些话就不用讲了吧鲁师兄,还是说说他们吧。”张卫东笑着打断道。

        鲁啸风老脸微微一红,顿了顿这才道:“他们三人都是大有来头的人,当中那位穿青sè唐装的男子叫张自悠,是天师道张天师的后人。不仅修为高深,听说还会一些法术,不过谁都没有亲眼见过。”

        “哦!”张卫东两眼不外亮了一亮,这是他修真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谈起法术。

        鲁啸风并没有发现张卫东的异常,继续介绍道:“左边那位老道人则是青城山青城派的长老叫尘虚道长,据说也会一些法术,当然同样没人见过。右边的那位中年人叫陶吉斌,你别看他穿着打扮跟我们差不多,但祖上却是茅山道士,是茅山派的代表,据说他画的符很灵,是千金难求一符。”

        听到这里张卫东真有点想去跟三人打声招呼,顺便谈谈符箓法术的事情。只是这个念头在脑海里打了个转,最终还是非常理智地压了下去。张卫东觉得自己现在的rì子过得非常滋润,他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参加武林大会,凑凑热闹也就罢了,却没必要再去掺和其他青情,以免打破现在如此美好惬意的生活。

        “哈哈,鲁师兄好久不见!”正当张卫东压下心头的好奇心时,迎面走来了一位满脸络腮胡的大汉,一看到鲁啸风就哈哈笑着抱拳道。

        “哈哈,方师兄!”鲁啸风见是老朋友也笑哈哈地抱拳。

        “这位是?”方师兄跟鲁啸风打过招呼后,将目光落在张卫东的身上。

        “这位是吴州的张卫东张师兄,张师兄这位是武夷山的方钟平方师兄,是宗鹤拳高手。”鲁啸风急忙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