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修真老师生活录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三章 鬼啊!

第两百八十三章 鬼啊!

        罗大师见张卫东信口雌黄,竞然连这种毫无根据的话也敢乱说,不由得露出一丝鄙夷和幸灾乐祸的表情。

        虽说混他们这一口饭的人,有时候就要讲一些石破天惊的话,这样才能起到意料不到的惊天效果,让对方对他们深信不疑。但那些石破天惊的话却往往要经过多方推敲琢磨,有比较大的把握才行,否则就适得其反,还不如不说。

        不过罗大师的鄙夷和幸灾乐祸马上就僵凝在了脸上,因为他发现方钟平夫妇全都傻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盯着张卫东。尤其是方钟平,那因为震惊而张大的嘴巴足以吞得下一只鸭蛋了。

        因为或许薛碧珠不知道丈夫究竟有没有跟张卫东提起过这件事,但方钟平却心知肚明,自己根本没跟张卫东提过此事,而且这里也唯有他知道张卫东的真正身份。

        武林大会主席团成员又岂是常人可比?

        而张卫东怀中的方静,则眨巴着黑漆漆的眼睛非常好奇地看着张卫东。她实在想不通这位大哥哥怎么这么有本事,竟然能一言道破她妈妈的事情,莫非他是神仙不成?

        “张大师,您真是神人。自从我爱人生下方静后,已经接连流产了三胎,这是第四胎了,也已经四个月了,我们现在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不知道您有没有办法?“好一会儿方钟平才回过神来,一回过神来便抓着张卫东的手,一脸紧张地问道。

        方钟平今年四十有五,膝下只有一女武林人士都比较重传香火……”再加上方静也不知道能活多久……”所以一直想在生个一男半女,却没想到妻子自从生下方静后却连连流产,为了此事方钟平可没少cāo心。

        这真要绝了后,他方家偌大的家产就没人继承了!

        方钟平紧张,薛碧珠又何尝不紧张也两眼发直地盯着张卫东……”至于什么刚才冲撞罗大师行法的事情,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薛碧珠的事情,张卫东倒没必要装为难,见方钟平和他老婆很紧张的样子,急忙宽慰道:“方师兄,嫂子不用担心既然我看出来了……”自然有办法解决。不过在解决这件事之先,我想还是先把罗大师的事情处理一下。“

        说完张卫东转过脸,目光平平地直视着罗大师。

        看着张卫东平淡无奇的目光,罗大师莫名地感到一阵心惊胆战。实在是这今年轻人的表现太过镇定,而且刚才他又一语道破薛碧珠习惯xìng流产的事情,使得他在罗大师眼里也变得神秘起来。

        莫非这小子真有点本事不成?

        “既然罗大师见过鬼……”也抓过鬼,那我想给大师看一样东西,不知道大师认识不认识?“说着张卫东弯腰想轻轻放下方静,却没想到方静却死死不肯松手。

        “你叫方静对不?乖乖听话,我先给这个装神弄鬼的臭道士吃点苦头,帮你出口恶气,等会再抱你。”张卫东轻轻拍了拍方静娇嫩的后背,柔声道。

        刚才罗大师个劲地指着方静叫着什么厉鬼……”又在她面前拿着木剑比来比去,好像恨不得把她给杀了似的。所以在别人眼里,罗大师是位道法高深,仙风道骨的老神仙,但在方静的眼里他就是一位凶神恶煞,现在听说大哥哥要帮她出气,收拾这位臭道士,方静自然开心,便乖乖地松开了双手,然后站在地上。

        “咦,静儿你怎么可以站起来了?你不冷了吗?你身子不僵硬了吗?“一开始张卫东把方静放在地上,方钟平两夫妻还没感觉到异常,等张卫东朝罗大师走去,而女儿却亭亭玉、立在草地上,两人才发现了异常,忍不住惊喜地叫了起来。

        以前方静犯病时,总会有一个时辰发寒发冷,四肢僵硬,无法起身,很是痛苦。但现在她犯病还远远没到一个时辰,没想到竟然就能站立了,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很寒冷的样子。

        方静本来也是没感觉的,方钟平夫妇这么一叫,她才感到一阵寒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双手抱着肩膀道:“大哥哥身子很暖和,他抱着我就感觉不到冷了,爸你说大哥哥是不是能治好我的病呢?”

        方钟平这才猛然想起一件事,往rì方静犯病时,那冰冷的身子根本没办法碰,就算以他这么强壮的身体抱着她都要冷得直打哆嗦,但刚才张卫东抱着他却都一直面sè如常。

        一想到这里,方钟平终于开始相信张卫东之前说过的话,他是有办法救治方静的,不过需要好好斟酌考虑。

        “能,一定能!”方钟平抱着女儿,情不自禁热泪盈眶。忧心了十多年,这回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这个时候,罗大师当然也察觉到了方静的异常,看着张卫东一步步逼近,忍不住心虚地一步步往后退道:“你,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让你跟厉鬼来个亲密接触。”说着张卫东手指捏着一张乱神符伸手在罗大师眼前一晃,嘴角勾起一抹不带丝毫感情sè彩的冷笑。

        行骗江湖张卫东当然不认同,不过还不至于深恶痛绝。但一个雨季少女被病痛折磨了整整十七年,这个时候还要雪上加霜,这就是禽兽不如了。

        就在张卫东伸手在罗大师眼前一晃时,罗大师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两只眼珠子血淋淋地吊在眼袋下面,沾满污秽东西的舌头从黑漆漆的嘴巴里伸出来至少有一两尺长,正往他的脸上舔,那粘糊糊的感觉竟是跟真的一模一样。

        乱神符,乱人心神灵智!

        “啊!鬼啊!”罗大师吓得脸无惨sè,一双手在脸上胡乱抓,嘴中发出凄惨万分的尖叫声。

        此时差不多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山里面夜幕漆黑,四周安静。罗大师凄惨无比的尖叫声,再加上烛火映衬着他被自己抓得血肉模糊的脸蛋,显得格外的yīn森恐怖。别墅里的人看了,都忍不住浑身寒毛悚然,看张卫东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敬畏恐惧。

        那两今年轻道士见罗大师这样……”早已经吓得两腿发软,但还是强打起jīng神转身便跑。

        再不跑,可就跑不掉了!方钟平可是武夷山乃至整个闽北地区真正的强势人物,不仅钱多,势力更是盘根错节,就连市长、市委书记也得卖他几分薄面的大人物。他们三个人竟然合伙起来骗他,可想而知被揭穿后的后果有多可怕。

        当然高风险高回报,他们在方家才做了两天的法,就已经赚了这辈子都吃喝不完的钱财!如果没有张卫东横插一腿,那么后半辈子他们就真的不愁吃喝玩乐了。

        只是方家又不是普通老百姓家,哪有这么容易能逃脱得了的?

        两人才刚跑没几步,早已有两个身穿黑sè西装的冷峻男子冲了过来,一人一脚就把两人踹倒在地上,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狠狠地踢上两脚,这才把他们拎了起来。

        “先看着他们!“回过神来后的方钟平咬牙切齿,两眼凶光毕露地道。

        女儿这辈子吃了这么多的苦头,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里不知道有多疼爱,平时重话都没讲过一句,没想到却在这三个骗子的手头吃了一个大大的苦头,幸好张卫东及时赶到,要不然天知道女儿还要吃多少苦头。可以说现在方钟平连杀了三人的心都有,要不是心里惦记着女儿的病情和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他现在非亲自收拾他们不可。

        “是,老板!“两位身穿黑sè西装的冷峻男子躬身应了一声,然后像拎小鸡一样拎起地上的两人就走。刚才给张卫东开车的那位冷峻男子则走到罗大师的面前,狠狠扇了他两个巴掌,制止了他的鬼哭狼嚎,这才抓着他的衣领也离开了草坪。

        “多谢张大师,多谢张大师,要不是张大师……”等罗大师三人被带走后,方钟平急忙收拾起心情,走到张卫东跟前怀着一颗又是感激又是敬畏的心情,连连道谢。

        方钟平就算再笨,此时也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拥有着一身神鬼莫测的神秘能力,恐怕比起陶吉斌、张自悠等人都要厉害一些。至于究竟厉害多少,就不是他这位凡夫俗子能明白得了的。

        至于刚才还建议方钟平把张卫东带走的薛碧珠此时根本连走都不敢走近张卫东,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敬畏恐惧,仿若张卫东并不是什么一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年轻人,而是一尊神明。

        是啊,若不是神明,怎么之前还仙风道骨的罗大师被他伸手在他眼前一晃,就叫嚷着说见到鬼,把自己的脸都抓得血肉模糊呢?

        这事情让薛碧珠想想都感到寒气直冒!

        “方师兄你还是叫我卫东或者张师弟吧?大师,大师的,我怎么总感觉怪怪的。“张卫东拍了拍方钟平的肩膀笑着打断道。

        要说以前张卫东拍方钟平的肩膀,方钟平倒没什么感觉,这一回却是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同时张卫东的话也让他是受宠若惊。

        这位可不是凡夫俗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