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武侠修真 - 修真老师生活录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东方巫师【恳求双倍月票】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东方巫师【恳求双倍月票】

        博雅赫闻言头办没有抬起,依旧只管低着头用刀子慢慢切着牛排,牛排切口还带着丝血sè,就像他此时的眼睛一样,带着一丝血sè。

        博雅赫任何时候都不愿意亏待自己的肚子,他同样任何时候都不喜欢别人打断他的用餐。

        不过博雅赫的刀子还没把牛排切下来,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接着有股压迫力量从顶而下。

        博雅赫心中一惊,急忙抬脚往桌子上使劲一蹬,想躲开压顶而下的黑漆漆的重物,不过还是迟了一步。

        “嘭!”一声响,那黑漆漆的重物重重压在了他的身上,却是一个跟他一样的黑人。

        身下的椅子根本无法承受两个男人的重量“哗”一声响顿时散了架子。

        椅子一散架,博雅赫被彻底压在了地上,一张黑漆漆的脸蛋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惊恐双眼正盯着他看。

        “桑巴!”博雅赫一边尖声叫着压在他身上的贴身卫兵的名字,一边伸手想把他推开。

        不过还没等他把桑巴推开,一张跟他们黑sè肌肤形成非常鲜明对比的年轻小白脸倒映入他的眼帘。

        要是换成以前,博雅赫肯定会对这样的小白脸不屑一顾,觉得这样的男人跟他这样魁梧高大的非洲黑牛比起来,根本就是个娘们,不过这一刻,博雅赫眼中却闪过一丝惊慌之sè。

        因为桑巴是他从海盗中千挑万选出来的高手,身强力壮枪法jīng准,但此时他却正像死猪一样压在他的身上。

        “中国小伙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你不觉得这样做很愚蠢吗?就在这个屋子外面有至少五十支枪,我想,如果你动了我他们肯定会不介意把你打成马蜂窝的。”博雅赫虽然有些心慌,但毕竟是心狠手辣,见过血的海盗首领,倒也没有乱了分寸。人虽依旧被压在地上,但讲出来的蹩脚英语语气却很是强硬。

        “哦,五十支枪!不错!要不你试着叫叫看。”张卫东博士毕业,英语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闻言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寒光,一脚便踩在了博雅赫的脸蛋上,手中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把在夕阳余晖下闪着冰冷寒光的不锈钢餐刀淡淡道“好,中国小伙子,你赢了。我知道你是冲着那帮中国人来的我答应你,马上放他们走。”博雅赫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张卫东那张风轻云淡的小白脸,心里就不受控制地冒起一股寒意马上叫道。

        “看不出来,你倒是个识时务的人。不过可惜,你的回答我并不满意。”张卫东说着使劲地在博雅赫的脸上碾了几下。

        张卫东虽然可怜索马里人民所经受的苦难,但对博雅赫这种凶残的海盗首领他却不会产生丝毫呃隐之心。若不是考虑到就算杀了博雅赫,就算把整个“邦特兰卫队”甚至整个索马里海盗都连根拔起,只要索马里国内政局不变,索马里海盗依旧会像chūn雨后的小草再度纷纷冒出来,他倒不介意现在就一刀把博雅赫的脑袋给割下来。

        不过不把博雅赫的脑袋割下来,并不意味着张卫东就会让博雅赫舒舒服服地过rì子。竟然敢劫持中国船只,竟然敢关押毒打自己学生的父亲,付出点代价总要的!

        被那冰冷的鞋底给用力碾着,博雅赫感觉自己脸部的骨头似乎都要碎了,红sè的血从他雪白的牙齿里咕咕流了出来,流到了干净光滑的大理石上。

        “放下刀子!”就在博雅赫感觉自己的脸部骨头要一块块全部被碾成粉碎时,一道微带着颤抖的声音在张卫东的身后突然响了起来。

        张卫东的身后,之前还在博雅赫面前搔首弄姿的两位大屁股黑妞之一,此时正举着一把手枪,黑漆漆的枪眼对着张卫东的后背。

        看着黑妞的手指缓缓扣动扳手,博雅赫本是被碾得有些变形的脸庞露出狰狞可怖的笑容:“中国小伙子,如果你不想马上死在那个漂亮妞的枪下,还请你把脚先挪开。”

        “是吗?”张卫东闻言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手往后轻轻一招。

        在一声尖叫,还有博雅赫惊恐的目光下,黑妞手中的枪突然脱手飞向张卫东。

        “现在呢?”张卫东这次漫不经心地玩着们不再是餐刀而是手枪,不过他的语气依旧很平淡。

        “你,你是东方巫师?”博雅赫看着张卫东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枪,冷汗终于一滴滴不受控制地从额头滚落下来,一脸惊恐地道。

        “东方巫师?难道你这里还有像我这样的人吗?”张卫东目中闪过一丝惊讶之sè,问道。

        “没,没有,小时候听祖母说过。”博雅赫见张卫东竟然不否认自己是东方巫师,心里就更害怕了。

        “原来只是听说。”张卫东闻言有些小失望,好不容易跑趟非洲,他倒也想见识见识异国他乡的“修士”。

        不过很张卫东便收起了心头的那点小失望,一脚把压在博雅赫身上的黑鬼给踢了开去,然后蹲下身子,冲博雅赫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道:“博雅赫先生,既然你听说过巫师,我想你肯定也听说过咒语,并且也肯定很乐意见识一下它的威力。”

        看着张卫东那张小白脸流露出来的诡异微笑,饶是博雅赫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海盗王,这个时候也是根根汗毛竖了起来,哆嗦着身子道:“尊贵的东方巫师,无论您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您,求求您,让那该死的咒语见鬼去吧,我一点也不想见识它的威力!”

        “是吗?我想你会喜欢上它的。”张卫东闻言脸上的微笑渐渐收了起来,然后手指往他身上轻轻一点,嘴巴装模作样地叽里咕噜念叨了几句。

        “博雅赫先生,希望你会喜欢这个美妙的咒语。张卫东收回手指,然后缓缓站了起来,脸上又重新露出那诡异的微笑,但他的目光却是冰冷无情的。

        一个手中染满了鲜血的海盗王,就算不杀他,张卫东也绝不会就这样轻轻松松放过他。

        当张卫东话音落下时,博雅赫杀猪般的声音马上开始在餐厅里响了起来。

        博雅赫那黑sè的身子在地上疯狂地翻滚着,根根黑sè的血管在他的脖子上,额头上凸了起来,豆大的汗水就像雨水一样从他的身上冒出来,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