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豪门小可怜?不,是你祖宗在线阅读 - 第82章 三爷什么时候学会爬墙翻窗了?

第82章 三爷什么时候学会爬墙翻窗了?

        林桑玖心跳得极快。

        耳尖因为对方靠得太近而酥麻,手腕被扣住,但是力道又刚好不会让她不舒服。

        床太柔软,她甚至没办法借力,去将身上压着的人推开。

        喘息了几秒,她才开口,

        “三爷什么时候也做爬墙翻窗的事情了?”

        沈之年低低笑了一声,一只手撑了起来,在她的正上方低头看她,

        眉眼融入夜色,晦暗深邃,深不见底,

        “林小姐身份高了,又忙,不好见。”

        林桑玖已经调整好了呼吸,漂亮的瞳孔即便在黑夜里也那么亮。

        她盯着沈之年看了一会儿,莫名蒙在心中的那点朦胧的压抑就消散开来。

        她眯起双眼,扬起一个甜甜的笑来,

        这个笑和之前的似乎没什么区别,

        “三爷这不是见到了?只是这样容易死,下次注意。”

        “确实,”沈之年喉结滚动,“刚刚在下要是慢一点点,就被玖玖杀了。”

        林桑玖手往回抽了一下,没有抽动,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

        “三爷什么时候松手?”

        沈之年眨眨眼,扣着她手腕的手一点一点往下,勾住了她手腕上的佛珠。

        林桑玖指尖死死勾住,“怎么了三爷,送出去的东西,还可以要回来吗?”

        沈之年眸光危险,“玖玖真的健忘,还记得我一开始把你带回家,为的是什么吗?是为了让你鉴定这串佛珠,不是让你据为己有的。”

        他的力气要比林桑玖大上不少。

        他一根一根撬开林桑玖的手指,修长的指尖轻轻一勾,那串佛珠,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林桑玖彻底笑不出来了。

        沈之年还不如死了呢。

        他既然能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那说明对这里非常熟悉,并且实力远超楼下的保镖。

        她不知道沈之年带了多少人,在这个房间里,没有毒,只有手枪,她没有把握能立刻压制住对方。

        “在想什么呢,玖玖?”沈之年的声音很温柔。

        林桑玖猛地抬起膝盖,一顶!

        “嘶——”

        沈之年反应极快,侧身躲过,差点被踢到重点部位,

        但是林桑玖也刚好趁着这个机会,一个翻滚,从他的身下钻了出来。

        站在地上,她顺了顺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面色不善地打量他。

        活着,并且也没缺胳膊少腿,令人失望。

        不过鼻尖似乎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林桑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沈之年也站直了,他身形依旧那样修长挺拔,明明是爬窗的人,偏偏渊渟岳峙地站在那里,俊美优雅。

        “冷血的小丫头。”他语气淡淡。

        林桑玖摊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之年没有再说话,

        他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弹夹和手枪,“咔哒”一声,将子弹装了回去。

        银色的枪管在月色下泛着冷意,

        他抬手,枪口对准了林桑玖。

        林桑玖有一瞬间的头皮发麻。

        但是很快,他又收回手,冲着林桑玖招招手,

        “玖玖,过来。”

        林桑玖歪头笑得敷衍,“干什么呢三爷,现在是睡觉时间,你打扰到我睡觉了。”

        沈之年自顾自垂下眸子,

        “下次开枪的时候,右手开枪,左手挡着枪管的后半部,就不会被人把弹夹推出来了,知道吗?”

        他将枪口转了一下,指向自己,递给林桑玖,眸光带笑,

        “拿好了,看来你很喜欢。”

        林桑玖一把拿过,也对准了沈之年,

        不过沈之年的表现,倒是比她放松得多,甚至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杀人的话,不要试图爆头,打上腹部是最好的,目标大,更容易打中,贯穿的枪伤会造成内脏大出血,不立刻处理,会在半小时内昏迷,两小时内死亡。”

        林桑玖抿了抿嘴,放下枪,虚假地笑了一下,看向他手里的佛珠,

        “三爷这串佛珠说给我就给我,说拿走就拿走,三爷在玩我呢?”

        “你对这串佛珠尤其感兴趣,要不要和我去见见,这串佛珠的原主人?”

        林桑玖一愣,心想,原主人不就是我自己吗?还有哪来的原主人?

        她心思百转千回,“原主人是谁?去见了,这佛珠就是我的了?”

        沈之年浅笑,“去见了就知道了。”

        林桑玖咬了咬牙,搞不懂对方打什么哑谜。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沈之年突然出现把她最重要的宝贝抢走了,她现在心情非常不好,

        “看心情。”

        沈之年眉眼弯起,“那玖玖就是答应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忽然一个踉跄,朝着林桑玖扑了过来。

        林桑玖连忙后退,便听到一声闷响,沈之年的膝盖死死磕在了地板上。

        她忍不住刻薄一下,“三爷何必行此大礼?”

        沈之年轻微喘息,双手撑着地面,声音很轻,

        “没良心的小丫头……”

        林桑玖没听清,凑过去,“什么……”

        她的手腕忽然被拽住,随后一阵大力将她拖倒,沈之年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林桑玖忍无可忍,“沈之年!”

        没动静。

        她手一推,忽然摸到一阵黏糊糊的湿热,一愣,艰难钻出来,神色复杂地看向地上昏迷的男人。

        一手血。

        他的衣摆上,居然沾满了血,夜色昏暗,他又是一身黑衣,居然一点都没发现。

        林桑玖皱眉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还是扒开了沈之年的衣服。

        男人身体的皮肤很白,腹肌和鲨鱼肌的线条非常完美,侧腰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只是被草草包扎过,大概是刚刚和她交手的时候,又裂开了。

        林桑玖盯着那伤口看了一会儿,抬手,在伤口上戳了一下。

        沈之年没什么动静,看来是真晕了。

        林桑玖随即又抬手,全神贯注地将他缠绕在手腕上的佛珠,扒拉下来。

        她看不到的角度,男人俊美的脸,嘴角抽搐了一下。

        林桑玖又拿回佛珠,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

        然后,去洗手,直接上床。

        没动静了。

        沈之年躺在地上,咬牙切齿。

        但很快,床上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林桑玖又下了床,嘴里嘟哝着“麻烦死了”,拿出来房间自带的备用药箱,蹲下来帮他消毒了一下伤口,又非常草率地扎了起来。

        不流血了,那就死不了人。

        处理伤口的手法非常粗暴,沈之年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才没有发出闷哼。

        林桑玖处理完,随意丢了一床被子,一股脑盖在了地上的沈之年身上,洗手,重新上床。

        这次,均匀的呼吸声很快响起。

        地板上的男人动了动,撑起身体,看向床上的小姑娘,

        林桑玖精致的小脸被压得肉嘟嘟,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上下起伏,看来睡得正香。

        他给沈九发了一条消息,

        【我这边暂时安全,你们可以收网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