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豪门小可怜?不,是你祖宗在线阅读 - 第97章 三爷,做吗?

第97章 三爷,做吗?

        沈之年不知道出现了什么状况。



        他还从来没有听到林桑玖用这种语气说话。



        她总是一切都游刃有余,语气慵懒,尽在掌握。



        他垂眸,看向被压在自己的面前跪着的几个人,对着听筒道,



        “稍等。”



        随后捂住听筒,淡淡道,“恭喜,你们又可以多活一天,我有急事,孟七,你把他们先关起来。”



        地上浑身发抖的人,其中一个终于无法控制地抬头,崩溃大吼,



        “沈之年!你疯了,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你不能这么做!家主会杀了你……”



        说话的人,居然是沈景!



        跪着一地的,都是那几个总爱搞事的沈家人!



        沈之年勾了勾嘴角,语气温和,



        “有没有可能,家主之所以让你回沈家,就是为了让我练练手。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



        “想要杀了我没事,但是企图接近玖玖,就是你的不对了。”



        他以身入局,勾出了沈家的这些蛀虫,何尝不是在爷爷的默认下做的。



        说完,再也不听后面的谩骂和惨叫,大步走了出去。



        “玖玖,我在定城,距离京城有点远,你……”



        “非常好。”林桑玖将窗户开到最大,微凉的风可以让她稍微清醒一点,



        “我也在定城,开定位共享,过来找我。”



        沈之年心中疑惑,还有点担忧,但是手上的动作倒是一点没停。



        现在市区路段高峰期,可能会堵车,沈之年直接套上头盔,上腿一跨,摩托车的轰鸣声炸开,猛地冲了出去。



        肩宽腿长的男人趴在摩托车上的时候,一路回头率百分百。



        他穿过车流,目光集中在手机地图上,那两个小红点上。



        他和他的玖玖,越来越近了。



        终于,在一条偏僻的小路上,他远远看到了那辆跑车。



        沈之年下了车,敲了敲车窗,“玖玖?”



        车窗没开,车门直接开了,一双纤纤玉手直接拽着他的衣襟,将他拽了进去。



        沈之年一愣,下意识地扣住对方的手腕回击,



        但是在意识到这是林桑玖的时候,硬生生停下了动作。



        他顺着对方的力道上了车,还顺手关上了车门,



        这才发现,那张明艳勾人的小脸,红得厉害。



        林桑玖直勾勾盯着他,双目有点泛红。



        沈之年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皱了皱眉,抬手轻触她的额头,



        “怎么了……”



        林桑玖猛地拽住了他的手指,放在嘴边,张口就是一咬——



        “嘶。”



        尖锐的小虎牙毫不留情地在手指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血洞,沈之年疼得吸了一口气,哑声掐住了她的下巴,



        “玖玖?”



        林桑玖没说话,指尖一勾,直接放倒了座位,拽着沈之年的衣襟,直接躺了下去。



        她的唇是最艳丽的红,凤眸里滚烫的热意要溢出来,呼吸喷洒在沈之年的耳侧,声音软成一滩诱人的春水,



        “三爷,做吗?”



        沈之年一愣,在狭小的车内空间里,他勉强撑起上半身,仔细端详她的脸,



        看到她脖子上的血痕的时候,才发现,她似乎是中了什么药。



        沈之年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冷了下来:“谁干的?”



        林桑玖翘起大腿,小腿一伸,直接缠在了沈之年的窄腰上,眼神已经迷离开来,



        她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过去和现在,眼底的骄纵和傲气毫不顾忌地泄出来,



        “服侍我。”



        沈之年深深吸了一口气,指尖掐住了掌心,



        “玖玖,你不能……我带你去医院。”



        林桑玖内心忽然泛起一阵焦躁,狠狠踢在了沈之年的小腿上,呵斥,



        “不行就滚!本宫要去找别人!”



        沈之年压住了她的小腿,不敢用力,眸色里卷起风暴,



        “玖玖,不可以找别人。”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笑了起来,



        “那在下来服侍……唔?”



        他的话语被湿热的吻压了下去,



        林桑玖极为不耐烦地一口咬住了他的唇。



        一瞬间,像是电流在体内炸开,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唇上。



        鼻尖涌来浓香,细腻柔软,贝齿碾磨之后,灵活的小舌瞬间就钻了进来。



        沈之年差点缴械投降,轻轻掐住了她的脸颊,后退了一点,垂眸喘着粗气看向她,



        又狠狠贴了上去。



        这一次,他将主导一切。



        车内的温度急剧上升,暧昧的喘息声响起,大手将衣衫褪去,



        薄唇近乎虔诚地亲吻身下的每一寸肌肤,皙白如玉的肤色上,留下一片红痕,



        直到林桑玖的指尖拽紧他的发,扬起天鹅一样的脖颈,发出了一声娇软的喘息,



        男人的身体再一次压了过来。



        沈之年眼尾泛红,像是忍得厉害,可动作却轻柔到了极致,



        “我也不想趁人之危的,玖玖。”



        他含住了她的耳垂,彻底沉沦。



        昏暗的天边泛起潮红的晚霞,偏僻的小路上,停在路边的跑车在轻微震动。



        车窗内,已经泛起雾气。



        骨节泛红的皙白指尖猛地拍在了车窗上,划下一道潮湿的痕迹,



        水珠伴随着湿热暧昧的喘息和水声,滴落。



        ……



        沈之年食髓知味。



        明明已经来了两次,外面的天都黑透了。



        可他细细亲吻她的发梢的时候,又有了感觉。



        低头一看,怀里的小姑娘,已经睡着了。



        全身玉白的肌肤都透着淡淡的粉,胸口上是他留下来的暧昧痕迹。



        但沈之年身上更可怕。



        后背的几道抓痕甚至都渗了血,锁骨也被咬了好几个牙印,一摸,火辣辣的疼。



        沈之年轻轻叹了一口气,像是照顾小朋友一样,帮她把衣服穿好,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上。



        “幸好你没有找别人,”他勾起她的一缕长发,低声喃喃,“不然那个人一定见不到明早的太阳。”



        林桑玖发出了一声哼唧,翻了个身。



        沈之年勾了勾嘴角,“在下服侍得还好么?我的女王。”



        没有回应。



        他忍不住,又弯腰,亲吻她的脸颊,



        “这样,就不要跑了吧,玖玖。”



        打开一点车窗,外面的风吹散了一点车内暧昧的空气,



        他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一脚油门,驶向京城。



        他会查出来是谁做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