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豪门小可怜?不,是你祖宗在线阅读 - 第112章 谁说一夜情之后可以牵手?

第112章 谁说一夜情之后可以牵手?

        林桑玖在一阵梵音中醒来。

        她觉得舒服,一切都很舒服,

        气味,环境,温度,和声音,一切都慢了下来,令人心静如水。

        睁开眼,她觉得自己休息得极好。

        身上的那点娇气的疲倦消失得干干净净。

        刚一转头,对上一双古井一样深邃漂亮的双眼,

        “玖玖,睡得好吗?”

        沈之年一直坐在床边看她,不知道看了多久,像是恶龙守护着他最心爱的宝贝。

        他的眼神侵略性很强,垂眸居高临下看她的时候,像是一切尽在掌握。

        林桑玖想打破这种氛围,

        于是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她坐起来,双臂自然而然勾在了沈之年的脖子上,猝不及防地凑近,嘴唇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耳尖,

        “睡得不错,这是哪里?”

        明明是不暧昧的话,可是尾音上挑的时候,怎么那么魅惑。

        沈之年的耳尖,瞬间红了。

        他喉结上下滚动,想要说什么,可是脑子却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沈三爷,只有在林桑玖的面前会这样。

        林桑玖舒服了,

        她从来就不喜欢任何人对自己露出侵略性的目光。

        她环顾四周,“这是哪?”

        沈之年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万安寺,我之前的十多年,就是住在这里。”

        也来是沈之年住的地方,难怪这张床这么符合她的喜好。

        周围的一切看似简单,木制家具偏多,没有任何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很贵的东西。

        实际上处处都是低调的奢华,光是墙角的那一个小小的墙边柜,恐怕就能让一个人一辈子衣食无忧。

        林桑玖站起来,原来自己听到的梵音,不是在做梦。

        “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沈之年站在她的面前,笑着将她睡得有些发皱的领口整理好,

        “之前玖玖答应我的,会和我来这里。”

        林桑玖想起来了,似乎是在关于这串佛珠交易的时候,说过。

        她确实在这里感觉到了奇怪的熟悉感。

        对于寺庙,她并不陌生,甚至非常熟悉。

        前世的时候,她身为承平大师唯一的女徒弟,在佛像之下,倒是念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经文。

        不剃度,不苦修,明明惊世骇俗,却颇得承平大师的喜爱。

        她没有收过徒弟,师父的徒子徒孙倒是不少,当初的时候所有人见到她,都是要恭恭敬敬叫一声师叔的。

        “你要带我去见谁?”她侧头往外看了看。

        现在日头刚刚偏西,香火正旺。

        准确来说,万安寺从来就没有香火不旺的时候。

        甚至于每天都有人通宵在门口排队,就为了早上去抢头香。

        “志宏大师,我师父,玖玖有听过吗?”

        林桑玖摇摇头。

        沈之年垂眸,轻轻扣住他的手腕,“玖玖,这串佛珠,就是师父给我的。”

        林桑玖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惊讶的神情。

        “他说,我和这串佛珠有因果业力,让我保管。

        “他也没有和我说这串佛珠的来历,可是玖玖你对这串佛珠非常熟悉,我想,或许你会愿意见见他。”

        林桑玖指尖缠绕住佛珠,

        此时此刻,没必要再伪装,

        “这串佛珠本来就是我的。”

        沈之年没有说话,他目光沉沉地落在她的手腕上,轻声开口,

        “要出去走走吗。”

        林桑玖点点头,带上了口罩和帽子。

        不用想,她都知道自己现在堪比国际最大的顶流。

        现在香客很多,被认出来就不好了。

        她一点都不想高调,她只想躺平,享受着自己舒舒服服的好日子。

        沈之年走在她的身侧,垂眸,看着她的指尖,心跳得很快。

        他的房间周围很僻静,一阵风谁来,卷起淡淡的檀香,

        第一次,他觉得这种味道并不能让人静心。

        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是从来都无所畏惧的他,感觉到了胆怯。

        很久之前,他看到一句话,说爱是克制。

        他对此嗤之以鼻。想要就得到,为什么要克制,克制是没实力的废物才会妥协的事情。

        现在,他却真正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他的手背轻轻触碰她的指尖,终于,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牵住了她的手。

        林桑玖有些意外地转头看他,看到三爷居然又在脸红。

        沈之年没有看她,手上的动作却是霸道了一点,指尖一点一点入侵她的指缝,直到十指相扣。

        好软的手。

        他没有看她,只是小声道,“前面人多,不要走丢了。”

        林桑玖忽然笑了一下。

        这声笑声令沈之年的耳尖更红。

        “三爷,我允许你这样了吗?”

        沈之年一僵,心里那点惶恐和烦闷再一次涌了出来,

        他没有松手,语气带上了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我们那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林桑玖勾着嘴角,明明比他矮上一头,却喜欢抬着头垂眸看他,高傲惯了,

        “一夜情是一夜情,牵手是牵手,谁说一夜情之后可以牵手?”她毫不留情地收回自己的指尖,“三爷确实是很好的床伴,也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但,仅此而已哦~”

        她看到沈之年的又露出了那种阴森的毒蛇一样的目光,危险深入骨髓,但她笑得更加明艳,

        “怎么这样看我?”

        沈之年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真想掐死她。

        “沈师兄?”一道少年音打破了这近乎凝滞的空气。

        林桑玖转头看去,是个看上去还没成年的小和尚。

        少年眼睛圆圆的,叫出声来才意识到气氛不对,瞬间僵住了脚步。

        都是志宏大师的徒弟,但是所有人都只怕沈之年。

        谁不知道,他是佛家子弟,却是以杀止杀,修罗之道。

        沈之年掐住了自己的掌心,用疼痛让自己冷静一下,淡淡撇过去,

        “怎么?”

        小和尚咽了一下口水,“师父说了这个方位,让我来这里找人,我就来了,没想到看到了师兄……师父应该是要找您。”

        沈之年点点头,“知道了。”

        小和尚不敢抬头,也冲着林桑玖行了礼,飞一样跑走了。

        沈之年再看向林桑玖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和以前一样的温润笑意,

        “玖玖,请。”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