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豪门小可怜?不,是你祖宗在线阅读 - 第116章 沈之年。执念

第116章 沈之年。执念

        男人骑着白马,越过无边的荒漠,穿过奔腾的江河,来到了深山。

        这里,林桑玖最熟悉了。

        为了给自己的陵墓选一个好地方,她可是曾经亲自用双脚踏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男人翻身下马,横抱着她的尸体的姿势,虔诚极了。

        他轻轻踢了一下马儿的后腿,又单手解开它的马鞍。

        白马晃了晃脑袋,没有离开。

        男人轻轻吐出一口气来,掌心忽然翻出一把匕首,直直朝着白马的脖颈刺去。

        马儿受惊,嘶鸣一声跑远了。

        男人收回匕首,低着头,一步一步,朝着山洞走去。

        可是正当他站在机关前的时候,他忽然脚步顿了顿,看向虚无的半空——

        和林桑玖的双眼对上了。

        那是一双漆黑到极致的双眼,狭长深邃,无数压抑的风暴汇聚其中,像是将一切的光亮撕碎。

        林桑玖愣了一下,突然有了一种,对方能看到自己的错觉。

        可是很快,男人垂下目光,打开了陵墓。

        这是不需要用佛珠,只能打开一次的陵墓的暗门。

        也是林桑玖专门为了让他送自己进来准备的。

        佛珠在哪里,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

        她终究不会信任任何人。

        他一步一步,顺着长长的甬道,走了进去。

        脚步在里面回荡,可是全不能传出去一丝一毫。

        走了很久,跨过无数的珍财异宝,他终于抱着她的尸体,来到了玉石棺前。

        他双膝缓缓跪在了地上,将林桑玖的尸体放了进去。

        她研制的毒药很完美。

        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可是皙白的面容竟带微红,嘴角也勾起,像是只是在做一场美梦。

        男人看着安静躺在玉棺里面的女人,跪在一旁,像是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要不是微微起伏的胸口,林桑玖还以为他死了。

        过了很久,男人终于动了一下。

        他拿出一把匕首。

        林桑玖眉头一皱,忽然觉得不对劲起来。

        等等——

        男人猛地将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半空中的林桑玖瞳孔紧缩,下意识地伸手阻拦,手却穿透他的胸口。

        男人动作顿了顿,茫然抬头,抬头看向林桑玖的方向,

        “主人?”

        声音哑得厉害,是太久没有说话导致的生疏。

        他应该是什么都没看到。

        林桑玖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缓缓后退。

        她应该愤怒吗?他的血,弄脏了她的陵墓。

        他到底要做什么。

        取心头血应该是极疼的,他露在面具外面的一小块下巴已经苍白,脖颈上暴起一条条的青筋。

        可是他的动作没有停下,反而异常小心,

        匕首拔出,带出一片血花,他小心翼翼用自己的衣袖擦干净,

        随后,手指伸到自己的心口里,跪在地上,一点一点,用指尖,画出奇怪的纹路。

        他的指尖因为剧痛而控制不住的发抖,血流的多了,他没办法再挺直脊背,只能勉强用手撑在地上,脊背弓起,摇摇晃晃。

        当地上的符文一点一点成型,半空中的林桑玖,僵硬了——

        她见过这个符文。

        失传太久的禁术,只在师父所在的镇国寺的藏书阁见过,传说能使人魂魄转世,再活一世。

        可是禁术之所以是禁术,就是代价太大。

        不仅要取修佛之人的心头血,还有此人心甘情愿,执念深重,并且献上十世轮回。

        为了一个死人,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术法,一个从未有人成功过的禁术,值得吗?

        他的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甚至在完成了符咒的最后一道的时候,低低笑了起来。

        他大概已经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没办法站起来,只能爬到了林桑玖的玉棺前,低头,再一次细细看他。

        “主人。”他嗓音发着抖,却带着诡异的兴奋。

        他抬手,将指尖的血迹,抹在了她的唇上。

        她的双唇,看上去更加艳丽了。

        “在下冒犯,罪该万死。”他语调带着诡异的愉悦,翻身滚下了台阶。

        符咒的血迹一点一点泛起黑色的光晕,他躺在一地的鲜血里,一动不动。

        林桑玖觉得他死了。

        死在她的陵墓里?

        她觉得怪怪的,

        一具尸体,血淋淋的尸体,在她精致奢华的陵墓里,脏。

        想是这么想的,居然没有生气,但也不开心。

        陌生的情绪激荡着她的灵魂,她突然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跟在了自己身边这么久的人。

        他的喜好,他的性格,他的瞳孔颜色,他说话的声音,她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细细想起来,他对她了如指掌——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做出来的事情更合她心意了。

        林桑玖飘到了他的上方,鬼使神差地想要抬手,揭开他的面具。

        可是下一秒,男人忽然顿了顿,他抬手,

        拿下了自己的面具。

        一瞬间,林桑玖觉得自己坠入了那双深不见底的漆黑双眸。

        他棱角分明的脸被一道道伤痕撕裂,可是这张脸,配上这双眼睛,她绝对不会认错。

        “沈之年。之年,执念。”

        她念了好几遍,不知道是在叫他的名字,还是在重复这个符咒最关键的一环。

        男人翻了个身,将面具双手捧着,放在了玉棺最近的地方。

        随后一点一点,朝着外面爬过去。

        他的身后留下长长的血迹,林桑玖都忍不住去想,他怎么还活着。

        他居然真的挣扎着,离开了她的陵墓。

        他出去的一瞬间,身后的暗门关上,再也不会有人去打扰。

        而他,靠在外面的石壁上,终于没有办法再挣扎了。

        没有了面具的脸,狰狞的疤痕有些诡谲,明明是魅惑众生的俊美面容,苍白得像是一个恶鬼。

        他嘴唇动了动,林桑玖忍不住凑过去,听到他说,

        “主人不喜欢……脏……”

        啊,他说的话,和她心里想的,居然一模一样。

        林桑玖直勾勾盯着他,看着他闭上双眼,看着他勾起嘴角,看着他失去呼吸的心跳,永远守在了这里。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重生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