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网游竞技 - 豪门小可怜?不,是你祖宗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只好把我献给玖玖了

第119章 只好把我献给玖玖了

        这条小众的徒步线没什么人。

        林桑玖踢开挡在路中间的树枝,嘴一撅,手一摊,“不想走了。”

        沈之年回头看去,距离他们刚刚出发的地方,才走了五百米。

        他弯起眉眼笑起来,伸手,“好。”

        沈之年就这样把她抱起来,一步一步往深山走去。

        好在沈之年平时都有健身的习惯,抱着林桑玖一点都不吃力。

        当那个小小的溶洞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林桑玖一下子从沈之年的身上跳了下来。

        她几乎是一路小跑,钻到了里面,蹲在了一块石壁的前面。

        千年的风霜,这里的一切斑驳起来。

        她垂眸,看向地面,嶙峋的石块缝隙中,有几株恣意生长的桔梗。

        这里,就是曾经的沈之年守着的地方。

        他在这里长眠,血肉滋润这片土地,长出无望的、永恒的爱。

        林桑玖捡起一块石头,但很快就嫌弃地扔到了一边。

        她是不可能干粗活的。

        站起来,转头看向沈之年,指向这里,“挖开看看。”

        沈之年身上确实也带了行军刀,他挽起袖子,露出漂亮的小臂线条,一点一点细细挑开石块。

        他动作认真,对她的话也没有任何疑问。

        林桑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他和以前的他,真的一模一样。

        想到昨晚林桑玖诱着他叫了几声“主人”,还真是好听。

        她舔了舔嘴唇,忽然笑起来,

        “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吗?”

        沈之年动作顿了顿,蹲在地上仰头看她,“什么?”

        林桑玖:“你的尸体。”

        沈之年缓缓眨了眨眼,刀尖挑起一块灰白的骨头,“你是说这个?”

        林桑玖眼睛一亮,接过来,有些粗糙的质感。

        很神奇。

        沈之年声音低低传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块人的锁骨,下面还有一些细碎的骨头,但是完整的不多。时间很长,算得上是文物了。”

        “锁骨。”林桑玖重复了一遍。

        灰白色的骨头上面有着时光的痕迹,顶端还有小小的裂缝。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骨头,又看了一眼站起来的沈之年,

        那张足够魅惑众生的脸,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眸狭长,气质绝然,一错不错地看着她。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像是千年前的时空交错,她终于也清清楚楚看到了他的样子——

        不仅看到,还享受到了。

        林桑玖将这块骨头递过去,“收好。”

        沈之年接过,“我的?”

        林桑玖点头。

        沈之年,“过去的都过去了,为什么还要收着,我就在这里,玖玖想要我的锁骨,可以随便摸。”

        他看着自己手里的骨头,甚至带上了一点敌意。

        林桑玖挑眉,戏谑地看了他一眼,沈之年终究还是收了起来。

        很奇怪,他好像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这里很安静,只有鸟叫虫鸣。

        她指尖拂过凹凸不平的石壁,终于在摸到一条微不可查的细纹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取下了手腕上的佛珠,

        小叶紫檀上面刻着的纹路,和石壁上的纹路,严丝合缝。

        镶嵌进去的一瞬间,石壁发出了一声细微的闷响,

        碎石滚落,一道仅仅能一人通过的缝隙,露了出来。

        林桑玖勾起嘴角,抬脚就要往里走,被沈之年拉住了。

        他掏出打火机,眉头皱起,“我在前面。”

        林桑玖扬了扬下巴,“放心,里面有通风,这可是我亲手设计的。”

        她永远信任自己的能力。

        两人踏入的一瞬间,身后的缝隙再一次合上。

        一瞬间,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沈之年莫名一阵慌乱,他想要抓住林桑玖的衣摆,却先被她扣住了指尖。

        柔软的热意从指尖传来,她的声音带着兴奋的笑意,

        “跟我走。”

        手没有松开。

        墓道里,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异香,越是往里,香味越是浓重。

        在狭窄的墓道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前方出现了微光。

        一瞬间,沈之年还以为是天光,但是很快,就发现不对劲。

        这么明亮的光,居然全部都是夜明珠!

        真正的夜明珠在现在已经极少,

        国家博物院里收藏着一颗,m国的国家艺术馆也有一颗,都有单独的展馆,所有镇馆之宝。

        但是这里的夜明珠,居然满地乱扔。

        而夜明珠,也只是极小的一部分。

        没有人会想到,一座毫不起眼的山头,在穿过那么狭窄的墓道后,会出现这样巨大的空洞。

        角落里,光目测就有几百公斤的金子随意丢着,而金子是里面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每克比金子还贵的沉香,有价无市,小臂粗细的一块,能拍卖到上千万,而这里,有一整块两人合抱粗的沉香,十几米长,随意地放在一边。

        还有数不清的琉璃盏,汉白玉,翡翠、珍珠,首饰……堆成了小山,随便拿一个出去,都能作为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天蚕丝,雪狐和老虎的皮毛,高高堆叠。

        还有更多的,最好的金丝楠木打造的木箱,一箱一箱,满满当当,整齐摆放着,拆分开来,恐怕传说中的十里红妆,也填不满这里的百分之一的地方。

        最中央,并没有用黄肠题凑,林桑玖不喜欢这些复杂又用处不大的规制,更何况,她的棺材不是木棺,是玉棺。

        金缕玉衣是最高级别的殡葬,她不喜欢,不好看,也不仙气飘飘,干脆,直接用远高于金缕玉衣百倍的玉料,打造出了她的棺材。

        林桑玖一步一步走过去,就这样就这样坐了上去,

        坐在了自己的棺材上。

        棺材里面,还有自己的尸体。

        修长的双腿交叠,长长的睫毛半垂,垂眸勾起嘴角,像是恶龙一样看着自己囤积的宝贝。

        这里的一切都属于她,包括——这个站在下面,仰头看她的男人。

        林桑玖冲他勾了勾指尖。

        沈之年便一步一步踏上她的地盘,站在了她的面前,弯腰。

        林桑玖声音慵懒勾人,

        “你看,这些东西,都是我以前扔水里听个响的东西,你拿什么讨好我?”

        沈之年情不自禁屏住呼吸,他的眸光是无尽的深渊,满身戾气。偏执的占有,无所不在的渗透,热烈张狂的欲望,全部藏在深渊之下。

        他喉结滚动,欺身上前,有一点侵略性,以及更多的小心翼翼的勾引,

        “那么,只好把我献给玖玖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