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沈思,我想你了

        好。”



        对于傅司年的提议沈思难得没有拒绝。



        而相对于这些小事,沈思更在意的是关于玉参的消息。



        “你那边怎么样?”



        虽说现在沈爷爷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但如果能有玉参使用,能够服药自然是更好。



        况且,除了沈爷爷,冯玉琴同样也需要玉参。



        “一切顺利,只是有些小麻烦,可能会耽误一天。”



        傅司年语气轻松。



        准确地说,若不是他急着回来想见沈思,延迟一天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麻烦。



        沈思闻言却有些担心。



        阿拉汗和国内不同,那属于战区,各方军阀混乱,不确定因素太多。



        “如果有危险的话就算了,不要强求。”



        虽然玉参重要,但傅司年的性命更是珍贵。



        “沈思,你是在担心我吗?”



        电话那头传来了傅司年的轻笑声。



        他低沉的声音中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欣喜。



        不等沈思回答,傅司年紧跟着又说道:



        “沈思,我想你了。”



        虽然离开还不到一天,可不知为何,距离沈思越远,傅司年就越是想念她。



        傅司年整个脑袋里都是沈思的身影,自己根本无法控制。



        明明两人总共见面和交集也没有多少。



        可沈思却仿佛长在了他的脑袋里面,扎根发芽。



        沈思:“……”



        “傅司年,我想有些事我还是跟你说清楚一点比较好,我们的婚约已经作废了,我现在也没有结婚和谈恋爱的打算,依照你的条件,想要找什么样的人结婚都能找得到,请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沈思以为自己已经拒绝的比较直白。



        可傅司年却仿佛没听懂一样。



        “我不想找别的女人,我就想找你,沈思,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



        沈思叹气。



        她正想着该怎么让傅司年死心。



        傅司年那边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有人用阿拉汗的语言对傅司年喊话,傅司年也用当地语言给出回应。



        交流了一会后,温柔的对沈思报告:



        “沈思,我要去忙了,等会再打给你。”



        听到沈思说好,傅司年这才挂断了电话。



        ——



        沈名山守在蛇骨的门口已经好几天了,但始终都不见林雪出现。



        他越等越是心急。



        这两天更是听到小道消息说,蛇骨已经和嘉程签订了供货合同。



        这消息如果是真的,对沈名山来说绝对是个巨大的打击。



        如果传言是真的,那他就彻底失去了蛇骨这个财神了。



        沈名山一开始还想用手段威胁林雪,让她和自己续签。



        可越是等待,尤其在听到这些消息后,沈名山就越是慌张。



        他早就没了那些心思,现在如果让他见到林雪,沈名山愿意放弃一切尊严,去哀求林雪。



        就是降价的合同,他也愿意尝试着接受了。



        可现在林雪避而不见,沈名山连哀求的机会都没有。



        沈名山心情正烦躁的时候,楚艳丽气势汹汹的找了过来。



        “沈名山!我跟了你半辈子,为了你,我几次跑娘家借钱救你,我为了你付出这么多,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一见面,楚艳丽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更是把照片直接摔到了沈名山的脸上。



        沈名山被砸的发懵,他莫名其妙的拿起照片,待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脸色登时就冷了下来。



        “艳丽,你从哪弄来的这种照片,这明显是假的,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我。”



        沈名山阴沉着脸开口。



        他虽然喜欢在外面玩,但从没有留下过任何证据。



        楚艳丽眉毛一立。



        “假的?沈名山,你敢做不敢认是吧!”



        “沈名山,当初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从来都没嫌弃过你,陪着你吃苦创业,想不到现在发达了,心也野了!你这是要踹了我再娶个小的进门是吗!”



        “我告诉你,你做梦!”



        “除非我死,不然你休想让别的女人进门!”



        楚艳丽大吵大闹,如同一个泼妇一般。



        感受到其他人的目光,沈名山的脸也渐渐的阴沉下来。



        “楚艳丽,你给我住嘴,要闹回家闹去,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沈名山声音压低。



        但完全没能让楚艳丽冷静下来。



        “你现在觉得我丢人了,当初我回娘家借钱养活你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丢人!”



        楚艳丽几乎没有理智的发疯。



        眼见两人越闹越凶,沈舒柔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



        “妈妈,你先别生气,我看着这照片也不像是真的,我有个朋友能看出来这照片是不是p的,我这就问问他。如果是假的,那爸爸岂不是太委屈了。”



        沈舒柔的话终于让楚艳丽冷静了几分。



        她当即把照片传给沈舒柔,急不可耐地催促:



        “你现在就问!”



        等了十几分钟,沈舒柔激动告诉楚艳丽:“妈妈,我朋友已经看出来了,这些照片都是p的。”



        “妈妈,这照片是谁传来的?对方一定是故意想要挑拨你和爸爸之间的关系。”



        楚艳丽愤怒的表情消失,转而脸上挂满了狐疑。



        她下意识翻开手机,这才发现给她发来照片的号码是个虚拟号。



        “这……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什么!”



        沈名山眉毛横立。



        楚艳丽的气势顿时弱了下来,意识到自己理亏,她紧张又小声的解释:



        “老公,对不起,我没想到是别人故意挑拨我们的,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所以看到照片的时候才会那么生气……”



        楚艳丽苍白的解释。



        周围气氛凝固。



        沈舒柔看了看脸色毫无缓和的沈名山,替他指责道:



        “妈妈,你也太糊涂了,你怎么能怀疑爸爸呢!爸爸为了我们家辛苦工作,他那么爱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出轨的!”



        说完了楚艳丽,沈舒柔转头又去劝沈名山:



        “爸爸,你也别怪妈妈了,其实她也只是太担心你了。”



        楚艳丽诺诺不开口。



        沈名山却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楚艳丽,你最近实在是太不懂事了,我叫你去医院把遗嘱弄好,你正事不做,却盯着这些有的没的。”



        “你再这样分不清轻重,就等着看我们沈家彻底败落吧!”



        提起遗嘱,楚艳丽一个激灵。



        她只顾着生气,连遗嘱丢到了哪里都不记得了。



        楚艳丽眼神慌乱,更加不敢面对沈名山了。



        沈舒柔偷偷将遗嘱塞到楚艳丽的手里,同时转移话题:



        “爸爸,今天我们在医院又看到沈思了。”



        “她把妈妈的遗嘱撕了,还差点打了我和妈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