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救命!

        十几个人呼啦啦地从车上冲了下来,直接将沈思的车子围住。



        为首的男人手里攥着一根铁棍,砰砰的敲击着沈思的车窗,同时吼叫着向车内施压:



        “下来,快点给老子下来!”



        沈思表情冷漠,不慌不忙地摸出一副手套戴上。



        她打开车门,刚一下车,迎面就来了一棍。



        哪怕沈思只是一个单身女孩,对方也毫不留情,直接就下死手。



        “去死吧!”



        攻势夹杂着风声而来,沈思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闪身轻巧的躲了过去。



        面对包围,沈思只是轻轻抬了下眼皮。



        目光直接锁定在离自己最近的胖男人身上。



        单手劈向对方面部,趁着男人躲避的空隙,另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手指在关节处轻轻一掰,再一扭,男人登时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他手一抖,下一秒,手里的铁棍已被沈思夺走。



        手握武器,沈思没有片刻的犹豫,挥着棍子便朝身边最近的两个人砸去。



        “砰!”



        “唉哟!”



        “啊!”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



        离沈思最近的两个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直接就被打中了肩膀。



        两人纷纷发出惨叫,痛苦的躺在地上。



        下意识的,其他人集体向后退了两步,看向沈思的目光也都充满了警惕。



        沈思周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真空地带。



        林晚晚坐在车里,她本想看沈思被揍的惨状。



        没想到沈思一下车就立刻反击。



        林晚晚的脸黑了下来,她按下车窗,对着打手们大喊:



        “你们这么多人有什么怕的,还不快点动手,我要她变成残废,再也不能站起来!”



        林晚晚的声音一出,那些男人果然不再犹豫。



        刚刚他们轻敌,才会给了沈思机会。



        现在他们不会再留手,一拥而上,一定能将沈思给……



        “啊!”



        “我的妈呀,好疼啊……”



        “救命!”



        惨叫接连响起。



        但没有一声是从沈思的嘴里喊出来的。



        沈思手握铁棍,灵活地穿梭在众多打手中间,她每次出手,都会有一个人惨叫着倒下。



        而那些人的攻击却没有一个能打到沈思的身上,不是被她挡住,就是被她灵巧的躲开。



        沈思身手敏捷,动作更是干脆利落。



        面对着十几个男人的围攻,她游刃有余,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将所有人都放倒。



        身边再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



        别说是打手,就连林晚晚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林晚晚忽然想起,她被沈思打的那个晚上,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原来那不是巧合,沈思竟有这么可怕的武力。



        不行,快走!



        心头警钟大作,林晚晚急忙发动车子。



        但哪里还来得及。



        沈思已经来到车边,伸手探进林晚晚刚刚打开的车窗,一把就拽住了林晚晚的衣领。



        “啊!沈思,你松开我!”



        林晚晚尖叫。



        但毫无作用,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沈思从车窗里拖了出来。



        恐惧感将林晚晚包围,目光瞥到沈思手里的棍子,她甚至忘了反抗。



        “想打残我?是吗?”



        沈思贴近林晚晚,沉声询问。



        巨大的压迫力令林晚晚崩溃,她当即大喊:“没错,我就是要废了你,沈思,你凭什么让傅司年对你那么好!”



        “你害我在傅司年面前难堪,还叫我爸爸那么对我,我就是要废了你,我恨不得杀了你!”



        沈思挑眉。



        对林晚晚的诚实倒是有些意外。



        “那可真是可惜了,你没这个机会了。”



        她攥着棍子,摄人的气势朝着林晚晚压迫。



        哪怕只有一个人,可沈思带来的压力,比刚刚那一群男人还要可怕。



        林晚晚几乎崩溃。



        她想到一种可能,恐惧席卷全身:



        “你要干什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思冷笑,“你说呢?”



        林晚晚更加的惊恐:“沈思,你要是杀了我,你自己也别想好。”



        沈思非但没有被林晚晚的话吓住,反而勾唇露出一抹冷笑。



        林晚晚只感觉全身冰凉。



        她想到了最可怕的那个结果,放声大叫:



        “救命,救命啊!”



        可烂尾楼里空无一人,即便有人在外面路过,也不会靠近。



        除了地上那些被沈思打到现在还无法爬起来的打手们,根本没人能听见林晚晚的呼救。



        林晚晚刚刚还为沈思选择这里而沾沾自喜,想不到最后自己却吞下了这个恶果。



        恐惧让林晚晚泪水横流。



        她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和嘴硬,改口向沈思哀求:



        “沈思,你不要动我,我有钱,我可以给你钱,求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来招惹你了。”



        大祸临头,林晚晚终于看明白了,她根本就不是沈思的对手。



        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来招惹沈思。



        傅司年更不是她应该肖想的存在。



        如果她能够早点认清现实,也不至于让自己陷入这种惨境。



        “把电话拿出来,打给你爸爸。”



        沈思仍是那副冰冷的语气。



        林晚晚错愕,她没想到沈思竟真被自己说动,紧跟着立刻拿出手机。



        电话一接通,林晚晚立刻哭喊着求救:



        “爸爸,快来救我,我被……”



        沈思懒得听林晚晚废话,她夺过手机,直接和对方对话:



        “林先生是吧?我是苏笑,刚刚你女儿叫了十几个人要弄残我,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来替她善后?”



        “什么!”



        林父大惊,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苏笑这两个字的分量。



        前几天苏昆高调宣布苏笑的身份,整个上层社会全都知晓。



        苏笑是苏家刚找回的真千金,被苏昆捧在手心的大小姐,如果她出了事,别说一个林晚晚,整个林家都要跟着陪葬。



        这个孽障,地上的祸不惹惹天上的祸!她怎么敢去动这个祖宗的!



        “苏小姐,您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林父声音恭敬。



        听到沈思说的地址后,当即放下一切,立刻驱车赶来。



        林晚晚看沈思切断了电话,没对她动手,放松之余还不免有些疑惑。



        沈思刚刚说什么?苏笑?



        那不是苏家真千金的名字吗?她该不会以为苏家的千金刚刚回来,没几个人认识,假冒身份不会被人认出来吧?



        真是可笑。



        爸爸是什么人,等他过来,一眼就能看破沈思的伪装!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