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给沈思助个兴

        实打实的股份是做不了假的。



        姜如玉脸上的疑虑彻底消失不见,她欣慰的开口:



        “小思遗传了你,是个做生意的料,如果她大学读的近,不妨多交给她几个公司,一个嘉程还是太小了,都不够让她施展开拳脚!”



        “我也是这么想的!连哪几个公司我都想好了……”



        苏昆激动地说出了几个公司。



        姜如玉一边听一边分析:



        “这几家公司规模倒还可以,就是怕到时候离她选择的学校太远,小思来回跑不方便。”



        “老婆,还是你想的够远,这样吧,如果真的太远了,就挪一下这几家公司的总部,总之绝对不能让小思累到。”



        “好……”



        苏雨晴听着二人的谈话,几乎要将整个头都埋进碗里,才勉强能挡住她眼底的怨恨。



        沈思,又是沈思!



        前面刚说要把苏家所有的活动资金拿来给沈思置办嫁妆,现在又要再送给沈思几家公司。



        姜如玉甚至都为她考虑好了沈思上班是否方便。



        他们到底是被沈思灌了什么迷魂汤?



        一个两个,什么好的东西都要送给沈思!



        还不如干脆把财产直接都转移到沈思的名下,再把她这个养女的脑袋拧下来给沈思当球踢着玩,给沈思助个兴!



        苏雨晴好不容易让姜如玉改变了对她的态度。



        原本高高兴兴,现在全都没了。



        她拼命压下眼底翻涌的情绪,草草吃掉碗里的米饭,随即借口继续练琴离开了饭桌。



        苏昆和姜如玉的讨论并没有停止。



        听着身后各种为沈思考虑到计划,苏雨晴再也听不下去,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清晨。



        一大早,傅司年就已经到了苏家,他静静地坐在正厅,等待沈思起床后好亲自送她去机场。



        路过的保姆们纷纷侧目。



        如果昨天不是亲眼看见傅司年离开,保姆们都要以为傅司年昨天是在郡王府睡下的了。



        昨天夜里苏氏另一个子公司突发状况,苏昆连夜去处理事件,现在还没有回来。



        傅司年一个人孤单单地坐在正厅,眼睛朝着外面张望,简直都快成了望夫石。



        好在,今天的沈思特意早起了一会。



        没让傅司年等上太久,她就洗漱好出现。



        她手里抓着两个包子,看见傅司年时,自然地将其中一个递了过来。



        “我看时间有点紧迫,就不在家里吃早饭了,对付一口我们就出发吧。”



        “好。”



        傅司年根本就不饿,但看见沈思咬了一口包子,腮边鼓鼓如同塞了一只小松鼠,他自己便也跟着咬了一口。



        王府处在西郊,是距离机场最远的地方。



        即便已经错过了早高峰,傅司年也开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才终于抵达。



        沈思随身只带了一个背包,不需要托运,直接办理了值机手续。



        眼看着就要起飞,在登机口的傅司年依依不舍:



        “小思,事情办完就早点回来,我会想你的。”



        “嗯。”



        沈思点头。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直接搭乘晚上的飞机就能回来。



        登机广播已经响起。



        傅司年看着陆陆续续登上飞机的旅客,心中对沈思的不舍一时间拔高到了顶点:



        “小思,到了要给我打电话,有事给我打视频,没事也要记得想我。”



        “好。”



        傅司年说一句,沈思点一下头。



        若是被林雪等人看见,此时一定会惊掉下巴。



        因为她们眼中向来冷静,雷厉风行的老大,此时眼中竟然充满了宠溺!



        终于,大部分旅客都已经登机。



        广播甚至已经开始催促还没登机的旅客。



        “我先走了,等我电话。”



        傅司年僵硬地点头,站在登机口外,目送沈思通过检票,而后走了进去,直至彻底消失。



        看不见沈思身影的那一刻,傅司年感觉自己的心好像空了一大块。



        浓浓的失落感将他包围。



        而沈思刚刚越过检票口没多久,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是江书航的来电。



        心头闪过一丝不妙的预感,沈思点下接通。



        霎时间,乱糟糟的吵闹声从话筒那端传了过来。



        “沈思,不好了,沈名山和楚艳丽跑来医院大闹,说要断了你爷爷的一切治疗,还说要接他出院,现在在病房里像是发疯了一样的折腾。”



        混乱中,江书航的声音更显急切:



        “我和医护人员全都进不去,说什么他们也都不肯听,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再这样下去,只怕你爷爷的病会更严重……”



        江书航说话的空隙,隐约还能听见楚艳丽癫狂的吼叫。



        沈思脚步顿住。



        飞机近在眼前,即将起飞。



        但今天的航班,沈思到底是没办法乘坐了。



        “再坚持一会,我马上就过去。”



        沈思交代一句,随后切断电话,迅速转身。



        沈爷爷是她最大的软肋,如果没了沈爷爷,那沈思做的一切努力也就都没了意义。



        她学医,做生意,搞实验,抢地盘,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



        ——就是为了能够治好沈爷爷。



        傅司年站在登机口。



        正失魂落魄间,忽然看见一个身影从登机口里狂奔出来。



        他心头的酸涩一顿,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抹越来越近的身影。



        近了,更近了。



        他不会看错,大声叫着:



        “沈思!”



        少女跑的飞快,毫不犹豫地向他狂奔而来。



        傅司年感觉心底好像被点了一把火,整颗心都燥热了起来。



        “小思,你是舍不得我,所以才跑回来找我……”



        傅司年期待的话语还没说完,沈思的声音更大,直接压过了他:



        “快,去医院,沈名山跑去医院里大闹,我爷爷随时有危险!”



        傅司年心头一紧,再顾不上其他,当即拉住沈思的小手,接过她的背包,和沈思一并,飞快地朝停车场奔去。



        两人一口气跑到停车场。



        上车,系上安全带,脚下油门狠狠踩下,整辆车子顿时如同利剑,‘轰’的一声发射了出去。



        车子开的飞快,早就超过了限定速度。



        傅司年神情专注,为了安全不再说话,但心里却忍不住后悔。



        又是沈名山!



        对于沈家,他就应该直接动手的,哪怕沈思恨他也罢!



        如果他能早点处理了沈家,现在也不至于让沈思这样的担心,甚至连她的行程也被迫中断。



        在傅司年的懊悔和沈思的担忧中。



        终于,车子到了医院。



        没等停稳,沈思就打开了车门,直接冲了出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