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当场创作

        第二天上午九点。



        沈思准时出现在录制后台。



        昨天的比赛已经全部录制完成,三个小组的成员也已经选定。



        接下来便需要在导师的指导下,合作完成一首曲子。



        时间紧迫,不止是沈思,所有人都早早来到训练室等候。



        沈思的小组一共五个人,分别是擅长钢琴,小提琴,琵琶,二胡,古琴。



        既然有中方乐器,又有西方乐器。



        五个人此时一脸愁容,他们刚刚尝试着演奏,可哪怕是同一首曲子,也是各弹各的,完全没有办法配合。



        见到沈思进来,五个人全都求救的凑了过来。



        “贝尔导师,你可算来了!我们刚刚尝试了一下,乐器跨度太大,完全没办法配合,这可怎么办呀。”



        “是啊是啊,明天就要比赛了,这样子我们一定会输的……”



        “贝尔老师……”



        五个人一齐上来。



        沈思一一听完她们说完,轻声开口道:



        “先不用急。”



        “你们再弹一遍我听听。”



        她神色淡然平稳,连带着,五人焦急的情绪也跟着缓解了下来。



        当即将刚刚的曲子又弹奏了一遍。



        沈思认真,只听一半便示意众人停下。



        “你们弹奏得都很好,完全发挥了每个人的水平。”



        “至于无法配合,是因为还没有能将这五个乐器融合的乐谱。”



        五个人闻言又全都紧张了起来。



        “那这可怎么办啊?时间只有一天了,根本来不及创作合适的曲子了。”



        “昨天的录制我从头看到尾,另外两个小组里也有中西方不同的乐器,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



        “他们两个小组大部分都是西方乐器,只有一个中方乐器,很容易就融合了,才不像我们……”



        “不然我试试吧,看看能不能创作一个合适的乐曲出来。”



        “……”



        刚刚才平和下来的五个人转瞬间又混乱了起来。



        有人担忧,有人抱怨,也有人想着靠自己的力量力挽狂澜。



        慌乱之后,几个人才想到沈思。



        她们齐齐转头,这才发现沈思已经坐在了桌前,正在飞快地写着乐谱。



        这么一会的功夫,她已经写了三大张。



        顿时五个人全都安静了下来,紧紧的盯着沈思。



        沈思一张接着一张,写完钢琴谱紧跟着写二胡的乐谱,行云流水,没有半点迟疑。



        没多久,五份乐谱全部都完成。



        沈思分别发到五人手上,随后开口:



        “你们试试,看看这次如何。”



        五人全都低头看谱,没一会,又全都抬起了头,每个人的眼中都满是震惊。



        没有任何犹豫,五个人同时坐下,当即按照乐谱开始弹奏。



        琵琶的开场大气又在顷刻间抓住了听众的耳朵。



        紧跟着是小提琴的悠扬舒缓,和时不时出现的古琴声,再接下来是钢琴和二胡的搭配。



        铿锵的音乐将整首曲子都推上了高潮。



        五种乐器相互搭配,交替演奏,既和谐又相得益彰。



        到最后的结尾时,是一长段的二胡,略带悲凉的曲调,因为加入了小提琴,便似乎多了几分希望。



        终于,一曲奏完。



        五人的脸上全都写满了激动。



        完美,实在是太完美了!



        这首乐谱简直就像是为了他们五个人量身定制的一样。



        “贝尔老师,这曲子您是从哪里得到的,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过……”



        沈思淡淡开口:



        “刚刚写的,你们不是都看见了?”



        五人闻言,全都露出震惊之色。



        她们刚刚的确看见沈思写谱,可她写得既流畅又迅速,就是背谱默都没办法快。



        结果她竟然是在创作?



        五脸震惊。



        “你们既然都觉得可以,就多练习几遍,把谱背下来,明天就用这个来参加比赛。”



        沈思说完,转身离开了训练室。



        沈思一走,训练室里当即爆发出一阵惊讶,紧跟着,清一色的全是称赞之声。



        隔壁。



        易明小组的训练室里,气氛十分压抑。



        他们小组六个人,但只有一个人演奏的三弦是中式乐器,其余全都是西方乐器。



        和沈思那边对比,简直不要太轻松。



        易明当场就定下了演奏的曲目,为了乐器之间更好的融合,呈现出更好的表演效果,易明简单修改了一下原本的乐谱。



        相对于其他两个小组,这已是天选开局。



        可……



        谁也没想到,来回尝试了三四遍,钢琴的部分却一直都在出错。



        不是弹错,就是找不到键位被迫停止。



        连续几次,大家都听不见钢琴和三弦的配合。



        其余五个乐手都已经有了意见,纷纷怨恨地看向沈舒柔。



        若不是易明还在,只怕当场就要发难了。



        易明也十分头痛。



        他原本对沈舒柔的实力便不看好,若不是节目组强行分配他无法拒绝,根本就不会留下她。



        现在整个进度都因为一个人被耽误。



        易明沉默了许久,只能叫沈舒柔先起来。



        他暂时顶替钢琴手,完成了一次合作。



        完整的乐曲演奏完,果然发现了几处问题。



        易明当场修改,而后再次弹奏。



        反复几次,终于将乐谱修改到可以演奏的程度。



        沈舒柔站在一旁。



        看着其他人讨论、修改、演奏,其乐融融。



        她像是被单独抛弃了一般,完全参与不上任何话题。



        其他人的白眼更是如同针芒。



        自从回到沈家以后,沈舒柔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孤儿院里的感受。



        绝望无助,却又无力反驳。



        终于,最后一次改动结束,易明开口宣布:



        “好了,大家接下来就按照这个乐谱练习,先背下来,等差不多了到傍晚再合在一起练习。”



        当众说完,易明又单独对沈舒柔说道:



        “沈舒柔,你出来,我带你去别的训练室单独练习。”



        易明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又全都落在沈舒柔的身上。



        沈舒柔只感觉脑袋一热。



        她再也承受不住,当即捂着脸跑出了训练室。



        一出了训练室,沈舒柔的眼泪再也忍不住。



        她胡乱地擦着泪水跑着,不料猛地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唔!”



        沈舒柔痛得退后两步,她顾不上擦泪,两手慌忙地捂着脑袋。



        本就委屈,现在更是彻底爆发,当场破口大骂:



        “你没长眼睛吗!这么宽的路不走,非要撞我!”



        “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让你……”



        沈舒柔的声音忽然停止。



        对面,沈思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沈舒柔,是你自己撞上来的,而且……”



        “你自己都已经这么狼狈了,还想对我怎样?”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