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我好怕哟

        啊沈舒柔感觉肋下一凉,低头,就看见礼服上的大片缺口。



        她脑子一顿,随后尖叫着朝沈思扑来:



        “沈思,你把我的礼服弄破了!”



        “这可是花了十万块,你怎么敢!”



        沈思抬手,根本不等她的手过来,直接锁住了沈舒柔的脖子,冷冷开口道:



        “我弄破你的礼服?谁看见了?”



        洗手间里服务生,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否则沈舒柔刚刚也不敢对沈思大放厥词。



        下意识的,沈舒柔看向旁边的服务生。



        后者毫不犹豫,当场开口:



        “这位女士,我刚刚亲眼看见,没人弄破你的礼服,是你自己把礼服勾破的。”



        “你!”



        沈舒柔气的发癫。



        “你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谁?信不信我让你在b市呆不下去!”



        “呵呵!”



        服务生冷笑:“我好怕哟。”



        她翻着白眼。



        根本就没把沈舒柔的话放在眼里。



        沈思冷冷开口:



        “蠢货。”



        她甩开沈舒柔,懒得再继续纠缠,直接转身离开。



        “沈思,你不许走!”



        沈舒柔对着沈思的背影大叫: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假冒了安娜贝尔的身份,就真对付不了你了!”



        “傅总应该还不知道你骗了他吧,你信不信我这就把你的事都告诉他!”



        沈思已走到了门边。



        她握着门把手,扭头,上下扫了沈舒柔一眼,随后道:



        “请便。”



        话落,沈思打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她一出门,就和陈俊四目相对。



        沈舒柔大喊大叫了半天,陈俊站在门外自然也听见了。



        此时看见沈思,陈俊脸色不善,却到底是什么都没说。



        等她离开后,陈俊这才去敲洗手间的门,低沉着对里面说道:



        “沈舒柔,出来!”



        洗手间的门打开了一个缝隙,沈舒柔站在门里。



        陈俊一眼就看见了礼服的破损。



        霎时间,周围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分。



        沈舒柔一个激灵,赶忙开口:



        “俊哥,都是沈思她……”



        “既然知道她不喜欢你,为什么还要主动凑上去?你就不知道躲着点?”



        陈俊怒道。



        “我已经跟你说了几遍了,今天这场宴会里的人我一个也惹不起,让你不许闹幺蛾子,沈舒柔,你是故意的是吗?”



        沈舒柔从没见过这样的陈俊。



        她心里委屈,但身体却止不住的瑟缩,



        “我……对不起……”



        她只是不想看见沈思得意。



        没想到非但没能收拾沈思,反而还让自己陷入到这步境地。



        现在她礼服破损,连洗手间的门也出不去,只能无助地对陈俊开口:



        “俊哥,你帮我再弄一套衣服过来吧,不然我没办法出去了……”



        “等着!”



        陈俊低低吼了一声。



        随后找到更衣室。



        为了应对各种突发状况,更衣室里早就给宾客们准备了应急的衣服。



        陈俊付款买下了一件最便宜的礼服,转而回到洗手间,粗暴的丢给了沈舒柔。



        “如果这件衣服你再弄坏,就自己从这里滚出去!”



        沈舒柔拿着礼服的手一顿,浓浓的委屈再次袭上了心头。



        明明都是沈思的错,为什么陈俊反而要数落她。



        刚刚沈思离开时,陈俊明明看见了却也没有阻止。



        难道说,他一直都对沈思有意思,只是因为沈思不是沈家的亲生女儿,而她才是和陈家联姻的那个,所以陈俊才没有表现出来?



        若不然,陈俊为何听见了她和沈思争吵,却还不为她出头?



        沈思!



        想不到她不但勾搭上了傅司年,连陈俊也和她有关系!



        沈舒柔越想越恨,她换好礼服,终于离开了洗手间。



        这次,她没再到处张望,而是老老实实地跟在陈俊的身边。



        另一边。



        傅司年迎上沈思,抱怨似的说道:



        “怎么去了那么久?”



        “有点小麻烦,耽误了。”



        傅司年闻言立刻皱起了眉:



        “有人欺负你?”



        虽说来参加宴会的人身份不一,有些人就是他也不好得罪。



        但不管是谁,都休想欺负小思。



        傅司年眉头紧皱,似乎下一刻就要替沈思去教训那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