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 - 都市言情 - 你明明动了心在线阅读 - 第2章 出洞

第2章 出洞

        “妈惹……是姜濯?!”

        几米外的金晓萌不敢相信的喊出声,整个人惊喜到炸却又不好意思上前。

        冉亿站在姜濯面前,比他整整矮了一头。

        她压低声音:“想吓死我啊你?我——”

        话还未说完,冉亿余光瞥见一道身影,赶紧立定站好加闭嘴。

        半秒,又张开嘴,恭恭敬敬朝来人道:“主任。”

        跟在姜濯身后走出的中年男人是表演系的系主任,年近五十,浑身自带威严气场,他恩了声,继续转过头和姜濯说:

        “你这个论文的选题啊……”

        两人并肩往楼梯口走去,冉亿松了口气,正想回去找金晓萌他们,拐角的姜濯忽然回头,并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冉亿懂他的意思,可因着刚才那句“富态”,所以此刻不是很想理他。

        金晓萌和周樾相继围过来,尤其是金晓萌,不带歇气的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亿亿,姜濯跟你说什么了?他为什么会跟你说话啊?我看他好像还对你笑了,天惹是我眼花了吧,怎么可能?姜濯还会笑?”

        冉亿憋了半天:“他……问我几点了…”

        至于为什么会笑,她实在是编不出个说法。

        姜濯在娱乐圈向来以高冷难采出名,记者最怕做他的采访,两三个字的简短回答是常有的事,有时候遇到为难的问题不想答了,他一个表情就算回应。

        但刚才,他的确对冉亿笑了。

        虽然更像是嘲笑。

        一想到这个,冉亿好气啊。

        她站在过道中央,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着空气咬牙切齿记仇:“算你跑得快!”

        冉亿目光所视的方向空无一人,金晓萌跟着看过去,半晌,小心翼翼的问:“……谁跑得快?”

        两个室友一脸茫然,冉亿赶紧解释:“不是,我没跟你们说话。”

        ???

        金晓萌和周樾神情古怪的看着她,过道里好巧不巧又吹过一阵穿堂风,周樾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她裹紧外套,低着声音说:

        “大白天的你能别整这些吓人的吗,这里就我们三个,所以你在跟谁说话……”

        “就是。”金晓萌四下打量,声音比蚊子还低:“你们有没有看过那个帖子?”

        ……

        多年前在某论坛曾经盛传一篇热帖,绘声绘色的描述电影学院教学楼的几次诡异事件,比如刚拖过的地又会莫名出现脚印,或者明明头一天教室里关好的窗户第二天又被全部打开,在当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你们胆子那么小啊?”冉亿满不在乎的勾过两个室友的肩,自己站在中间,一副大佬的口吻:“多大的人了还信网上那些胡诌的段子,放心,我小亿亿一身正气谁都不怕,有什么冲我来!”

        她这么一热络,金晓萌和周樾也便没多想,三个人又参观了会教学楼,到了晚餐时间,正商量着去哪吃饭,冉亿的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后,她故意拖了会才接起:

        “干嘛。”

        姜濯:“出来,吃饭。”

        冉亿:“现在不是很想理你。”

        姜濯哦了声,在电话那头对谁说着取消订位。

        冉亿耳朵灵,听到后眉尖一跳,脱口而出:“等会等会!”

        又佯装勉强的问:“那个,在哪儿吃啊。”

        姜濯:“蒂尔餐厅。”

        冉亿顿了两秒,口风即变:“十分钟!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她匆匆跟两个室友打了招呼就飞奔到校门外打了辆车朝餐厅赶过去。

        米其林大厨坐镇的高级餐厅,冉亿的骨气会拒绝,但胃不会。

        车比预想的十分钟整整迟到了五倍,五十分钟后,冉亿才穿过下班高峰期的可怕主城区,到达城南的蒂尔餐厅。

        刚到门口,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年轻人就迎上来:

        “你好,是冉小姐吧?”

        冉亿扒下墨镜瞥了眼:“对啊,你是?”

        “我是濯哥的助理,叫小麻。”

        “啊,你好你好。”

        寒暄两句,冉亿跟着他朝姜濯定的包厢走,路上随意聊道:

        “奇怪,你怎么认出我就是冉亿啊?”

        “濯哥说你长得还不错。”小麻嘿嘿笑了两声,“我跟他那么久,第一次听他说一个女生还不错,那一定是相当漂亮了。”

        冉亿摆了摆手自谦:“哎哟,还好啦。”

        这个小麻,不仅相貌端正肤白唇红,嘴还那么甜,真是越看越顺眼。

        冉亿看了会,忽然话锋一转:“可餐厅里漂亮的多了去了,你怎么就知道是我?”

        小麻也是个老实孩子,边走边回:“哦,濯哥还说了,脸最圆的那个就是。”

        冉亿:……

        再见。

        蒂尔餐厅主营意大利菜,装修是大气的欧式浪漫风,轻奢舒适。

        两人穿过大厅来到私密的vip包厢,推开门,冉亿就看到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姜濯。

        小麻自觉带上了门。

        “姜濯你是不是成心气我。”冉亿气鼓鼓甩了包坐到沙发对面。

        姜濯睁开眼,压下等了太久的躁气看着她说:“小姐,我请你吃饭,我等你一个小时,谁成心气谁?”

        “你跟你那小助理说我脸最圆是几个意思?”冉亿气势汹汹,她随手拿起茶几上的餐单,一页一页的边看边强烈控诉姜濯。

        只是翻的页数越多,她声音越低。

        过了会,彻底没声儿了。

        姜濯摸着被念到头疼的脑仁:“说完了?”

        冉亿瞪着溜圆的眼睛,眼神满是迫不及待:“小雪,我们点菜吧!”

        姜濯把餐单从她手里夺走:“别吃了。”

        “错了错了错了!”冉亿马上抢回来,双手作揖恭维:“濯哥,姜兄,大佬!”

        见姜濯不再说话坐回正桌,她也屁颠跟着坐过去——

        “开胃菜要个蘑菇慕斯吧,嗯,蓝鳍金枪鱼配鱼子酱,龙虾海胆意面,西冷牛排,蟹肉沙拉这些都要。”冉亿掰着指头数了数,“甜品要提拉米苏和蜂蜜香草布丁。”

        姜濯皱着眉睨她:“你是猪吗?”

        冉亿十分淡定:“可能吧。”

        她笑眯眯的把餐单递给姜濯:“你跟猪坐一起吃饭,你也不是什么正经玩意。”

        “……”姜濯给自己正名:“我花钱请你吃饭,起码我是个养猪的。”

        “你再是个养猪的,我也是你投喂不起的高贵品种。”

        “……”

        猪不要脸天下无敌。

        姜濯合上餐单,抬头跟服务生说:“一份白松露蔬菜沙拉。”

        在娱乐圈混的,保持身材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冉亿特别明白这个道理,可偏偏自己又是个见了美食就挪不动步的吃货,所以趁着还没正式进这个圈子,多吃一天是一天。

        等餐的时候,冉亿趴到旁边的沙发上,餐厅在六层,窗外是一座历史悠久的钟鼓楼,城市的繁华夜景尽收眼底。

        忽然,姜濯的手机响了。

        他只看了一眼就接起来,声音带着点尊敬:“宋姨。”

        冉亿一个激灵,头转过来看姜濯。

        “是。”

        “在一起呢。”

        “好,您放心。”

        “宋姨再见。”

        挂了电话,冉亿跳过去问:“我妈找你干嘛?”

        还未开口,姜濯的手机又响。

        他叹口气接起:

        “妈……”

        “她在我旁边。”

        不知那边说了什么,姜濯手扶着额角,口气无奈:“你今天已经打了八个电话给我了。”

        “好好,我知道了。”

        通话结束,冉亿坐到他旁边,手撑着下巴眨眨眼睛:“你妈又找你干嘛?”

        “干嘛?”姜濯盯着她冷笑一声:“你妈说你胆子小,让我多照顾着点,别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我妈说你太漂亮,要我好好看紧,别被坏人拐走了。”

        姜濯头疼:“这两个妈是不是对你有什么误解?”

        “哪里误解了?来来来。”冉亿一本正经的抓住姜濯的手放到他的左胸口——“摸着你的良心,你敢说我不美?”

        “你——”

        “好了从你欣赏赞叹的眼神里我已经看到了答案。”冉亿甩开姜濯的手:“吃饭。”

        ……

        姜濯吸气,吐气,闭着眼睛捻眉心。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臭不要脸自恋的。

        菜悉数上桌,冉亿点了道西冷牛排,为了尝到最鲜嫩的肉感,这道菜是主厨现场煎制。

        主厨是一名意大利中年男人,身材很胖,他照例先介绍了这道菜的食材,然后开始煎制。

        期间,他跟冉亿闲聊:

        “我叫eric,很荣幸为女士服务。”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冉亿张了张嘴,似乎有什么词汇冲到嘴边,又紧急刹回去。

        然后才说:“我叫冉亿。”

        她刚说完,旁边的姜濯就发出一声轻笑。

        冉亿皱眉瞪他,“笑什么笑?”

        姜濯用纸巾擦了擦嘴角,慢条斯理的回:“我以为你要说你那个洋气的英文名字呢。”

        冉亿不自然的坐直了些,小声怼:“我英文名很见不得人吗?”

        ……

        小学三年级时,英语老师让每个同学给自己取一个英文名字,那时候的小姑娘们都喜欢叫lucy,lily,angela等等,冉亿偏想与众不同,她在家苦思冥想了一天一夜,后来班级自我介绍时,声音嘹亮的站在讲台上宣布:

        “mynameis——q/q星!”

        一炮走红。

        这个经典的名字让姜濯笑到冉亿上初中。

        …

        此刻,冉亿看着姜濯的表情又想到了数年前被他嘲笑的时光,她不服气的放下刀叉:

        “怎么的,你忘了自己的闺名了?”

        姜濯目光一沉:“闭嘴。”

        姜家老太爷酷爱传统文化,姜濯生在十二月,出生那天正好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于是老太爷大笔一挥,赐名——姜小雪。

        从小冉亿就小雪、雪儿、雪雪的乱叫,直到上了初中,姜濯才改了名字。

        提拉米苏送来的时候,冉亿还在略略略的因为名字跟姜濯斗嘴。忽然,她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微博推送了条新消息。

        冉亿瞥了眼标题——

        【千年一见!梧桐花雨,北城电影学院表演系报到日最美回眸!】

        冉亿啧啧了两声,把手机递到姜濯面前:

        “你看看,今天才报到,上午是什么国民妹妹,晚上就什么最美回眸,一天天的可给她们牛的,还千年一见,白素贞出洞了这是?”

        冉亿很清楚,但凡这种标题都是团队操作炒人设的,尤其在电影学院这种每天都求上位的地方,从来没有白嫖的事。

        她切了小口提拉米苏送到嘴里,顺便滑开标题,气势磅礴的撸起袖子:

        “让本座看看是哪个小妖精出洞装逼来了。”

        打开微博,几张照片呈现眼前,冉亿眯着眼看,没几秒脸色就变了。

        “我……怎么会——卧槽?!”

        她嘴里包着甜品,语无伦次的把手机屏幕对着姜濯,像是要得到他的求证。

        姜濯淡淡瞥了一眼:

        “谁写的标题,瞎了吧。”